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王家的赌注

一番话说的杨默哑口无言,更是陷入了沉思。

    “咱们再继续说,就算公子没有世家的支持,也一统天下...”

    王夫人假设不下去了:“太难了,如果真要这么做的话,你不光要面对那些王侯将相,还要面对和这些王侯将相捆绑在一起的世家们。”

    “除非我拥有前世的生产力...”

    杨默又不是傻子,王夫人把话说的那么清楚,他如果对形势还有什么误解的话,白在亚丁湾混了那么多年。

    “何其难也,想要在一个完全不具备工业发展的基础的土地上,把生产力提高到前世...十分之一,都是不可能的事。”

    王夫人自嘲一笑:“不瞒公子,我曾经也意识到世家的存在,只会让百姓过的更苦,便想过简化繁体字,用来提高百姓识字率...”

    说到此,像又是想起了伤心之事,略微一叹:“为此还专门包装出一个文圣出来,让他提升了印刷术和造纸术的工艺,结果就因为他提倡简体字,没多久就被人暗杀了。”

    “按理来说,这等功绩是可以青史留名的,但历史之上却把他的所有资料全都删的一干二净。”

    王夫人轻蔑的一笑:“那人死了之后,我方才大彻大悟,明白靠着自己一己之力,就算拥有了一个言听计从,对我百依百顺的皇帝,拥有了天下无敌的军队,也是无法和历史的进程对抗的。”

    “所以我与世家和解了,打败不了他们,就加入他们,然后徐徐图之。”m.*^.com/m.q^.c^om/

    王夫人眼睛中迸发出斗意,声音也跟着有些激动:“创建科举之制,算是我对抗世家最大的成就,只可惜我终究是个女子,在这个以男人为尊的世界里很多事力不从心。”

    听着王夫人说着往日的经历,又听到科举是她所创,杨默心中也跟着有些激动。

    但激动之余,王夫人说的这些话,让他想明白了很多。

    “夫人之言,杨默受教了。”

    杨默站起身,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王夫人见他把自己的话听进去了,甚是欣慰。

    “不过公子也不必太过悲观,有些事谁也预料不准。”

    王夫人说着,从怀里掏出那个小册子:“没什么用的大道理说的差不多了,接下来咱们说点正事。”

    她将小册子递给杨默,杨默接过来。

    刚刚他就对这个小册子很是好奇,还在奇怪为什么王夫人第一次拿出来的时候不愿意给自己。あヤ~~(ωωω).(1).com<

    想来世家之论算是对自己的一次考验,若是考验合格,这个册子就会给他。

    “这里记录着我这些年在各地养的冷灶,还有一些穿越者,不过三个月的时间,也没有搜集多少。”

    王夫人一边说,杨默一边打开册子。

    前十页全都是穿越者的资料,但其中八个他都已经知道,自己甚至也榜上有名。

    让他意外的是剩下两个,一个是辛弃疾,另外一个则是项羽。

    而且辛弃疾还是在平阳发现的。

    平阳,可不就是柴绍的地盘么?

    忽然之间,杨默想通了一件事。

    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柴绍曾经给李秀宁写过一首诗:去年今日此门中。

    这件事一直让杨默很是奇怪。

    崔护的年代要晚于宋之问,为何他会知道自己前世死后诗人的诗?

    看到辛弃疾这三个字,杨默明白了。

    定然是辛弃疾告诉他的,至于说为什么没有告诉宋之问其他的诗,杨默虽然不清楚,不过既然辛弃疾在平阳,柴绍现在在自己手里,那就很简单了。

    至于说项羽也出现在这个世界,杨默也不奇怪。

    知道虞姬的时候,他就想过,虞姬在,霸王会不会也来了呢?

    果不其然来了,而且还是在济州出现。

    济州...项羽会不会和张角搅和在一起了呢?

    见杨默停在了项羽的那一页,王夫人道:“项羽只是疑似,并没有确定,不过我觉得应该就是他了,跟踪他的三个人,全都被打伤,这种勇武,不是一般人能拥有的。”

    “至于说辛弃疾...”王夫人顿了顿:“公子打算怎么处置柴绍呢?”

    “夫人的意思呢?”

    杨默并没有直接回答,从册子上收回视线。

    “胆敢和穿越者作对,那自然是死路一条,明日一早,把他扒光了挂在旗杆上,晒他个三天三夜,然后再抽筋扒皮,最后五马分尸,以儆效尤。”

    王夫人说的狠毒无比,杨默却无奈一笑:“夫人就不要拿杨默说笑了,柴绍虽然得罪了我,但宋之问已经被我杀了。所谓杀人不过头点地,我本身就抢了人家的媳妇...”

    “所以柴绍,稍微惩戒一下,然后就放他回平阳,将辛弃疾还回来。”

    杨默知道王夫人又是想借着柴绍考验下自己,因此整理了下语言:“毕竟李家现在并不好过,不能再多树敌人,柴李两家又是世交,我若是杀了柴绍,对两家都不好交代。”

    王夫人满意的点了点头:“公子能这样想,老身甚慰。”

    说完示意杨默继续往下翻,杨默也有些好奇,王夫人这些年烧的冷灶是哪些。

    “咦?”

    看到接下来的姓名,杨默十分的意外:翟让。

    又翻了一页:李密。

    再翻第三页:王世充...

    连续翻了好几页,全都是前世里隋末唐初起兵造反过的风云人物。

    “虽然北隋和前世的隋朝政治环境全然不同,但这些人物却还都是在的,当然现在他们都还没有什么反心,一个个也都是良民,我这些年里暗中资助他们,也从未提过要求。”

    王夫人详细的解释着:“但以后的事,谁能说得准呢?”

    “夫人高瞻远瞩啊。”

    看到这些人的姓名,杨默算是明白过来,其实自己也是王夫人烧的一个冷灶。

    如果说非要有什么特殊之处,应该就是最大的冷灶了。

    不过这件事细细说来也很有意思。

    王夫人作为当朝最大的世家之一,按理来说,最是希望朝堂稳定,海内升平的。

    毕竟只要一打仗,商贾出身的王家的生意势必会受到损害。

    但王夫人还是在暗中资助这些家伙们,所图的无非就是这群人真有成事的那天,王家依旧可以保持现在的地位。

    杨默暗中算了算。

    翟让、李密、王世充、李家,现在又是自己。

    这还是他知道的,背后不知道的又有多少呢?

    不管以后这些人中,谁能笑到最后,王家都不会吃亏。

    让李世民都很头疼的世家,果然是有够难缠。

    “这册子里的人,并不知道资助他们的是王家,从今日起,老身就全都交给公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