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门骄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2**章:失踪

“举起手,趴在地上!”正当几人以为逃出生天的时候,背后突然传来呵斥声,他们一回头,便看到百十人就在他们不远处静静的望着他们,其中领头之人带着一块银色的面具。

    “居然时纯银的。”阿布等人乖乖蹲下,举起手来,看着银面脸上那精美的面具心中震撼,心中想道“这么大的一块银子,能买很多大米吧。

    “你们是楚侯派来的人吗?”徐若华也在打量着这些人,怎么才这么点人?若是白石那家伙不逃走,他们也拿他**办法啊?

    “你可是米行徐少爷?”银面看他衣着虽然已经有些破烂,但用料上乘,开口问道。

    “正是在下,不过你们来得也太晚了,我们差点成了烟熏咸鱼。回头可别说是你们救我出去的,本少爷福大命大,吉人天相,跟你们可**什么关系!”徐若华哼了一声,十分不满地说道。

    纨绔臭脾气,银面不理他,眼睛盯着下蹲四人,四人心虚,额上渐渐浮现冷汗:在劫难逃了。他们心中哭诉。

    “将他们带走!”银面下达了命令,立刻就有几名官兵带着绳索走上前,要将四人绑了。

    “住手,他们并非流匪,是我家忠仆!”徐若华拦在四人面前。几名官兵白了一眼这位脑子背烟熏坏掉地大少爷,绕过他去,将四人结结实实困了个粽子。

    “大少爷,谢谢你的好意,不过你忘了吗?上午的时候,我们已经和这些官爷打了个照面了。”阿布苦笑一声,就被银面的人带走了。

    “这样啊,那抱歉,我救不了你们了。”徐若华傻笑一声:“若是侯爷最终放过你们,你们可以去徐家的百穗米行找我。一定要来啊!”说完,他朝四人挥挥手,表示再见。

    继而他又朝银面说道:“我们何时出发?”

    “现在。”银面脸色深沉。他**想到白石居然如此果断,说走就走,丝毫不管在外的七千多名弟兄。想必吴冈做梦都**想到,他就这样被人抛弃了吧?

    吴冈这种人不足为惧,即便给他上*人也掀不起风浪,可是白石可不同,他就像一条蛰伏的毒蛇,随时可能会窜出来咬人。

    银面不打算逗留了,他早已搜寻过,这些洞穴里的东西都烧光了,什么都**留下。那溶洞里定然有一条吴冈不知道的暗道,暗道银面也不打算找了,如白石一般的人物,即便找到了暗道,也找不到他的踪迹的。

    “那七千人怎么办?”楚鸣问道。

    “你带着阿德等人盯着,将他们死死困在岛上。”银面说道:“等到他们饿得不行了,我们便招安!”

    谁说投降不是唯一的出路呢?没伤一兵一卒,流匪之患便解决了。虽然最终的结果与当初设想的还是有出入,但是侯爷交差是**问题了。银面心中稍稍放宽了一些。

    回到营地时,已经是深夜了。楚侯一直在等他们归来。听完银面地汇报,楚侯将目光锁在了徐若华身上:“你无碍便好,我已经飞鸽传书通知你父亲了,先在营地休息一夜吧,明日我再派人送你进城。”

    “谢侯爷。”徐若华也将目光锁在了黄埔楚煜地身上,传说中的**男生女相,是天启国第一美男子,听到这个传言的时候他还不信,一个常*在外征战的男人英姿煞爽他信,但男生女相,他是怎么都不会相信的。

    可是今夜一见,他的认知被推翻了,现在的楚侯早已经褪去了刚成名时候的青涩,玉面丰神,儒雅又不失干练,尤其是身着那银色铠甲,在月色中,犹如仙人莅临人间一般。

    “咳咳”银面微咳两声,提醒他盯着这样楚侯是非常无礼的行为,心中却认为他是情有可原的。有谁能够对侯爷的容颜无动于衷呢?

    “抱歉,草民失礼了。”徐若华还不笨,立刻道歉。

    这时候,赵闪急匆匆跑了过来,抱拳对黄埔楚煜说道:“侯爷,临江镇出事了。”

    “何事?”黄埔楚煜神色紧张。

    “秦夫人不见了。”楚闪回答道:“楚一身受重伤,秦夫人早已不知去向。”

    “传令下去,立刻拔营,回临江镇!”黄埔楚煜立刻招来了照夜狮子,翻身上马朝着临江镇出发,银面楚闪等人不敢犹豫,立刻策马追了上去。

    营地现在只剩下楚电在主持大局,指挥大家有序的拔营回城。

    “怎么回事,不是说好明早回去吗?”徐若华在风中喃喃自语,一脸凌乱。

    天色微明,楚侯已经快马赶到了临江镇,银面他们虽然苦苦追赶,可是普通的马匹怎么跑得过照夜狮子呢?全京城勉强能比得上这匹神马的,一只手数的过来。

    银面等人尽管已经奋力追赶,可是依然足足晚了半个时辰才抵达临江镇,他们到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城门口也已经热闹无比了。

    “希望侯爷能等等我们,可不能一个人去冒险啊!“楚闪担忧地说道,心中不禁疑惑起来:侯爷向来不是一个冲动的人,虽然能感觉得出他对秦夫人另眼相待,但也不至于如此失态。

    “先去衙门吧,一切见了侯爷自然清楚了。”临江镇银面来过很多次了,衙门那里也是轻车熟路,于是带着楚电和楚闪,穿过城门,朝衙门走去。

    “那不是银面哥哥吗?”柳儿依旧会抽空和伯母他们来城门口分发豆渣饼,有时候也会去锦绣坊逛逛,看看自己设计的衣服人们是否喜欢。自从侯爷来了以后,她就一直在想银面是否也会过来,没想到真的在城门口就遇见了他。

    他还是穿着他喜欢的白色衣衫,坎肩是透着银光的盔甲,腰上别着银白色的长剑,虽然一身风尘,但是骑着白马的他依旧腰杆挺直,引人注目。

    看着看着,她的小脸突然通红,一直红到了耳根。

    “不知这次银面哥哥在这里能否多待一些日子,若是他知道我的设计已经被做成成衣售卖,他一定欢喜。”

    少女怀春,娇艳动人,明媚过三月桃花,美不胜收。

    那些排着队领豆渣饼的男男**都看呆了,队伍变得越来越缓慢,人间的美好本部多,能多看一会儿,多日来的沉重的心情似乎也明朗起来。

    “前面的走快一些,我们后面的还饿着肚子呢!”终于有人忍不住催促了,大家才恋恋不舍加快了速度。

    伯娘喜笑颜开,回头看了一眼身旁的柳儿,心道:真是个越看越令人喜欢的孩子,也不知将来能给谁家做媳妇,真是羡煞人也。

    农门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