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李家赘婿

“昭实三年四月望日,帝御天坛祈福。”

    “忽狂风骤起,有陨石坠。”

    “帝崩...”

    “满朝文武并皇室宗亲,卒...”

    从这个世界迷迷糊糊醒来之后,他就听到旁边有人说话。

    声音不大,铿锵有力。

    说话之人显然在极力的克制,但他还是从其语气中很难察觉的颤音里可以感受到,说话之人心中的激动与惶恐。

    房间里显然还有其他人,在听到这个消息后呼吸急促起来,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接着便是沉默,死一般的安静。

    他也保持着安静,躺在床上,看着屋顶。

    老式仿古的屋顶,上面还有一些挂饰,做工很精巧。

    微微转头,默默的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仿古的桌子、仿古的椅子、仿古的香炉看起来价值不菲的样子,还冒着青烟。

    淡淡的幽香传来,不远处一道镂空帘子,将房间隔开。

    隐隐可以看到对面有两个人,一男一女,女的坐在上首,男的坐在下首。

    让他有些疑惑:怎么回事?自己没死么?

    不可能,那种情况下,即便是神仙也活不成。

    很渴,想说话,张不开嘴,四肢无力,但能感觉到身体在慢慢的恢复知觉。

    “这就是父亲让我和杨默成亲的原因?”

    就在他疑惑的时候,帘子那边有人说话。

    是那个女子,声音很温柔,也很好听,但温柔中却带着坚毅,让人十分好奇她长什么样子,却又不敢窥视。

    “是,国公说,杨公子是北隋仅剩的宗室,龙城王年事已高,又身患重疾,膝下无子,就算登基大宝,也时无多日。”

    刚刚说话的男子十分谦逊:“朝中已经派人请龙城王入京,一旦入京之后,国公断定,龙城王必然要将杨默收为义子,到时候他便是新朝的太子。”

    “那我李家与柴家的婚约,父亲打算怎么处理?”

    女子说完,男子犹豫一番,继续说道:“大小姐,卑职来之前,大公子让我给您带一句话。”

    “什么话?”语气有些不耐烦,好像她已经猜到自己的哥哥要说什么。

    “屋内昏迷不醒的杨默虽然是皇室旁支,家道落魄,样貌品性也不如柴公子,但此事关乎我唐国府一脉未来百年基业,万望大小姐要以国公为重。”

    男子说完,低头不敢直视眼前这位年纪不大,武艺能力却丝毫不比两位公子差的大小姐。

    又是一阵沉默。

    “杨默?屋内昏迷不醒?是在说我么?”

    躺在帘子后床上的男子又开始疑惑:周围好像也没有其他人了。

    脑子里蹦出两个词来:穿越,重生...

    “好,去准备吧...”

    只是对面并没有给他太多思考的时间,帘子后面的女子冷冰冰的说道。

    “是,卑职这就去准备...”

    男子说完,快步走出房间,小心翼翼的关上门。

    屋内再次陷入了安静。

    一隔帘子,挡住了自己与女子。

    “你醒了么?”

    许久,帘子那边传来声音。

    “嗯,刚醒没多久,渴的难受,见你们在说话,就没有要水喝。”

    “你准备准备吧。”

    “准备什么?”

    “定亲...”女子说完,忽而感觉满腹的委屈与不甘心,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因为家族的未来,父亲的权势,她就要和一个从不认识的人成亲。

    万一父兄赌错了?

    他不会成为太子怎么办?

    可即便赌对了,他成为了太子,乃至于日后做了皇帝,那又如何呢?父兄会让他在那个位置上一直坐下去?

    到时,自己的命运又会如何呢?

    “定亲?和谁啊?”

    听着对面男人假装糊涂的问话,女子愈发的烦躁,心中忽而升起一股冲动,看着旁边挂在墙上的佩剑,目露杀机。

    “和我!”

    她咬着银牙,站起身将握住佩剑,忍住了杀意,快步走出房间。

    “哎,给点水喝成不成?”

