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世家之论

杨默差点被王夫人这句话惊过去。

    好家伙,果然不愧是能够辅助一个落魄宗室当皇帝的狠人,办起事来直接了当。

    “这倒是不用,我倒是觉得咱们还是想一想怎么说服她才是正事。”

    王夫人反倒是有些不开心:“学长,你这就有点不是成大事的样子了,穿越者回到古代,不睡几个姑娘,那还叫穿越者么?”

    杨默捂着脑袋,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和这位威猛的老学妹交流。

    这话说的很有道理不假,但自己和李秀宁关系现在虽然也不错,但还没有到可以彻底坦衣相待的地步...

    “夫人这话,说的未免有些武断了...”

    但王夫人明显没有转移话题的意思,杨默只好硬着头皮继续聊下去。

    “怎么武断?学长是想说我么?”

    王夫人一说起从前,语气颇为不屑:“我年轻的时候,什么皇子、将军、天下第一才子、什么冷面剑客,傲娇公子,全都拜倒在老身的石榴裙下。”

    “为了得到我的宠幸,冷面剑客还和傲娇公子俩人单挑呢。”

    言语之中三分不屑,三分得意,三分回忆,还有一分不为人知的伤感。

    杨默双手在脸上揉了揉,他着实是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和王夫人继续深聊。

    但王夫人却意犹未尽,甚至感慨道:“哎呀,公子,也是你的命有点不好,老身穿越过来的时候,整个世界就我自己一个穿越者,拿的又是爽文大女主的剧本。”

    “那是想杀谁就杀谁,想睡谁就睡谁,天下的好男子任由我挑选。”

    说到此,看着杨默,叹了口气:“公子拿的却是赘婿剧本,而且还是赘婿绝境剧本,生存环境极其的恶劣...”

    杨默苦笑不得,这位老学妹啊,杀人诛心果然是个中好手。

    自己人都不放过的。

    “经过今日,如果秀宁真的要离开洛阳的话,太原之事,她多半会交给我来打理...”

    杨默只能强行转移话题:“只是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办。”

    若是在其他人面前,杨默断然不会这么说,毕竟下面的人全都要仪仗他这个主心骨。

    他如果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李白等人更没有什么想法了。

    但在王夫人这里,杨默却不需要任何的隐瞒。

    “老身想要让你接受太原事务,也就是为了让公子能够切身体会一下。”

    王夫人见杨默转移话题,虽然有些遗憾,但却也知道现在不是深聊这些的时候。

    “公子与这些王侯将相们最大的差距在哪里呢?”

    “还请夫人明示。”

    杨默十分恭敬的行了一礼,王夫人心安理得的受了。

    因为接下来的话,确实是王夫人最担心的。

    “就是对封建王朝的适应性...”

    王夫人面露忧虑:“这些王侯将相们,前世里要么是一国之宰相,要么是六部之大臣,还有很多打了一辈子仗的名将,更不要说那些开国的皇帝...”

    “他们都是咱们前世历史中青史留名的人物,每一个都是人中之龙。虽然来到此朝,孑然一身,没有势力、没有地盘,也没有部下,但北隋终究还是封建社会,他们会很快的适应...”

    杨默跟着点了点头,这一点他有切身体会。

    比如身边的李白就是嘴现实的例子,他可以明显的感觉到,李白来到太原这段日子里,几乎完美的融入。

    很多时候自己和马三宝说话,三观很是不同,但李白和他却沟通很畅通。

    最直观的感受就是,俩人对待下人从来都不把他们当成和自己平等的人对待。

    再说难听点,在杨默的角度看,他们俩有时的行为,都没把下人当人。

    虽然马三宝是奴隶出身,但他现在翻身当了官之后,并没有对下人太好。

    甚至还出现过,下人犯错他直接就要拿鞭子抽打的举动。

    自己为此狠狠的骂了他一顿,马三宝郁闷了好几天。

    连李白都过来问自己,为什么要骂马三宝。/

    あヤ~~(ωωω).(1).com<

    自己说明理由后,李白直接无语,说他不仅没有帮了那下人,反而害了他。

    杨默十分不解,后来才知道,下人也没有把自己当人。

    自己阻拦马三宝打那个犯错的下人后,那人直接吓病了。

    恍恍惚惚好几天,万般无奈之下,马三宝把他抽了一顿,他直接活蹦乱跳起来。

    这件事给杨默的三观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见杨默若有所思,王夫人知道他一定遇到了自己最开始遇到的事。

    “但我们却很难适应...”

