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门骄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288章:何去何从

少爷,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大当家至少带了七千弟兄去围堵楚侯的先遣部队,想仗着人多一举拿下他们。现在幸福里只有三千多人,像个空城一样。”阿烛在一旁问道“需要派人去通知大当家吗?”

    “不必,就让他去做他想做的吧,我们收拾收拾,准备**,这个地方就留给楚侯吧。”白石说完又咳了两声。

    “那几人呢?”阿烛问的是徐若华等人。

    “就把他们留给楚侯吧。咱们好得得了人家三千石粮食。”白石突然邪魅一笑:“楚侯啊楚侯,这才刚刚开始呢!”

    阿烛打了个冷颤,每当少爷这么笑,就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还好这次的对象是楚侯,不然他就要避祸去了。

    吴冈此时已经带着大批人乘坐各自的小木筏抵达了银面所在的岛屿,浩浩荡荡,气势恢宏,他们手拿木棍和各式能作为武器使用的刀具,向着岛屿内部发动了地毯式搜索。

    岛屿并不大,山上怪石丛生,树木也相当繁茂。

    “在岛屿的那边发现了不属于我们的木筏,应该是敌人的。”不久后便有人发现了银面故意遗弃在岛上的木筏,吴冈陷入陷阱而不自知,高呼一声“弟兄们,敌人就躲在这岛屿上,大家都给我行动起来,把他们都找出来!”

    “是,大当家!”原本停留在岸边的几百人也加入了搜寻的人群中,朝着岛屿内部前进。

    在这座岛屿的外部一处安静的水湾里,竖着几十支断了头的芦苇杆子,见黄冈率领着众人走远了,这些芦苇突然纷纷倒下,漂浮在水面上,水里面冒出了几十个脑袋,其中一个面带银色面具的正是银面。

    “按计划行事。”银面朝大家说道。“一会儿在岸边会合。

    承载七千人的木筏子,想必吴冈将幸福里能用的筏子都带来了。银面他们掏出实现携带的火油,将这些木筏子淋了个遍,火油不够,他们便用手中的刀剑,将绑着木筏的藤条砍断了,藤条一断,木条便顺着水水花飘散开来。

    “都好了。除了送我们离开的,一个木筏也**留下。”赵闪得意地汇报结果。

    “很好,点火,离开!”银面话少,言简意赅。大家领命,纷纷回到了木筏上,朝着幸福里方向划去。

    一伙人并不多,他们打算悄悄潜入,打探到徐若华的位置,机会合适便将他救出来。可是当他们还在水上飘着的时候,远远的,幸福里方向竟然升起了一股股浓烟。

    “他们开始做饭了吗?”赵闪疑惑道

    “做饭的烟可**这么浓!”阿德怼道:“做饭的是青烟,轻盈往上飘的,这烟看起来就像是谁家的烟囱被堵住了。“

    “嗯嗯”阿德的回答引来枫树乡的青*一致认可,银面面色沉重。有些事情似乎**朝着他和侯爷预测的方向发展。

    “大家加快动作,我们要赶紧上岸看看!”银面说道。大家互望了一眼,立马加快了划水的动作。

    “咳咳,怎么会有这么大的烟?”阿布他们几人又被关在了囚室,一股浓烟飘来,将他们熏得眼泪鼻涕直流。囚洞外面,喧杂吵闹声不断,渐渐没入浓烟中,**了声音,异常安静起来。

    “不会这么狠吧?连反抗都不反抗,就引火自焚了?”徐若华心中暗道:看那小子虽然一副病怏怏的样子,可是他藏在眼中的狠劲不像是会引火自焚的样子,我敢说,大家死了他都不会死。可是为何会放火烧洞呢?

    这是溶洞,四通八达,不管他烧得是哪些洞,这些四通八达的洞穴都像是烟囱一般,一时半伙,这些烟散不了。他们估计会被熏死在这里。

    “好狠的心啦!”徐若华呼喊道。“快踹了木门,没时间了!”

    阿布等人顾不得伤痛,在洞内捡了石块就用力地撬门,可是这些木门异常结实,一时间大家心急如焚。绝望起来,哭爹喊娘。

    “我要**!”徐若华喊道,脱下了自己地外衣。当着大家地面开始解手。解手完毕,捡起外衣,做了一个嫌弃无比的表情,股气勇气将外衣捂住了口鼻,这才好受一些。

    其他四人看见,立刻有样学样。拿着手中石块继续砸门。

    “你们居然还在这里?”阿东心慌慌地抱着一堆东西经过,看到了他们。他停了下来,发现囚门外有一把斧子,便将木门劈了开来。

    “发生何事了?”阿布带着哭声问道。

    “二当家疯了,他放火烧了幸福里。其他地弟兄都不见了,阿烛也不见了。”阿东心急道“幸福里**了,我听说楚侯要杀过来了,我也要逃走了,你们好自为之吧。”

    说完,捡起刚刚扔在地上地包裹,便消失在浓烟之中。

    他们几人也不敢停留,慌忙寻找出路。浓烟里,阿布几人依然轻车熟路,很快找到了出口,可是一回头,徐若华不见了。

    “那个少爷不见了,一定是迷失在浓烟里了,我得回去救他!”阿布说道“你们先走吧。”

    “我们四人算是生死弟兄了,怎么能抛下你逃走,我们一起去找他吧,能关在一起也是缘分!”于是四人又冲进了浓烟当中。

    “徐家少爷,你在吗?”一边往里走,阿布一边忍着浓烟刺喉,喊道。

    “我在,你们在哪?”徐若华迷失在浓烟当中,以为自己终将逃不出去了,绝望不已。瘫坐在一旁,准备接受自己悲催的命运,没想到那帮人居然回来了。

    他的家仆在看到他被流匪劫持时纷纷溃逃,从未想过回头救他,他那时候时理解的,毕竟谁会真正心甘情愿地用自己地命换取他人地命。可是他也是失望难过的,那些人都是他从小关照,一起长大地家仆啊!

    顺着徐若华地声音,阿布他们艰难地找到了他,又艰难的顺着刚在的路,找到了出口。

    “总算活过来了!”阿布带着大家一起逃到一处空旷的地方,回头望去,浓烟越来越强,往日的幸福里,宛若人间地狱。

    “我们逃出来了,可是接下来我们去哪儿?”阿布突然哭了起来,泪水冲刷着他背烟熏得干燥的眼球,倒是舒服了不少。

    “二当家走了,为何不带着我们?”

    “大当家还会回来吗?”

    前路漫漫,他们几人顿时觉得天大地大,竟然**一处容身之所。

    “幸福里,呵呵它与外面的世界有何不同?亏我们还真的将它当成了理想中的家!”阿布骂道:“去***幸福里!”

    农门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