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我数三声!

此刻大门处的长条餐桌,已经被人抬开,一群更加恭敬和狂热的影子成员齐齐朝两边站定,十个小倭子被强行压制跪在大门口。

    十个人分成两排,跪在大门口,所有人脸上都带着惶恐和不安,还有些小倭子额头上已经全是汗水,可丝毫不敢去擦。

    外面的军队见到这一幕,再一次紧张起来。

    特别那些小倭子军队,此刻已经看到跪在地上那十名小倭子,更注意到,提着德育亲王的白嘉轩。

    几乎不用什么命令,周围小倭子的三军齐齐抬起枪口,对着白嘉轩那边。

    白嘉轩面色如常,冷眼看着外面数百枪口对准自己。

    此刻包围圈外的记者们,正疯狂的按着快门。

    这一幕,不管是出现在镜头前的德育亲王,还是陈真,他们都预料到,或许即将发生一件轰动全世界的大事。

    小倭子的一群军官,看到单手提着的德育亲王,此刻也不淡定了,几人冲上包围圈,几人还不忘一边喊着。

    “陈真,放下亲王大人,八格牙路,你個混蛋,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混蛋,你这是在和整个大倭帝国为敌,你快放下亲王大人!”

    闪光灯和军官们的咆哮声,还有士兵那数百支步枪寒光闪闪的刺刀,把气氛推上了新的高潮。

    白嘉轩冷眼看着这群跳梁小丑,反手一提,右手便卡住得育老头的脖子。

    老头一米五五的身高,在白嘉轩面前,如同一个小孩似的,被卡住脖子提起来,瞬间便感觉到窒息感,脸上也瞬间胀红起来。

    这一幕吓得对面几个军官的咆哮声顿时停了下来,所有人都停住了脚步。

    一个穿着陆军少将军衔的服饰的中年男子,缓缓举起双手,示意自己没有恶意,小心朝大门口走了过去。

    待靠离大门还有五米距离的时候,他主动停了下来。

    他看着白嘉轩手上的德育亲王,见老头现在因为呼吸困难,脸上胀红了,他吓得一下跪倒在地上。

    这个中年人跪着又向前移动了两步才停下来,随即对着白嘉轩磕头,一边嘴里喊道。

    “陈先生,您的要求,我们会尽快满足您,请您务必不要伤害亲王大人!求您了!”

    白嘉轩有些意外地看着中年人的态度,不过仔细想想,也正常。

    对于小倭子来说,本来就是皇权社会,何况白嘉轩手里这位,还是掌握绝对权利的亲王,这位几乎是天皇之下第一人了,要是这位出事,那他也只能回倭国切腹谢罪了!

    白嘉轩没有去体会对方的祈求,他冷眼扫视一圈周围那寒光闪闪的枪口,没有一丝异常,收回目光,语气冰冷地开口道。

    “两个小时已经到了,我说的要求,你们并没有完成,现在也是时候兑现我的诺言了,这十名小倭子,是因为你们而死!”

    说罢,白嘉轩看了一眼地上跪着的十个小倭子,就这么简单处死这些小倭子,造成的震撼显然达不到警示的效果。

    白嘉轩想了想,突然脸上神情一变,嘴角露出一抹邪恶的笑容,他朝那十人喊道。

    “给你们一个机会,我数到三声,你们能跑多远跑多远,能不能活命,就看你们自己的造化了!”

    白嘉轩话音刚落,便神色一收,朝众人喊道。

    “三…”

    白嘉轩刚刚的话,让这十个小倭子,还没反应过来,直到他开始数“二”的时候,才有小倭子反应过来。

    那个率先清醒过来的小倭子,脸上瞬间露出狂喜之色,几乎在半秒内,便挣扎爬起身来,朝前方人群中跑去。

    剩下几人也同时反应过来。

    这有活命的机会呀!

    到了这一刻,所有人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我一定要活下去!

    十个小倭子挣扎爬起身,当白嘉轩数出最后那一声“一”的时候,跑得最远的那个小倭子,此刻已经跑出三米多远了。

    白嘉轩手上提着的德育老头,此刻老头脸色胀红,也鼓起眼睛看着这一幕,看着奔跑的小倭子,他仿佛看到夕阳下奔跑的自己,他此刻在内心狂喊。

    “儿郎们,跑吧,奔跑吧,奔上属于你们的自由吧!”

