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 再打一遍

李颂留在了最后,不是不想跟大家一块儿走,实在是欧阳羽柔还在等着她的几百万主动送上门。

    “这是咋开始?咋就成了这样?”冯坤满脑袋疑惑,可是将那满是发茬儿的脑袋搓得油光锃亮也没想明白其中缘由。

    唐俊岳隐隐觉得自己得罪了海城的什么大人物,可具体怎么得罪的他也迷茫。但火气不能冲冯坤发,也不能冲已经离开的人发,所以只能等着眼前唯一还在跟他傻笑的李颂发:“你TM怎么回事啊?”

    “我没事?你可是大家族的人,说话别像个混子似的。”李颂赤果果地讥讽道。

    唐俊岳终于想起父亲来海城前不要招惹是非的嘱托,狠狠呼了口气总算压下了心中的怒意说道:“我唐家项来以德服人,你伤了唐家的朋友,我们只是替朋友讨个说法。”

    李颂耐心等他说完才说道:“讲理就好,这里有监控,不如我们先看看监控再讲理如何?”

    唐俊岳偷偷看了冯坤一眼,不过却没看出什么结果。但以冯坤的脾气,就算能看出什么唐俊岳也不奇怪。

    不过冯坤也没让唐俊岳为难,而是选自亲自下了场:“有什么好看的,老子的手就是你伤的,伤了人治好了就不算伤是不是?刚好,老子也知道一种疗伤的好药,有胆就跟老子再打一场,暗算不算本事。”是的,百思不得其解之后,冯坤把自己刚刚的受伤归结为了李颂的暗算。他相信,当时李颂的手里一定暗藏了什么利器,否则自己那可以断木裂石的一掌怎么会反伤了自己?

    “你自己有药就好,我可没什么疗伤的药丸。”李颂毫不客气地反唇相讥,看样子也是准备打一架了。

    冯坤没有在多话,不过这次出手他的态度也端正了不少,这从他那小心翼翼的起手式便能看出来。

    冯坤摆了个虎形的威猛起手式,李颂却依旧松松垮垮地站在原地。

    忽然,冯坤毫无征兆地出击了,直到拳临李颂面门,他才一声爆吼妄图震慑人心。而且他出手的同时,一直脚已经悄无声息地弹向了李颂的小腹。眼看着李颂已经避无可避,连旁观的唐俊岳紧绷的神经都稍微放松了些。

    可就再电光火石见,两道似有似无的影子闪动。随着两声令人牙酸的骨裂声,画面也有了一瞬间的静止。李颂右手立掌为刀砍在了冯坤的手腕上,脚下左腿内弯,脚尖向下点在了冯坤的脚踝。可这个画面来得快,消失也也快。唐俊岳的大脑还停留在这个画面的时候,眼前的景象已经是李颂松散跨立,冯坤踉跄倒地。

    唐俊岳觉得一阵眩晕,赶紧晃了晃脑子才终于将视觉和感觉重新调整协调。

    地上的冯坤怒瞪着一双眼睛,似乎想要骂又不知该骂什么的样子。

    唐俊岳更是傻了眼,对方的攻击速度居然连视觉都跟不上了。而且冯坤的本事他是知道的,经过林宣一番点拨后,他已经有了大武师的境界,而且因为他不要命的打法,攻击力甚至不输宗师。

    “你要试试吗?”半晌无人说话,李颂主动开口问道。

    唐俊岳面现踟蹰。

    见对方没有回答,李颂大喇喇提议道:“要不你去找你家大人问问,毕竟是名门大家,在公共场合与平民动手,还是慎重点儿好。”

    然后,唐俊岳居然真的侧头对一个小弟交代了几句,让他报信去了。

    “你真损!”欧阳羽柔一时间没控制住自己的笑意,居然大声笑了出来。

    “切,还不是为了你的几百万,要回钱别忘了交给老爸保管。”李颂拍拍欧阳羽柔的头,瞬间便有了长者的威严。

    “我的钱能要回来?”欧阳羽柔激动问道,什么摸头的禁忌,钱要上交的事都被她直接忽略了。

    时间不长,一群人便呼呼啦啦走向了他们这边。人群中有刘家家主刘安和,被奉为神明的天机老人,唐家全员,林宣和欧阳羽曼。在他们之后,还有自由匪的朱红嫣和仙尊。

    李颂视线随意地扫过那些人的脸,最后停在了欧阳羽曼的身上。不过李颂没有直接要钱,而是对着欧阳羽曼一阵怪笑之后直接看向了林宣。

    林宣只觉得一阵头大,一种不好的预感几乎都要冲破头盖骨了。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所有不顺似乎都和眼前的人有关系,所以在看见这张脸之后,他选择冷眼旁观,装逼打脸的心思也暂时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