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进军洛阳

李秀宁的心情也很是复杂。

    经过今日之事,她能够明显感觉到自己与杨默的感情更深了一些。

    深到什么程度自己也不清楚。

    只是知道,自己开始对他有期望了。

    即便如此,她对父亲的命令还是很疑惑。

    让杨默负责太原的军务,是李渊着重要求的。

    李秀宁想不通,父亲与杨默从没见过面,只是通过自己的转述对杨默有些了解。

    如果让她决断,如此紧要关头,自己也不管将如此大的事交付给杨默。

    为何父亲却如此相信他的能力呢?

    应该不是父亲的决定,而是大哥或者二弟。

    一想到李世民,李秀宁想起之前自己这个二弟给自己的信件里提到杨默绝非久居人下之辈。

    今日的表现,足以说明李世民的判断是正确的。

    那么让杨默统领太原军务,多半是二弟世民的主意。

    她在想着,马三宝进来通报蒙恬在外等候。

    “请蒙先生进来。”

    李秀宁收拢思绪,不管让杨默统领太原军务是父亲还是二弟的主意,既然以军令的方式送到她手里了。

    那她也没必要想那么多,按照军令执行就行了。

    “蒙恬见过将军。”

    走进大厅,蒙恬并没有向着杨默看去,反而神色平常的向着李秀宁行了一礼。

    这种场合不是私下,而是决议太原军政要务的场所。

    蒙恬本能的进入了角色,见到李秀宁自然不会口称李娘子。

    “将军在上,此诚危急时刻,国公有令,杨默本该感激涕零不敢推辞,只是军务方面确实一窍不通,但城内有蒙恬在,若由他统领太原军武,必保不失。”

    杨默神色决然,一副丝毫没有商议的样子。

    李秀宁有些犹豫,父亲的军令确实是不该违抗的。

    但这些日子里她虽然和蒙恬等人并没有太多的接触,但却也知道杨默手下这些门客十分有本事。

    别的不说,那个叫做盖聂的剑术,只怕是当世少有。

    今天见到蒙恬舞枪,又听其对济州军的判断,标准的军伍老将。

    确实比杨默统领军队要更加合适。

    李秀宁忽而想到一个可能:如果真的是二弟世民举荐杨默统领太原军务,是不是意有所指呢?目的实际上是让蒙恬担任太原真正的军武负责人?

    毕竟以现在来看,委任了杨默,他也会交给蒙恬。

    越想越觉得可能,最后以至于李秀宁认为这就是让杨默统领军务的真正原因。

    只不过世民是如何知道蒙恬的能力的呢?

    “若如此,父亲那里只怕不好交代。”

    李秀宁自然不能直接违抗军令,斟酌了一下。

    杨默道:“所谓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国公既然瞧得起杨默,太原之重杨默自然不敢推卸。这几日里在下一直跟着府衙处理流民之事,颇有些心得,不如去赵知州手下做个副手。”

    赵洪一听这话,胡子直接气飞,刚要拍桌子砸板凳发泄自己的不满,却被旁边的下属,太原同知暗暗拦住。

    随后给了他一个不要拒绝的眼神。

    太原同知姓李,乃是李家的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远房亲戚,因为有些才学,投靠李家之后,李建成便举荐他做了一个同知。

    这位李同知知道赵洪与李渊的私交很好,因此对赵洪十分敬重,再加上平日里主动为赵洪分担许多政务,因此也很是受赵洪的信任。

    见自己的心腹下属阻拦,赵洪虽然有些不悦,但常年的信任还是让他压住了心中的怒火。

    “或者杨默虚领太原军务总管,由将军任命蒙恬为副总管,实统太原军务。”

    杨默这些话,让忠于李渊的这些部下心中虽然有些不爽:国公的军令岂是讨价还价的?

    可不爽之后,对杨默又多了七分欣赏:他接着军务总管后也可以这么做,谁也不会说什么。但却在此说明,足见是一心为了太原。

    尤其是身后这些李家的家将们,他们最是讨厌绕弯子的人,杨默直来直去,着实很对他们的胃口。m.*^.com/m.q^.c^om/

    众人的表情李秀宁坐在台上看的清楚,见众人没有什么意见,洛阳的军情如火,耽误不得,当下点了点头:“好,事急从权,就这么办吧。”

    当下从一旁的桌上拿起调令来,左右文官武将全都跟着起身。

    命令完毕,准备多日的太原政务军务系统彻底运转起来。|.

    天还没亮,武畏和长缨两营已经在城外集结完毕。

    李渊的军令是见令开拔,要尽快赶到洛阳,因此全城的马匹全都被两营征用。

    “公子,军令来的太着急,有些事还未和公子详说。”

    众人和李秀宁见了礼,全都知趣的退到一旁,李秀宁身着盔甲,手托头盔,坐在马上看着杨默。

    “太原和庄子全都要公子费心了。”

    杨默看着眼前一丝忧愁凝在眉间的李秀宁,心里也想了很多。

    但千言万语只有一句话,自己终究还是太弱了,很多事由不得他,这种感觉让人很是不舒服。

    “杨默份内之事,称不上什么费心。”

    看着愁眉不展的李秀宁,杨默又道:“姑娘要保重才是。”

    “公子放心好了,洛阳应该不会有战事的...”

    马三宝前来回命,禀报前后三军全都准备就绪,随时可以出发。

    李秀宁嗯了一声,又道:“公子,赵知州虽然平日与公子略有间隙,但终归是父亲的挚友。”

    多余的话她没有说,杨默明白,这是让自己不要和他对着干的意思。

    想起王夫人关于救助灾民的话,杨默也觉得,赵洪这太原知州身上有自己很多需要学习的地方。

    当下表示让李秀宁放心,自己不会和赵洪起什么纠纷的。

    李秀宁见他面色平静,知道杨默说到做到,也跟着放下心,但略微有些迟疑,最后还是道:“至于说柴绍...”

    “姑娘放心,杨默也不会为难他,毕竟柴李两家世代相交,现在更不能有什么变故。”

    杨默回答的也很爽快。

    李秀宁微微一愣,她本想说,柴绍此番做的确实过分,公子若是不解气,狠狠打他一顿便可,只要留条性命就成。

    没想到杨默居然如此通情达理,让她意想不到。

    此时号角吹来,已经到了规定的出发时间,李秀宁虽然还有许多话想说,但时不待她,只是冲着杨默拱手作别:“公子保重。”

    而后一夹马腹,催马前行。

    马三宝跟在她身后,也郑重的向杨默行了一礼,紧接着跟随李秀宁消失在破晓的晨昏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