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门骄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295章:弱点

管家抬起头,带着询问的眼神,恭亲王叹了一口气,说道:“根据楚一的汇报,出征前,煜儿将他留给了一名妇人贴身保护。煜儿的暗卫楚风,现如今也在那妇人身边,能让煜儿如此在意的女人可不多。”

    管家闻言一笑,宽慰道:“此时奴才也打探过几分,那妇人就是那位做豆腐的女人,她献出了豆腐方子,还受到了朝堂的褒奖,据说她不过是一位和离的农妇,除了豆腐外,还研究起了两级稻,在机拓方面也颇有些见地,侯爷只是惜才而已。”

    “哼,才华倒是有一些,可是这次她居然唆使临江县令擅自收留难民,差点闯下大货,若非她,煜儿怎肯破财百*祝她度过难关,那笔钱的用途在哪,你可是清楚的。”

    恭亲王的语气显然是生气了,若非他在后边谋划,这名声可就成了朝廷的了,煜儿简直愚蠢之至,差点为了他人做了嫁衣,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那位秦夫人。

    虽然**亲眼所见,他已经判断出这不是一个安分的女人,煜儿可别犯了糊涂才好。若是到了*不得已的地步,他不介意再次为煜儿除去一个烦恼。

    “想必侯爷心中有数的,王爷不必太过担心,倒是朝廷那边,今天早上那位宣了赵德懿进宫,据我们的探子打探回来的消息,朝廷想要赈济难民,与我们争夺民间的威望。”管家说道。

    “那位还有钱?”恭亲王有些意外。

    “上巳节的那些钱,不过百*而已。侯爷那边一早就出了百*两,后来我们王府更是添了不少,加在一起,也有四五百*两了,而且,我们还占有了先机。朝廷出那么些钱财还妄想从百姓心中与我们争夺声望,真是异想天开”管家脸上露出嗤笑的表情,得意地说道。

    “尽管如此,我们也不能冷眼旁观,有什么想法,你尽管去安排,不用与我细说。”恭亲王邪魅一笑:“那位舒坦了这么多*,也该出点事堵堵心了。”

    这次朝廷的动作倒是挺快,百*两赈灾的白银被分成三部分,分别沿着难民经过的城镇路线,一路分发下去,最终的终点,便是临江镇。

    一路上有赵文杰率领的皇家军沿途护送,一路上倒也平安,每经过一座城镇,赵文杰都不做停留,只是每经一座城,他便留下他的一个心腹,代表他全权处理赈济的事情,自己则一路奔向临江镇。

    “头,这百*银钱看似挺多,一路分发下来,这些箱子的银子加起来已经不足十*两了。”休息的时间,刀疤对赵文杰说道:“这十*两银子,我们能给当地难民一个交代吗?据说那里的难民已经有十多*了,比我们经过的所有城镇的人数加起来还多。”

    “不然你舔点?”赵文杰没好气地说道。他当然知道银子不够,可是一路过来,每个城镇所得的银子都是有定数的,这个定数并不按照难民的人数来定的。

    “头,你严肃点,我这是为你着想,现在都在流传是秦夫人说服张县令收留难民的,你若是帮她解决了难民的口粮问题,那她还不对您感激涕零。侯爷可是整船整船地粮食往临江镇运去,跟人家比,你这小十*两白银,略见寒酸了。”

    “这是朝廷地银子,管我屁事?”赵文杰白了刀疤一眼,招呼大家继续赶路,刀疤不甘心,跟在赵文杰地身后问道:“难不成你也准备了私库银子?”

    “楚侯动用私库是有私心的,我又**他的那种私心,为何要出银子?”赵文杰坐在黑风背上,摇摇晃晃地说道。“只要我能解决难民地粮食问题不就行了。”

    刀疤跟也骑着马跟在他身后,沉默不语。心道:头这回是碰到对手了,侯爷的大气粗可不是三皇子那种角色能够比拟的。同时他也幸灾乐祸起来,还**看过头吃瘪的模样呢!回头跟宇文,明歌他们说起,顶让他们几个羡慕。

    很快天色将暗,离临江镇只有一天的距离了,此刻他们正经过天都山脉的一处凹谷,适合扎营。于是赵文杰便打算在野地里过一夜,第二天一早再继续赶路,想到第二天就能见到心心念念的人,他的脸上一直挂着笑容。

    夜里的时候,一轮下玄月挂在苍穹,偶尔有狼嗷声传来。大家围着篝火而坐,吃着干粮,倒是淡定。这样的夜晚,他们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总是会遇到,早就习以为常了。

    “救命,救命!”这时候一个男子衣衫破烂,大声呼喊向他们奔来,大家立刻警觉起来。待男子跑近一些,才看清他身上的衣衫居然是楚侯军营的那种料子和颜色。

    莫非是个逃兵?不是说楚侯治军极严,没想到也能出现逃兵这种问题。

    “你是何人,报上名来?”

    刀疤上前一把拽住此人,将他压倒赵文杰的面前,开口审问道。

    “都死了,他们杀过来了了,鬼呀,救命呀”

    那人神智似乎有些混乱,不断重复着嘴里的话,慌慌张张,身子颤抖不已。

    审问了几遍也没问出其他的多余的一个字,刀疤不耐烦,一个刀手将他打晕在地,伸手开始在他身上摸索起来;

    “有个令牌。”刀疤将找到的东西扔给赵文杰,借着昏暗的月光,赵文杰还是看到上面一个隶书雕刻的楚字。

    “还真是楚侯的手下,至少是亲卫才有这种令牌吧?”刀疤惊讶地说道。

    此事太过诡异了,荒野山林中,怎么会出现楚侯地亲卫?他因何而神智癫狂?他是单独在外执行任务,还是楚侯在前方遇到了危难?

    篝火跳动,照得赵文杰地脸忽明忽暗,看不清他的表情。

    “刀疤,你乘坐黑风快马加鞭赶去临江镇打探一下楚侯在不在城内。”若是楚侯不在,那么极有可能他已经遇到了危险,虽然两人不对付,但是碍于身份,他不得不救他。

    希望他是平安的待在城内吧,我可不想去救他。

    赵文杰看了眼依旧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昏迷着的亲卫,睡梦中他的表情依旧惊恐,心想:他倒地经历了什么,能够令一个堂堂侯爷的亲卫神智疯癫?

    农门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