    见到这一幕,跪在地上的那个中年小倭子,从刚开始的满脸茫然,随后终于明白过来了,面露狂喜,不管如何,能救回十名小倭子,也是一个胜利。

    白嘉轩那声“一”刚落下,却没有半分动作,只是冷冷的看着那十名小倭子真一边奔跑,一边朝人群中的小倭子发出求救,包围圈中,一排排士兵迅速朝他们跑去。

    人群中,最开始跑的那个小倭子叫正川一郎,他今年才二十四岁,却已经是一名步兵少佐。

    原本以他的军衔,是没有资格参加这场宴会的,但是他是帝国大学的高材生,并且家族也是贵族之一,这场宴会,他求自己的少将叔叔好几次,才最终得到一个名额。

    他原本以为,这场宴会,就是自己的幸运日,因为他很幸运被安排到贵族圈子里,更荣幸地靠近舞台位置,他能亲眼见到亲王大人的英姿!

    但是他万万没想到,宴会才刚刚开始,德育亲王就被那个恐怖的家伙控制住了。

    德育亲王被控制的时候,他是最积极的保皇派,正川一郎还是颇有心机的,这是难得接近亲王大人的机会,于是,为了显示自己的不凡,他鼓起眼睛,拼命瞪着台上那个恐怖的家伙。

    万万没想到,就是那种眼神,让他人生再一次进入快车道,他很幸运被挑出来当处死的对象了。

    原本以为自己的人生,就这样走到了尽头,但是万万没想到,那个恐怖的家伙,大发慈悲,放过了他们!

    他是最开始清醒过来的,也是最快反应过来的,此刻他走在十人最前方,他已经能看到十米外,朝他奔来的伙伴,自由就在眼前!

    正川一郎,此刻只想大声呼喊!

    “感谢天照大神,感谢横川老家的妈妈,奶奶,还有妹妹!阿西吧!”

    眼看两方人马马上汇合,白嘉轩才眼神一寒,左手为掌,朝地上随手一扫,就见刹那间,一股无名旋风刮起,地上几片枯黄的落叶被旋风一刮,伴随这股气流,化为一道直线,朝那奔跑中的十人脖颈处飞射而去。

    真气化为一股气流,以每秒超千米的速度激射而出,在刹那间,便卷过一个小倭子的脖颈位置,一个,两个,三个…直到最后一个正川一郎!

    正川一郎脑海中此刻只有激动,还有来自自由的呼喊,他甚至没察觉到一股气流从自己脖颈处吹过,因为速度太快,他只感觉到脖颈处一点点凉意!

    终于,他张开的双手,紧紧被前方迎面而来的伙伴给握住,两双手紧紧握在一起,如同戈命友谊一般牢固。

    就在这时,突然周围人群中发出齐齐惊呼,那惊呼中,明显带着一丝恐惧!

    就连握住他手的那位伙伴,也是此刻双眼带着震惊,还有难以置信的眼神。

    正川一郎看到伙伴那眼神,顿时心中涌现一丝不安,甚至隐隐约约感觉到一丝从未有过的恐惧浮现在他脑海中。

    这一刻,他有一种强烈的冲动,返回去看看身后到底发生什么!

    正川一郎很艰难地想转过身去,看看身后到底发生什么,就在他头颅转动的瞬间,突然,他感觉自己的视线一下开始翻转,仿佛用一种天旋地转眩晕感。

    他感觉自己的脑袋碰到了什么东西,视角好像开始翻滚,发出清脆的咚咚声,最后缓缓停了下来,停下的那一刻,他的视线再一次清晰,只是这个视角,怎么这么奇怪。

    自己为什么要低着头看世界?

    为什么他们都没有脑袋?

    等下?

    脑袋?

    正川一郎脑海中最后那一丝意识跳动了一下,因为到了这一刻,他终于清醒过来,自己好像脑袋也…掉了!

    十个奔跑中的小倭子,齐齐脑袋从脖颈处滑落,甚至还有人脑袋掉在地上,身体还在奔跑,跑了好几步,才跌到在地上,脑袋滚落在地上,还张开嘴巴想呼叫,可已经发不出声音。

    这一幕太让人震惊了,甚至震惊得让周围所有人思维都停顿了那么一秒钟。

    直到正川一郎的思维彻底消散,人群中才发出一声声惊呼,外围还有不少人受到惊吓,直接晕了过去。

    更有一个小倭子士兵受到刺激,没有任何命令的情况下,直接朝白嘉轩方向开枪。

    一声清脆的枪声,也惊醒了所有人的思考。

    这一枪几乎没有任何准头,白嘉轩甚至连躲都没躲,子弹便射上了半空中。

    被白嘉轩卡着脖子的德育老头,看到刚刚那一幕,连挣扎的动作都没了,尽管呼吸困难,但是他此刻已经震惊得无法思考。

    如果说之前白嘉轩定住子弹,让他还有那么一丝怀疑,到了此刻,他彻底被眼前这个男人吓住了。

    眼前这个男人,他的手段,已经超过了正常人的认知了!

