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和严嵩打经济战

出乎杨默的预料,李秀宁离开太原之后的半个月里,赵洪非但没有和自己为难,相反还一反常态。

    甚至日常商讨完政务之后,还会主动邀请自己去府中赴宴。

    杨默自然全都婉拒,但心里却开始泛起嘀咕来。

    去王府和王夫人一说这事,王夫人问了问前因后果。

    杨默自然是详细的把最近府衙之中的流程说了一遍:赵洪和杨默等人商议政务,杨默因为不熟悉,而且还抱着学习的态度,因此大多时候都是多听少说。

    说是商议,但更像是赵洪等人商讨,杨默在一旁围观。

    商讨出来一个方案后,赵洪笑眯眯的给杨默倒杯茶,说一番大意此事非杨公子去做不可的恭维话,然后杨默去执行。

    听完之后,王夫人很不以为然的告诉杨默,人家这是打算让你背黑锅,当然要对你客气。

    紧接着又说太原城内的流民越来越多,粮食虽然足够,但这些粮食可都是军粮。

    李秀宁在的时候,她是李家的军政一把手,可以全权负责粮食发放。

    出了什么事,自然是由她背着。

    但人家是李家的长女,又是李渊亲点的留守太原之人,天大的锅也没事。

    可现在李秀宁走了,粮食照常往外放,那么谁签字呢?

    杨默说他签字,王夫人哂笑道:“看到没,这帮封建王朝的官,办事之前第一个念头不是怎么把这件事办好,而是这件事办砸了,该谁来背锅。”

    “不用说,肯定是我了白。”

    杨默也跟着笑起来,只不过笑的有些无奈,在官场政治上,自己和赵洪比起来着实稚嫩的像三岁的孩子。

    “背锅就背锅吧,也算是吃一堑长一智,最重要的是灾民能吃饱肚子才是大事。”

    王夫人也跟着点了点头:“不过赵洪的水平也就到这了,以后就算李家夺了天下,他顶天也就是个知州。”

    “有王家给你撑着,这个锅还不需要你背,但这件事你得吸取教训。”

    王夫人俨然已经把杨默当成了弟子培养,一点一点的灌输着她和北隋这些官员们斗智斗勇的智慧结晶。

    “夫人,有件事我一直想不明白,想请教请教。”

    “但说无妨。”

    于是杨默把那么多灾民为何不以工代赈,而是养着他们的疑惑说了出啦。

    王夫人听完,连连摇头,略微有些斥责的语气告诉杨默,不要太想当然,以为知道点名词就可以套用在现实里。

    现在救治灾民,一人一天三碗粥,粮食消耗就和吓人了。

    让他们做工?一人一天三碗米饭,多出来的这些粮食哪里来?

    太原的粮食虽然多,但要是都供米饭,也供不起。

    然后做什么活?

    是官府的工程还是民间的工程,官府的工程,让哪个衙门去做?

    太原虽比不上长安,但在李家的治理下衙门还是不少的。

    即便每个衙门都有活,这些当官的给不给钱?

    很现实的事,以工代赈,你让谁去管理灾民?

    让各大衙门去,给人家钱么?不给钱多干活,他们肯定不乐意。

    不乐意还罢了,万一让再故意纵容灾民闹事,出了乱子谁负责?

    再说灾民,这些灾民吃饱了,谁能保证他们不生事?

    前世里元朝闹饥荒,就是以工代赈修黄河,结果修成了农民起义,直接给元朝灭亡踩了个加速的油门。

    最后就是太原的乡绅世家们了,一旦以工代赈,乡绅世家们肯定会凑上来。

    即便不凑,官府也得拉着他们。

    这帮人凑进来,会有出现很多事,比如有的世家不仅会提供饭,甚至还提供住的和工钱。|.

    看起来很好,灾民们一定会蜂拥而上,势必会出现内卷的情况。

    这时候,这帮世家乡绅们作恶的土地就来了,人口贩卖、以极低的价格和他们签卖身契,佃户契约。

    灾民们谁都不会考虑以后如何,唯一想的就是眼前活下去。

    出现这些问题该怎么办?

    谁去管?

    每个衙门的差役们全都在管理灾民工程的事,根本没有多余的力量去管理这些事。

    再者来说,就算差役们有空闲的时间,他们不和这群人狼狈为奸就不错了,怎么可能会管这些事。

    最重要的是,人口贩卖,在北隋是合法的:当然直接的人口贩卖是不合法的,但变相的,比如大户家买丫鬟、仆从,这些却是合法的。

    王夫人一桩桩一件件,摆在杨默面前。

    让原本以为以工代赈很容易的杨默瞪起眼睛来。

    难怪李秀宁很委婉的拒绝了自己。

    一想到当时自己信誓旦旦的给李秀宁说修路,杨默尴尬的只能喝水遮掩。

    政务这块,自己要学的东西,还很多啊。m.*^.com/m.q^.c^om/

    但转念又一想,突然发现了这些问题的解决办法。

    他从旁边拿起刚烧制好的玻璃——有了王家工匠的参与,玻璃研制的非常成功。

    因为在此之前,王夫人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就尝试过烧玻璃,但尝试很多次,都没有成功。

    杨默把自己记忆中的工艺流程说了一遍,王夫人恍然大悟,两边一对,原本就已经烧出雏形的玻璃成品就出来了。

    “夫人,按照你所说,想要以工代赈,需要粮食。”

    杨默拿起茶杯代替粮食放在桌上:“对,但是不能让所有的灾民都参与进来。”

    “需要钱。”

    杨默又把玻璃杯拿起。

    “对,但是治标不治本。”

    他将玻璃杯和茶杯放在一起:“那这个加上这个,能不能以工代赈了?”

    “可以,我想告诉你的就是这个。”

    王夫人说完,从怀里掏出一叠契约来,放在桌上:“咱们不仅要站着把钱赚了,还要把严嵩老贼想要靠着玻璃发财的美梦给他戳碎了。”

    杨默疑惑的拿起那些契约看了看,全都是太原各大世家乡绅们的手印。

    契约的内容也很简单,联合办玻璃厂。

    “夫人这是要?”

    “他想敛财,咱们也敛财,他想让玻璃走高端化,咱们就把玻璃做成白菜价。”

    王夫人又掏出一本书来:“这是我这些年想要做,却没干成的事,文科生啊,吃亏就吃亏这点,知道穿越者烧玻璃能赚钱,可就是烧不出来...”

    杨默又接过来翻了翻,满脸愕然,王夫人想要干的事还真多,几乎是想把前世整个工业体系搬过来。

    只可惜一件都没有完成,全都是半成品——半成品都算不上,顶多就是个构思。

    甚至杨默还看到了冰淇淋的计划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