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门骄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291章:疑心

虽然一路上,丁磊他们对她也算是礼遇有加,但是心中的不安愈发明显,楚侯真的这么容易就能被流匪扣留吗?

    “楚侯能派你过来,证明他十分器重你,将来你的前途必定无限风光,要知道侯爷他可不轻易相信别人,这种事情一般只会交给他的暗卫金面去做。你的将来不可限量啊”书敏假装打趣他说道。

    “秦夫人真会说笑,属下不过是一介莽夫,有幸遇到了秦夫人和侯爷,才有了今天的地位,属下心中早已经满足了,不敢再奢求什么。”丁磊笑着回答。

    闻言,书敏心中一跳,这个丁磊果然很有问题,他若是真的一直跟随着侯爷,必定知道侯爷器重的是银面,而不是她随口胡诌的金面。既然他撒谎了,那么他所说的侯爷被流匪扣下的事情也是假的。

    他为何要撒谎将她拐来?又将带她去往何处?莫非他也是流匪?

    书敏笑容有些僵硬,目光暗自向身后瞄去,身后那十几个壮汉也有意无意将目光一直放在她的身上,她仿佛是狼群中待宰的羔羊。

    书敏身上冷汗连连,脚下一个不稳,差点摔倒,丁磊眼快,一把将他扶住。“关心”道:

    “山路崎岖,夫人要小心,我们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不行了,我很累,大家休息一下吧。”得想办法留下什么记号之类的,正民发现她失踪,一定会追查过来的。“我有些内急。”

    “那好吧,大家原地休息,前方又一片灌木,秦夫人可以去那边。”望了望天色,比预计的要早,丁磊便让大家休息一会儿,毕竟早已出城了,即便秦夫人发现了什么,在这荒山野岭,猛兽横行的地方,她若是个聪明的,也知道不该乱跑。

    这边的灌木林是一片野生蔷薇,开着白色的小花,花香扑鼻,书敏躲在灌木后边脑子飞速转动着。

    逃是不肯能的,她还记得上次被绑架的时候她用过这招,没跑多远就被狼狈地抓了回去。

    她在蔷薇从中发现一个空鸟巢,将袖口中一根通体洁白的玉簪子藏在其中,接着又不顾蔷薇有刺,**地折断了一些明显的枝桠,若是正民的人追到这里,必定会知道有人从这里经过,或许搜一搜就看到她的簪子了。她想。

    “秦夫人这是在做什么?”丁磊突然冷不丁地出现在她地身后,书敏吓了一跳。脸色因紧张而通红。可是当她回头时,她的脸上立刻挂上了***笑容。

    “我见这片花儿长得好看,想摘一些把玩。”书敏笑得眼都弯了,嘴角有些轻微的抽搐。天知道她此刻心中有多紧张,谁知道这丁磊是何时来的,看到她的动作,有**怀疑她。

    “时间不早了,我们该走了。”丁磊**怀疑,他的眼睛盯着她的双手继续说道:“秦夫人若是喜欢这种花,等到了营地,我帮你摘一些来,供你把玩,何必将自己弄伤呢。”

    书敏闻言朝自己的双手看去,只见蔷薇的硬刺已经在她纤瘦的手背上留下了一道道划痕,有鲜血往外溢出。

    书敏在皱起了眉头,这蔷薇也太尖锐了吧,她一边往回走一边拿出帕子打算包扎一下,却被丁磊一把拉住,他轻轻扯出她手中的帕子,将它撕成了两半,给书敏包扎起来。一半包左手,一半包右手。

    “好好的双手,被刺成这样,没想到秦夫人也是个狠人呐。”他嗤笑了一声,说道:“你做这些都是徒劳,就算衙门的人,楚侯的人追寻的这里,他们也无法将你带回去。”

    “你都看见了?”书敏惊恐不已,不自觉后退一步,却因为她的右手还在丁磊手中被包扎着,又被他拽了过来。

    “怎么,秦夫人害怕了?”丁磊冷笑了一下,神色突然严峻起来,指着前方休息中的十几人说道:“你看看他们,他们跟秦夫人您不熟,若是他们执意要伤害你,我也难不住,所以这一路上,你不要再白费心思了,弄伤自己,多不划算。”

    说完,他用力推了书敏一把,让她归队。那十几人脸上挂着若有若无的笑容看着他们回来,书敏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背上冷汗连连。

    “启禀侯爷”县衙内,正民一接到消息就立刻禀明给楚侯:“我们的人一路向北,发现他们在未抵达临江府之前就拐进了山里,我们大范围地搜查了之后,在一处灌木丛的鸟窝里发现了这个,相信是秦夫人留下的记号。“

    正民手中,一根通体洁白的玉兰花状的簪子安静的躺着,看到这根白玉簪,黄埔楚煜的瞳孔微缩,压着心中的怒气问道:“她人呢?”

    “不知所踪。”正民额上冷汗冒了出来,他的脑袋有种马上就要跑掉的感觉,不再是自己的了。

    “可还有其他线索?”抢在楚侯发作前,银面赶紧问道。

    “**了。”正民跪爬在地上哭道:“请侯爷责罚,下官没用!”不管有**用,先请罪吧,希望侯爷能看在敏院的份上从轻发落。

    “带着书敏,他们一行人有十几人,不可能悄无声息地消失吧?一点痕迹都**吗?连移动地方向都**吗?”银面继续问道:“若是知道他们地移动方向,我们也能找出一些线索来。”

    正民抬头,正欲说话,却瞧见楚侯地双眼如刀一般向他削来。顿时一惊,立刻又趴了下去,声音已经颤抖:“追查地人回来禀报,再往前走不到十里,那里有一片密林,人畜进去后,均会失去方向,在林中徘徊致死。被进山砍材的人称之为鬼林。属下推测,他们一行人一定将秦夫人带进鬼林了。”

    正民说着说着就哭了:“鬼林近百*来从未听说有人能活着归来。秦夫人怕是找不回来了。”他家只有兄弟,他早就视她为妹妹了,妹妹出事,他心痛不已。

    都怪他一时不察,被流匪钻了空子,他悔恨当初,就不该管这回事,如今自己的脑袋悬着还未掉,书敏却再无活着的机会了。

    苍天明鉴啊,求你保佑她吧。

    农门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