    白嘉轩不顾众人的惊呼,随手再一次一挥,就见德育老头右边一只耳朵被平整切下来,他大手一挥,耳朵直接滚落到三米开外,跪在的那中年人手上。

    中年人还未从刚刚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再一次受到惊吓,下意识便想扔掉,但是刹那间,又紧紧抓住手中的半边耳朵。

    那眼神惊恐,全然没有小倭子平时那般霸气,不止是他,此刻周围所有包围圈的士兵,人人都是带着惊惧,连拿枪的手都在颤抖。

    到了此刻,他们才终于认识到,他们要面对的敌人,是什么样的存在。

    白嘉轩这逼也装得差不多了,随手一放,德育老头被随意扔在地上。

    德育老头捂着自己的那失去的耳朵部位,紧咬牙关,连抬头仰望的勇气都没了。

    白嘉轩冷眼朝还在跪着的中年人喊道。

    “这半只耳朵,就是给你们的警告,我的耐心是有限度的,再给你们两个小时,要是下次,你们还没有放人,我会让你们的亲王的脑袋,出现在你的手上!”

    白嘉轩说完,又是反手一提,转身朝门内走去。

    他大步走进酒店内,跪着中年男人好几次想说些什么,但是最终一句话未说出口,他紧紧地抓着那半只耳朵,眼神惊惧复杂地,看着那个男人的背影消失在大门内。

    包围圈的士兵们也面面相觑,谁也没人敢再开枪,此刻包围圈外的记者们也清醒过来了,除了一些吓晕过的同僚们,其他记者拿着相机,对着那无头尸体一顿乱拍,还有记者找了一个好角度,拍下那群那枪的士兵一脸惊惧茫然的表情。

    跪在地上的中年人待酒店大门重新关闭,他才跌跌撞撞爬起身,他紧紧抓着那只不带一点血的耳朵,沉着脸朝人群中走去。

    一群军官连忙护着他,走进了指挥室。

    此刻指挥室中,众人一片压抑,那只耳朵,静静的躺在桌面上,所有人都盯着那只断耳发着呆。

    外面此刻已经喧哗一片,刚刚那一幕,太过震惊,众人此刻正在疯狂地讨论。

    指挥室中,众军官一片沉默,还有几个西洋人,不停地在胸口画着十字,谁也没开口说話。

    又過了好一会儿,中年人,才深呼吸一口氣,朝旁边一个军官喝道。

    “给我联络土肥原机关!我们军部必须给他们施压,让他们务必尽快释放影子组织成员!”

    军官答应一声!

    “嗨!”

    此时在魔都某地下室,一排暗无天日的地牢中,一盏电灯照亮了整个地下室,地下室内各种刑具应有尽有,暗黑色的血污沾满了整个房间。

    这是一间小倭子特务秘密筹建的审讯室,专门为影子组织成员筹建的地牢。

    审讯室中,一个蓬头垢面的独臂男人双肩被穿刺而过,挂在两根木柱上,脑袋低垂,仿佛失去知覺。

    他身旁,站着一男一女,两人穿着小倭子的军装,女人恭敬地站在男人身后。

    男人五十出头,国字脸,小胡子修剪得极为整齐,他沉着脸看着挂在木柱上的男人,他脸色阴沉,看了许久,才缓缓吐出几个字。

    “全部放了吧!”

    这几个字一出,他身后的女人连忙抬起头,有些不可置信地开口道。

    “机关长,真的要全部放了吗?”

    土肥圆阴沉的脸,如同要滴水似的,他并没有回答女人的话,而是缓缓吐出一口气,语气冰冷阴森地道。

    “原来我也看走眼了,影子组织真正的秘密,并不是眼前这位,而是陈真!”

    女人听到陈真这个名字,脑海中浮现出情报中的那个身影。

    她到现在还始终不敢相信,那个男人,竟然敢绑架德育亲王大人,而且据刚刚传回来的情报,那个男人还掌握一种神秘的力量,这种力量,是他们从未接触过的。

    听到土肥圆的话,挂在木柱的男人低垂的脑袋,缓缓抬起头,鲜血已经浸湿了他的双眼,他睁开有些模糊不清的双眼,看着土肥圆那张脸,突然他嘴角浮现一抹笑容,他有些嘶哑的喉咙终于吐出几个字。

    “小倭子,接下来,你们就好好享受,被我们祖师爷支配的恐惧吧!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