    “想必你也遇到过类似的事吧...”王夫人叹了一口气:“刚来此朝时,我成了卢家的大小姐,有一个丫鬟打碎了卢老爷心爱的茶碗,卢老爷要打她,被我拦下来,结果第二天那丫鬟就投河自尽了...”

    “原因也很简单,那丫鬟一家都是卢家的佃户,她犯了错却没有得到惩罚,很是不安,唯恐连累到家人...”

    “我们太在乎人命,但是他们不在乎,从上到下,皇帝也好,乞丐也罢,他们谁都不在乎...”

    王夫人又道:“就像你和赵知州在府衙中的对峙,看起来你站在大义上,结果也很好,但在此间,赵知州做的才是正确的。”

    杨默听到这话,心里有些抵触,但不等他说话,王夫人道:“公子想过没有,如果没有李家的支持,没有王家的支持,太原怎么可能容纳下那么多的流民,又怎么可能有这么多的药物治疗他们?”

    王夫人无奈的摇了摇头:“为了救助这些流民,老身把王家药铺这十几年的家底全都掏了出来...”

    “啊!”

    杨默方才知道,原来救助灾民的背后,王夫人居然还默默付出了那么多。

    “杨默多谢夫人仗义出手...”

    王夫人摆了摆手:“我说这些不是为了表功,只是想让公子明白一件很残酷的现实。那就是我们和那些帝王将相们在面临同样的问题时,他们的思考方式会比我们更适应这个时代。”

    “其实支持公子,我什么都不担心,就担心公子会变成圣母。”

    王夫人注视着杨默,杨默苦笑道:“杨默虽然不才,却还没有这般迂腐。”

    “这个时代的圣母,并不代表不杀伐果断。敢问公子,你可曾想过,有朝一日权在手,要让天下所有的奴籍恢复自由身,让天下百姓都有属于自己的土地?”

    “呃...”杨默一愣,这事他还真想过:“奴籍恢复自由身,不就可以解放生产力。土地给百姓,这不是一件无往不利的大杀器么?”

    “是,但这样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奴仆们惶惶不可终日。农民们不会种地了...”

    杨默前世里并没有学过经济学,也没有学过什么相关的科目,但从他朴素的认知中却觉得不应该是这种结果。

    “这怎么可能呢?”

    王夫人也跟着笑道:“对啊,这怎么可能呢?”

    “他们为什么还要造反呢?”

    “造反?”

    杨默更加诧异,王夫人恢复了慈眉善目:“对,当初我曾在平州试验过,结果平州的百姓造反了,和地主豪强一起,造我的反。”

    杨默惊讶的说不出话来,这和他想的完全不一样。

    “你想将土地分给百姓,该怎么做呢?肯定是要从世家豪族手中将土地夺走对吧。”

    王夫人对杨默的疑惑并没有任何的意外,杨默也跟着点了点头。

    “你看,第一步就行不通了,因为你如果真有了从世家豪族中夺走土地的实力,那这实力一定是世家给你的。”

    “这...”

    不等杨默反驳,王夫人道:“我现在和公子合作,是因为我们都是穿越者么?不是的,是因为我代表王家,北隋最大的十个世家之一,想要扶持公子,为什么扶持公子?无非是获得更大的利益。”

    “公子现在已经在和世家合作了,随着你的实力越来越大,和你合作的世家会越来越多。”

    “你可以削弱,打压世家,但如果你要从根子上斩杀世家,世家豪族会像支持公子一样,再去支持另外一个人,来取代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