    -------------------------------------

    三天后,他坐在花园里看着周围的花团锦簇,以及忙忙碌碌的人,无奈的叹了口气。

    水最后喝到了,那天坐在床上没多久,就有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提着一坛子水进来了。

    扔在桌上,临走之前还冲着自己怒哼一声。

    喝完水出了房门,也没人拦着他。

    院子很大,古香古色,眼前来往仆人的穿着打扮,以及院子外面街道上的行人着装和周围建筑,无一不证明他穿越到了古代。

    至于说现在自己是谁,也已经确定,甚至他还给现在的身份写了份简介和点评。

    姓名:杨默(很普通的名字)

    国籍:北隋(从没听说过的朝代)

    职业:编草鞋(可以,失传已久的技术活)

    家境:父母双亡,没车没房(更可以了,穿越者标配的不能再标配的设置)

    身份:北隋开国皇帝第三子孙子的玄孙,血脉已经淡薄到说出来招摇撞骗,自己都脸红的地步。

    ...

    当然,他现在能坐在这里,也是因为这个身份。

    就像刚醒来时听到的对话里说的那样,前几天,皇帝带着文武大臣和皇室宗亲去祭天祈福。

    结果福没祈来,却祈来了陨石。

    突如其来的陨石直接把皇帝和满朝文武,以及整个皇室宗亲一波带走。m.

    听起来很扯,却是事实,就像他穿越一样,更扯,却同样是事实。

    只不过这件事,还没有多少人知道。

    北隋宗室团灭了,他这个记录在册的皇室宗亲,瞬间金贵起来——因为装病没有参加祭奠仪式,侥幸逃过一命的唐国公李渊第一个盯上了他。

    李渊听从大儿子的建议,火速派人去燕州将自己劫持,送过来和他女儿——李秀宁成亲。

    没错,要和自己定亲的正是历史上鼎鼎大名的平阳昭公主李秀宁,也是历史上唯一一个去世后有谥号的女子。

    得到这些信息,他原本以为自己是穿越到了隋末唐初。

    但这几日翻看书房里的史书,又觉得有些不对劲。

    这个世界的历史里没有三国,汉朝的历史也很怪异,很多熟悉的人都没有记载史册。

    比如,建国的皇帝不是刘邦,也没有汉武帝,倒是有个叫卫青的,但名声并不显赫,正史没有记载,野史里也只是一笔带过。

    也没有霍去病。

    汉朝延续了五百多年,然后被一个叫南魏的国家灭了,南魏倒是和历史上的晋差不多,乱了很久灭国了。

    紧接着类似十六国南北朝的战乱,折腾了很多年,最后被北隋统一了。

    这个世界的北隋并没有两世而亡,反而坚挺了很久。

    但从时间上来看,自己现在处在的历史节点,又和前世隋末唐初差不多。

    社会发展进程还有周边那些游牧民族们,也都类似。

    这就让他很是迷糊,自己到底来到了一个什么世界。

    但不管来到什么世界,他已经成为了杨默,不管自己承认不承认,周围所有的人都认为他是。

    “杨默,你与小姐定亲那日,小姐说的那些什么白头偕老的话都是仪式话,你不能当真。还有,我劝你要认清自己,好自为之。”

    比如那天给自己送水的壮汉,一见到他就直呼姓名,毫不客气。

    仿佛这个叫做马三宝的壮汉认为,用这种方式可以提醒自己,不要忘了杨默只是个织席贩履之徒,配不上他们家小姐。

    只可惜这个世界的历史上没有刘备,不然的话,杨默就可以用莫欺少年穷,刘备也编过草鞋,最后不也当了皇帝的事鞭策他。

    “你虽然在宗室里挂着名,但以后就是我们李家的赘婿!”

    马三宝对自己有敌意,杨默可以理解。

    他原本是柴绍的人,但李家与柴家有婚约后,柴家就把他连带着聘礼送了过来。

    虽然现在已经是李秀宁的仆从,但心还是向着柴绍的。

    对自己这个抢了他少夫人兼主人的家伙没有任何好感,也在情理之中。

    “三宝啊,我以后即便是赘婿,那也是你家小姐的夫君不是,你对我稍微客气一点,不要每次我一说口渴,你就提一坛子水来。对了,我是赘婿的话,你知道你是什么么?”

    这种憨人,杨默是懒得和他生气的。

    “你说我是什么?”

    三宝语气很不屑。

    “你是聘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