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士为知己者死

言至于此,杨默也不再多说,王家的诚意很足。

    王夫人让杨默将地图取下来:“长安的消息,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明早秀宁也会收到。”

    杨默点头认可,毕竟李家的消息传递一直都畅通无阻。

    王家有死士,李家也是有的。

    又说了一会话,李白前来敲门。

    “杨大哥,府上有人来传话,说李娘子来不了了。”

    声音有些着急。

    打开门让他进来,李白先是给王夫人见了礼,而后将杨默拉到一旁:“大哥,好像出大事了,三宝兄弟连马都没有下,撂下一句话就直接走了。”

    杨默转过身和王夫人对视一眼:看来李秀宁是也得到消息了。m.*^.com/m.q^.c^om/

    王夫人表面很淡定,说了句公子有事请自便的话。

    等杨默和李白一离开,她独自坐在椅子上,心里突然萌生出一种属于自己的时代消失了的感觉。

    根据之前的情报,她分析的是庆王最不济也可以坚持一年才完蛋。

    结果一个月都没撑住就直接倒台了。

    刚刚分析的,长安的消息最快明天李秀宁方才能够收到消息。

    却没有想到,今天晚上消息就到了。

    看着依旧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赵山,想着自己的病,叹了一口气。

    看样子,自己在这个时代的日子,不多了啊。

    她走了之后,杨默能够护得住王家么?

    穿越以来第一次,王夫人心里对未来产生了恐惧。

    -------------------------------------

    杨默回到国公府的时候,整个国公府灯火通明。

    有文书模样的人,还有身着轻甲的将军,每个人脸上都挂着急色,匆匆而来。

    偶尔有认识的互相交谈,也是询问对方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些人大多不认识杨默,目光只是在他身上扫了下,便没再注意。

    看来李秀宁这是要调兵遣将,准备前去支援洛阳了。

    跟着众人走进院子,马三宝见到杨默,赶紧迎上来:“姑爷,你可算回来了,出大事了。”

    “我知道,皇帝驾崩了。”

    杨默也没打算瞒他:“刚刚在王家的时候,王家也得到了信。”

    “啊...”马三宝一愣,随后脚步跟着杨默往大厅里走:“王家的消息也是够灵通的,听小姐说,这次可要天下大乱了。”

    “皇帝死了?”

    李白差点跳起来,这一路上,他只顾着和杨默一起奔驰,也没有想到杨默居然提前知道了,因此没问。

    “那岂不是说,杨大哥就要去长安当皇帝了?”

    杨默和马三宝一顿脚步,看傻子般看向李白。

    “庆王还有儿子呢,而且这次政变,听说就是二皇子发动的...”

    这原本是特级机密,但在马三宝眼里,已经和杨默结拜的李白属于自己人,可以共享。

    “管他是谁发动的,二皇子发动的不更好?咱们定他个弑君之罪,然后带着大军以勤王的名义去长安,到了长安,杨大哥把皇位一坐,岂不美哉?”

    李白哪里管那么多,在他看来,皇帝本来就是杨默的。

    早晚他们都要去长安把皇位夺过来。

    说话间已经走到了大厅门口,看着正堂身着盔甲的李秀宁脸上无比的严肃,杨默轻声道:“不要胡说八道,李娘子肯定有安排。”

    大厅内早就已经坐满了人,左边最上首的是赵洪,右边一排则全都是武将打扮,定是太原三大营的将领。

    杨默见文官武将泾渭分明,想了想,转身吩咐李白去把蒙恬叫来。

    而后跟着马三宝走进大厅,李秀宁见杨默进来,心中稍微有些心安。

    看了看武将席中间空着的位置,示意杨默坐那。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李秀宁这么安排,但杨默却还是坐了下来。

    愣了一会,人到齐了,马三宝站在议事大厅门口,防止有人靠近。

    “刚刚收到消息,皇帝驾崩了。”

    李秀宁也不墨迹,直接开门见山。

    原本就一直猜测发生什么事了的众人听到这话,全都愣住。

    连已经做好最坏打算——造反的赵洪,脑袋里都一片空白,失声道:“什么...陛下...不...庆王...”

    “对,驾崩了,十五日之前的事,朝廷一直封锁消息。”

    李秀宁的心情也很复杂,直到现在她都没从这个消息中恢复过来。

    紧接着她有看向杨默,有些不忍:“政变发动者杨芳通过宗室将杨公子的宗室身份革除了。”

    众人的目光又全都向着杨默看去。

    杨默虽然有些意外,却没有太大的震动。

    庆王登基之后,他这个宗室的身份就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了。

    杨芳连自己的亲老子都敢杀,革除自己的宗室身份,着实不值一提。

    和王夫人谈了那么多,他更加认清了现实:自己有实力,即便不是宗室,也可以决定皇位上坐的是谁。

    自己没有实力,就算和庆王一样当了皇帝,也会被人宰了。

    现在他想别的都没有什么用,积攒自己的实力才是最重要的。

    见杨默十分淡定,李秀宁松了一口气,原本烦躁的心慢慢恢复平静。

    “李家现在退守洛阳,洛阳城内有三万守军,朝廷很可能将弑君之罪定在李家头上...所以父亲命我带兵前往洛阳。”

    李秀宁说完这句话,坐在左边的武将们眼睛全都亮了起来!

    他们全都是李家的心腹,自从国公父子去长安之后,早就做好了随时造反的准备。

    因此听到这话,不仅不害怕,反而十分兴奋!

    建功立业的机会来了。

    但是相对于武将们,左边的文官脸色有些难看,不少人更是对视一眼,皱起眉头来。

    他们虽然也都做好了跟着李家造反的准备,但现在太原城内流民太多,光是处理他们就已经让他们焦头烂额了。

    如果真开战...

    粮草准备和人员调度工作,让他们心里不是很有底。

    “三大营中武畏、长红两营随我去长安,今晚开拔。”

    不理会众人的表情,李秀宁朗声道:“其余各军即日起进驻太原城内。”

    看向赵洪:“城内一切政务由赵知州负责。”

    又看向杨默:“军营之事,由杨默统筹。”

    众人一齐侧目,向着杨默看去。

    见有人好像有意见想要表达,李秀宁又道:“此乃父亲军令,所有人不得违抗!”

    杨默也有点意外,没想到居然如此的顺利,但是一想到王夫人的安排,他站起身:“杨默不懂军事,不敢应接。”

    “但军务负责,杨默保举蒙恬,统领太原军队。”

    “蒙恬何德何能,能统领太原军队?若是有失...”

    赵洪本就对杨默统领军务有些不满,听到他自己不做,又推举蒙恬,心中怨气更盛。

    “举荐蒙恬,杨默愿以项上人头担保!”

    杨默直接打断他的话,目光凌厉,甚是骇人。

    而此时,李白正带着蒙恬走到大厅门口,听到此话,蒙恬浑身一颤,看着大厅内杨默的背影,心中油然升起一种士为知己者死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