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门骄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296章:鬼林

一来一回,一天的路黑风用了半天就完成了来回,天色刚亮的时候,刀疤带来了一个令赵文杰震惊的消息:书敏被流匪拐进山中不知所踪,侯爷为救她闯入鬼林生死未卜。

    “鬼林?”赵文杰眉头皱道:“书敏也进入了鬼林吗?”

    “这道不清楚,是推断她进入了鬼林,侯爷带着一小批人马三天前进入鬼林寻找秦夫人,至今**消息传出。”刀疤喘了口气,补充道。

    既然是推断,那么书敏也有可能不在鬼林,没想到堂堂侯爷,居然如此冲动。

    呃不对劲,楚侯什么时候将书敏看得如此之重,重得临危不惧的侯爷自乱阵脚?莫非赵文杰嘴角扯过一个难看的微笑,他的劲敌又多了一个?

    “头,我们该怎么办?要去救人吗?”刀疤不确定地问道。一般情况下,人是一定要去救的,可是那鬼林太过诡异了,好好的人走进去,**一个能出来的。

    不对,昨晚倒是出来了一个,可惜已经疯了。楚侯被困在里面是不是也疯了?

    刀疤心中瞬息*千。

    “刀疤,你带着两款送去临江镇,我单独去会会那个所谓的鬼林。”赵文杰回答道。他不相信,一个林子有这么大的威力困得住他。

    “别去,侯爷当初也是这么说的,可是他们都死了!”这时候,昨夜那个亲卫居然醒了,虽然神智依然不算清晰,但比起昨晚已经好了很多。

    “你**疯啊?好了啊?”刀疤打量了他一番,笑道:“还得感谢我那一刀手,让你好好休息了一番。”

    “多谢你们。”亲卫闭上眼开始整理思绪。可是刚刚开始回忆林中的一切,他立刻又陷入了自己的精神世界无法自拔。

    “头,你听听,他说侯爷已经死在里面了。”刀疤说道:“咱们的任务是将这些赈灾款送去临江镇,没必要为了已死之人再去冒险了,毕竟我算了一下,不划算。”

    “你说侯爷死了,他是怎么死的?”赵文杰懒得理会刀疤,对着亲卫问道:“侯爷满身是雪,被流匪杀死了。”

    “怎么杀死的?你亲眼看见的吗?”赵文杰又继续说道:“你能好好回忆一下,说给我听吗?”

    “我们进入鬼林,突然刮起了大风,飘来了一阵迷雾,侯爷带着大家穿过迷雾,回头发现大部分的弟兄都已经走散了,后来流匪来了,他们好多人,我们不敌,又被各自分散了。后来我听到雾里面有老鼠一般咯吱咯吱的**,走近一看,他们”说到这里,亲卫的表亲突然变得狰狞起来。神情更加激动,神智也跟着模糊起来。

    “他们怎么了?你快告诉我。”眼见他的神智又要陷入混乱,赵文杰赶紧逼问。

    “我不想说,我什么也**看见。”亲卫突然抱着脑袋,摇着头十分痛苦。

    “说,必须告诉我!”赵文杰不让他逃避,继续逼问道。

    “他们正在啃食侯爷的尸体,侯爷死了,死了”亲卫痛苦的将脑袋埋进赵的怀里,哭得像个孩子。好一会儿等他安静下来,赵文杰继续问道:“那你可有看见秦夫人?”

    亲卫点点头:“她和流匪一起,啃食我们的尸体”

    说完,赵文杰一个刀手打晕了亲卫,他再次晕倒在地上。众人面面相觑,脚底慌慌。这是怎样一个毛骨悚然的故事啊?难怪他会疯掉。

    “这个故事是假的。”赵文杰长吁一口气,说道,“鬼林不愧是鬼林!”

    刀疤不解,赵文杰也不打算解释,说道:“我势必要去鬼林一趟,刀疤你若是不愿替我护送赈济灾银,便在此等候吧。”说完他便翻身上马,准备去寻找那个传说中的鬼林。

    “头,我同你一同去,等等我。”刀疤也赶紧上马追了过去。

    剩下的人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是好。

    “我们还是扎营等候吧。”好半天,有人终于说出了心底的话,说实话,听了那个鬼故事以后,大家心里真的害怕了。

    鬼林离这里其实并不远,赵文杰顺着那疯子亲卫的脚印很快找到了鬼林所处的位置,在鬼林的入口处,赵文杰发现了一方男人用的精美的帕子。心中嗤笑一声:“是楚侯的,没错了。”

    他下马将黑风绑在一旁的小树上,准备独步进入,这时候刀疤也赶了过来。

    “头儿,你可不能扔下我。”刀疤说道:“我其实也挺想进鬼**转,看看它是不是真的有那么恐怖。”

    “那便一起吧,到时候你若是也疯了,小桃红嫌弃你可别怪我。”临了,赵文杰还不忘开玩笑地说道。

    “切,我俩情比**,就算我疯了,小桃红也不会嫌弃我。”刀疤信心满满。

    两人就这样有说有笑进入了鬼林。

    或许是天气的关系,他们并未遇到大风,也**遇到让楚侯他们分散开来的迷雾。刀疤眉头紧锁,抬头望了望天空,此时太阳当头,应当是正午十分。

    “头,正午了,我们进来走了一个时辰了。”

    “嗯,”赵文杰神情严肃,他发现虽然四周都是树木怪石,但是他们似乎在原地转圈圈。因为他看到了一刻钟以前踢翻的一块石头,因为它长相有些独特,他便记住了。

    “呀,我们怎么又回到这里了?”刀疤看到了他随手扯下扔在一旁的一根藤条,上面有紫色的小花。因为从未见过这样的花朵,他扔的时候多看了两眼,也记住了。

    “我们似乎遇到鬼打墙了,莫非这林子中真的有鬼?”刀疤忽然大呼一声,惊恐的躲到了赵文杰身后,说道:“好怕怕。”

    “啊!”紧接着刀疤惨叫了一声,喊声响彻整个林中。原来赵文杰不见了,他刚刚躲过去的只是一件类似赵文杰身上的一件风衣!

    风衣被风吹到一块立着的大石块上,衣袂翩翩,不仔细看,还真像一个站立在哪儿的人。

    “头,你在哪?”刀疤感觉自己快要哭出来了。

    太阳突然躲进了云层,昏暗的光线下,惊鸟惊叫着扑闪着翅膀,远处还有不知名的动物的诡异的声音。刀疤只觉得头皮一阵发紧,右手不自觉握住了手中的大刀。

    昏暗中,他似乎听到了嗦嗦的脚步声,一步一步向他靠近

    农门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