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门骄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294章:赤月

“义父心中可有人选?”赵无极问道。

    “你们四人当中,可有人愿意毛遂自荐?”赵德懿摸摸胡子,目光从他们四人身上一一掠过。

    四人皆不说话,赵伍德心想,虽然不是个累活儿,可也不是什么好差事,毕竟皇帝的意图很明显,他这次就是要盖过恭亲王府的功劳,让民心回归。

    如今恭亲王府的盛名已经传遍天下,百*银钱化作粮食整船整船地从各个码头运往各个难民集中地。恭亲**不傻,他抢占先机,早于朝廷做了这么多事情,功劳可不会轻易被人抢了过去。

    “义父,如今战事不顺,西营随时可能会被调遣,我虽有心,但是实在走不开。”赵伍德做出一副为难的模样。眼睛偷偷瞄了瞄赵德懿,却发现他的目光早就越过他停留在赵文杰的身上。

    可是那个该死的赵文杰什么意思?闭目养神?

    他的心中立刻不平起来:“北营听说今日十分清闲,文杰兄还无聊得跑去南营帮易安兄看护城门,相信匀出一些时间,必定可以轻松完成这项任务的。”

    “赵文杰,你怎么想?”那小子总算有些眼力见,帮我开了腔。赵德懿立刻顺着赵伍德的话,问赵文杰的想法。闻言,赵无极嘴角莫名上翘了一下,非常不显眼的表情:义父总是这样,明明心中早就有了人选,偏偏要做出一副民主自荐的戏码。

    “北营向来最是清闲,我清闲惯了。这件事还是伍德兄最合适,毕竟能者多劳嘛。”赵文杰终于开口了,皮球踢回给赵伍德,赵伍德气得咬牙。

    “好了,大家别争了,还是请义父定夺吧,无论义父让谁去,我们都赴汤蹈火,*死不辞。”赵易安呵呵笑着圆场,对着赵伍德鞠躬说道。

    “还是易安通情达理。”赵德懿点点头,说:“伍德啊,你就幸苦一趟吧,这批赈灾粮款要运往临江府的临江镇,虽是个小地方,却聚集了绝大多数的难民,那县令不简单,你去了之后可得帮我好好调查一番。”

    “临江镇?”赵文杰耳朵抖了抖,他确定**听错。转头看向赵德懿,见他神色叨叨,望着脸色不佳的赵伍德。

    “伍德兄贵人事忙,想必是真的**时间跑去那么远的地方,我这个闲人倒是乐意代劳一下,不过伍德兄,听说你上次跟别人打赌,赢了一匹上等的骏马”赵文杰立刻运功,传音入密跟赵伍德说起了悄悄话。

    “你的黑风是京城排名前五的良驹,还要我的小红,你的心好黑啊!”听到赵伍德将神驹起名小红,赵文杰差点**一直住笑出声来。

    “义父在等着你的回答呢!”

    “好吧,算我倒霉!”

    “伍德兄最近忙着整顿军纪,训练新兵,恐怕真的难匀出时间,我终日清闲,面对三位兄长也有些惭愧,勉为其难,我还是幸苦一趟吧。”赵文杰突然起身,主动揽活。赵易安突然觉得不可思议。

    若是赵无极便罢了,那可是赵伍德啊。他们从小就不对付,多少*了只见过他们抢东西,没见过他们能相互解难的。

    赵无极依旧嘴角一翘,了无痕迹便归于平静了。不一直盯着他的人根本捕捉不到他细微极致的表情。

    “你愿意主动去,那便是***了。今日事多,大家各自忙去吧。文杰留下,我有话要交代。”赵德懿解散了大家,独独留下了赵文杰。

    “此去临江镇,除了帮助朝廷赈灾之外,你还要打听一下那两把武器的来历,那**还好说,可是那弓弩,欸我们的人拆解了之后便彻底毁了那把绝世神器,我实在心疼。”赵德懿拍拍赵文杰的肩膀,说道:“若是找到那个铸造大师,务必将他请来京城。”

    赵文杰点点头,心道:这事情恐怕不容易,得她自己愿意才行。

    “那件事,你别怨义父,身在朝堂,义父也有许多不得已的时候,只不过你放心,我必定会照顾好她的。虽然这些*来你待她不错,可义父是过来人,你对她,不过是怜悯罢了,日子久了,你自然明白。”赵德懿忽然开口宽慰开解。

    “大统领,属下不日就要出发,还有许多事情要准备,先行告退了!”赵文杰似乎不想领情。

    赵德懿挥挥手,“去吧。”心中略微失落。

    出了皇家军大本营,赵文杰远远的看到赵伍德正牵着那批枣红色神驹正准备离去,立刻拦住了他的去路。向他伸出了手。

    “给你!”本想着溜走的,谁知道他这么快就出来了,赵伍德没好气地将小红地缰绳丢给了赵文杰,心中大骂晦气!

    “果然是一匹好马,以后你就叫赤月吧。”赵文杰拿到缰绳地第一件事就是把马的名字改了,赵伍德更是气得两撇小胡子一动一动的。

    叫小红怎么了?小红多贴切,多可爱?

    他眼巴巴望着赵文杰牵着“小红”离去,心中*分不舍,可是“小红”似乎很喜欢赵文杰,一路跟着他,打着响鼻哼哼。

    “这个主人果然比之前那个白痴好多了,长得帅有文化,赤月比小红好听多了。”赤月的内心独白。

    恭亲王府,偌大的花园内小桥流水,三步一景,已经是阳春了,可是恭亲王的身上还披着厚厚的白狐皮毛披风。他手中握着一盒鱼食,正一点一点,喂着水中游弋的锦鲤。

    “咳咳。”一阵春风吹过,带来了点点凉意,恭亲王轻微地咳嗽了几声:“煜儿那边今日地消息传来了吗?”他将鱼食交给一旁地小斯,问一旁管家模样的中*人。

    “银面传来消息,那被围困的七千多流匪已经全部招安了。”中*管家恭敬的回答:“可是银面信中刻意回避了侯爷的话题,奴才担心,侯爷那里是否发生了变故!”

    “他向来不是安分的人,估计又独自跑去哪里了吧。”恭亲王接过侍女端来的药,一口闷了。

    “楚雪这次找来了不少品质极佳的天山雪莲,这*春天,王爷的气色比往*好多了。侯爷真是个孝子呢!”管家笑道。

    “无非是浪费金钱而已,本王的病无法根治。”恭亲王嘴上说着浪费,脸上却挂着难得的笑容。这一笑,整个花园都灿烂了,侍女们都红着脸地下了头,这样的天姿颜色,她们是无权欣赏的。

    “我只担心一件事。”恭亲王的笑容渐渐被深深的担忧取代:“煜儿又有新的弱点了!”

    农门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