第八百四十三章 阐教截教!

魔礼红遂道:“暂且退兵。”

    命军士鸣金退兵回营。

    当夜兄弟四人商议:“姜尚乃昆仑教下,自善用兵。我们且不可用力攻打,只可紧困,困得他里无粮草,外无援兵,此城不攻自破矣。”

    魔礼青道:“贤弟言之有理。”

    安心困城,不觉困了两月。

    四将心下甚是焦燥:“闻太师命我伐西岐,如今将近两三个月,未能破敌,十万之众,日费钱粮许多,倘闻太师嗔怪,体面何在?也罢!今晚初更,各将异宝祭于空中,就把西岐旋成渤海,早早奏凯还朝。”

    魔礼寿道:“兄长之言甚妙,各各欢喜。”

    到的晚上,魔家四将却是一起飞到了西岐城上空,看着眼下的西岐城却是一阵微笑。

    四人竭尽全力将北海之水全都引到了西岐上空,以混元珍珠伞收住,然后魔礼青、魔礼海、魔礼寿分守一方,魔礼红却是放开了混元伞,西岐顿时笼罩在了一片蓝色之中。/

    城内众人开始还以为下雨了,可是到后来看见止不住的海水,终于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于是姜子牙祭起了杏黄旗,众人又是纷纷将水引到东海之上。

    上面的魔家四将却是没注意到这,看见大水慢慢落下,便是回到大营之中喝庆功酒去了。

    到第二日,姜子牙施法把海水退回北海,依旧现出城来,分毫未动。

    且说商营军校,见西岐城上,草也不曾动一根,忙报:“四位将军!西岐城全然不曾坏动一角。”

    四将大惊,齐出辕门看时,果然如此。

    四人无法可施,一策莫展,只得把人马紧困西岐。

    且说姜子牙倒海救了此危,点将上城看守,已非一日,鸟飞兔走,不觉又困了两个月。

    杨戬却摆摆手说道:“若不与他们交手,如何发现他们的破绽?师叔请放心,我若觉得敌不过,我自会弃战而回,不会做那不自量力的蠢事。”

    姜子牙见拦不住杨戬,只得点头同意。

    姜子牙许之。

    黄天化上了玉麒麟,提两柄剑,遂开放城门,至辕门请战。

    商营之中魔礼红不见了混元珍珠伞,无心整理军情,忽报:“有将在辕门讨战。”

    四将听说有人挑战,求之不得,遂点齐人马出营会战,见一将骑玉麒麟而来。

    魔礼青观看是一员小将,身坐玉麒麟,便到阵前问道:“来者何人?”

    黄天化答道:“我非别人,乃开国武成王长子黄天化。今奉姜丞相将命,特来擒你!”

    魔礼青大怒,挺剑拽步,来取黄天化,天化手中迎面交还,步骑交兵,魔礼青与黄天化大战在一起。

    两人各举宝剑,来往未及二十回合,就见礼青随手带起白玉金刚镯,一道霞光,正中黄天化后心,便将他自玉麒麟上打将了下来。

    只见黄天化被打得金冠倒插,跌下骑来。

    魔礼青正欲上前取黄天化首级,却听哪吒大叫一声:“莫要伤我道兄!”

    登开风火轮,杀至阵前,救了黄天化。

    哪吒大战魔礼青,火尖抢碰上青云剑,两人杀得天愁地暗,魔礼青祭起金刚镯来打哪吒,哪吒也把乾坤圈丢起。

    乾坤圈是金的,金刚镯是玉的,金克制玉,只一下,就将玉镯打得粉碎。

    魔礼青、魔礼红一齐大呼道:“好哪吒,伤碎我宝贝,此恨怎消?”

    齐来动手,哪吒见势不好,忙进西岐,魔礼海正待用琵琶时,哪吒已自进城去了。

    魔礼青进营,见失了金刚镯,闷闷不悦。

    且说黄天化被金刚镯早已打死了,黄飞虎痛哭道:“岂知儿子进西岐,未安枕席,竟被打死,甚是伤情。”

    只得把黄天化尸骸停在相府门前,姜子牙亦自不乐。

    忽有人报进殿来报:“启禀丞相!有一道童求见。”

    姜子牙传令:“请他来见。”道童至殿前下拜。

    姜子牙问道:“你是哪里来的?”

    童儿道:“弟子是紫阳洞道德真君命弟子来背师兄黄天化回山。”

    姜子牙大喜,白云童儿将黄天化背回至紫阳洞,门前放下,道童进洞回覆道:“师兄已背来了。”

    清虚道德真君出洞,见黄天化面黄不语,闭目无言。

    只听,秦天君说道:“闻得道兄征伐西岐,前日申公豹在此相邀助你,吾等在此练十阵图,方得完备。适才道兄到来,真是万千之幸!”

    闻太师问道:“道兄练的是那十阵?”

    秦天君说道:“吾等这十阵,各有妙用。明日至西岐摆下,其中变化无穷。”

    闻太师看了看周围的道友,问道:“这里为何只有九人,却是少一位道友?”

    秦天君说道:“金光圣母往白云岛去练他的金光阵,其玄妙与我们大不相同,因此少他一位。”

    这时,董天君问道:“列位阵图可都完成?”

    众道人齐声说道:“俱完成了。”

    董天君说道:“既都已完成,那么我们先往西岐。闻兄在此等金光圣母然后一起同去。不知意下如何?”

    闻太师说道:“既蒙列位道兄雅爱,闻仲感戴荣光万万矣。此是极妙之事。”九位道人辞了闻太师,借水遁先往西岐而来。

    蔺逍遥游历洪荒,发现洪荒之中劫气逐渐浓郁,煞气漫天,于是神念扫视洪荒。当他发现闻太师去金鳌岛,并在白鹿岛前来与十天君相会合时。

    蔺逍遥不由心道:“阐截两教交锋,前面都是小打小闹,此时才是真正的开始。

    截教十天君虽然修为不高,但也不是姜子牙和阐教三代弟子能够对付的,到时原始天尊必定派下燃灯道人带领十二金仙破了十绝阵。

    十绝阵被破之后,也该是赵公明出山之时,之后陆压道君也该出手了,封神之战从此进入高潮。”

    想到此处蔺逍遥心中也是一阵期待,只要封神量劫完结,洪荒大千世界破碎,演变为三千本源世界,亿万无穷恒沙世界,无量宇宙之时,自己突破的机缘也就到了。

    因此蔺逍遥不插手阐、截两教的争斗,静静地看着大劫的演化。

    m.*^.com/m.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