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商业上的展望

冰淇淋这东西倒也不是不能做,杨默斟酌着这件事的时候,王夫人在一旁听了很是兴奋,连忙问你有法子么?

    杨默摇了摇头,冰淇淋没做过,但是夏天造冰倒是可以的。

    王夫人连连应声:“对对,我想了半辈子了,夏天造冰是可行的,但就是不知道用什么原材料,还有制作可乐啊...”

    她突然感伤起来:“哎,这辈子临死之前能再和一杯冰冻肥宅快乐水,那是再美不过的事了。”

    杨默表示自己对造可乐是一窍不通,但对制作炸药武器却是个中好手。

    而且顺带告诉王夫人,夏日制冰也很简单,只要有硝石就可以。

    王夫人先是一愣,随后一拍大腿:“硝石!对,对,就是硝石!”

    这两个字她想了大半辈子,一直没想起来。

    时常还懊悔,上一世为什么喜欢看那些卿卿我我,恩恩爱爱的言情小说,在学习的大好时光没有把精力放在工科上。

    当时但凡看那么一两本百科全书之类的东西,来到此朝,也不会成为撩汉女王,而是成为青史留名的工业女王了。

    但后悔归后悔,事已至此再后悔也没有用。

    好在现在有了杨默,算是可以弥补自己在工科上的不足。

    王家有专门和西域诸国做生意的商队,和辽国做生意的商队也有。

    这几个商队其中一个生意就是皮货,这些游牧民族们硝制羊皮、牛皮或者兽皮,需要大量的硝石,而盛产硝石的盛州,就在辽国境内。m.

    硝制上等的兽皮,价格高一些。

    简单粗暴硝制的兽皮,价格低一些。

    每次王家的商队总是买一车上等兽皮,然后再买几车便宜的兽皮,回到太原之后,自己再进一步加工硝制。

    因此王家在太原有专门硝制皮货的作坊,堆积了很多硝石。

    派人取来之后,杨默挑选出看起来质地很不错的。

    然后将硝石碾碎了,过程之中,正巧王营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

    自己这个便宜的三弟这两天取代了李白的位置,整日里跟着他。

    免费的劳动力来了,杨默直接把碾磨硝石的活扔给他,擦了擦手,取来一个铜盆,放上清水。

    想了又想,又让人取了一个水缸,也灌满了清水。

    随后将铜盆放进了水缸里,悬浮水面。

    王营在碾磨硝石的过程中,一直不断询问杨默要这玩意干什么,是要硝制羊皮么?

    问了两句,杨默还没有回答,王夫人就有些不耐烦了。

    用拐杖打了他一下,让他不准说话,好好干活。

    硝石研磨好,杨默将硝石捧在手里。

    王营在一旁伸着脑袋看着,王夫人严肃的告诉他,不要眨眼,见证奇迹的时刻就要到了。

    杨默没有去管祖孙俩,小心翼翼的先放了一些,王营瞪大了眼睛,想要看一看究竟是什么奇迹。

    随着硝石不断往里面放,铜盆里的水有了变化。

    最开始的时候,铜盆底端先是出现密密麻麻的蜘蛛网状的白色条纹,紧接着条纹越来越密。

    现在正是九月初,虽然已经过了夏天最热的时候,但秋老虎依然很骇人。

    王营碾了没一会,就大汗淋漓,眼睛注视着铜盆,脸上的汗水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乖乖!”

    看着铜盆里的水慢慢变成冰,年少不甚好读书的王营一双眼睛瞪成了牛眼。

    更是伸出手来,尝试着点了点已经开始成冰的水面。

    “真的是冰!是冰!”

    夏日里见到冰,对于他这种世家子弟来说,并不算什么稀罕的事。

    王家的冰窖里藏着的冰,就算是用十年也用不完。

    但那些都是冬天里储存下来的,总是用一点少一点。m.

    虽然次年冬天还会在补,但这等白日生冰,王营活了那么大,莫说是见过,就算是听都没听说过。

    “大呼小叫什么?”

    王夫人又是以拐杖打了下他的大腿,王营刚才止住了惊呼,但整个人依旧处在不敢相信的状态。

    一张小脸已经不知道该呈现出什么状态,看了看祖母,又看了看大哥,嘴里喃喃自语:“这可是冰啊,水直接就成冰了。”

    用硝石造冰,虽然是第一次,但效果比自己想的要好,杨默很是满意。

    “西域应该有葡萄美酒吧。”

    杨默看着同盆里的冰,心中想起一条新的产业链来。

    “有是有,但却不怎么美。”

    铜盆里的冰,在王夫人眼里已经变成了等价的黄金。

    她曾经不止一次想要在夏日里做卖冰的买卖,但受限于不知道该如何制冰,因此只能作罢。

    “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去酒窖里搬冰?”

    又是一拐杖,将还没有回过神的王营赶了出去。

    “葡萄美酒夜光杯...”

    看着玻璃杯中晶莹剔透的葡萄酒,王夫人喝了一小口,原本并不是很喜欢的葡萄酒,忽而觉得可口了很多。

    晃荡了几下,冰块撞击玻璃杯的声音十分的悦耳,这是金钱的声音啊。

    “老夫人没有喝过冰镇葡萄酒么?”

    杨默十分好奇。

    葡萄酒拿来之后,王营就被他安排送给正在一线处理流民事务的李白送去。

    王夫人点了点头:“是啊,这还是第一次在夏日里喝冰镇的葡萄酒。”

    “以前的冰都是陈年老冰,我总觉得不卫生。冬天加冰又觉得太凉,女人嘛,身子受不了。再加上不是很喜欢喝酒,因此也没尝试过。”

    “但现在不同了,有了硝石就可以制造随时随地造冰,可以造冰就可以赚钱。”

    喝着酒,王夫人将自己的商业计划详细的说了一遍。

    其实也很简单,就是拉着太原的世家乡绅们一起开始作坊和店铺,自产自销。

    所有世家占三成,具体怎么分,杨默就别管了。

    李家和府衙还有军队占三成,具体怎么分让李家决定。

    至于说剩下的四成,表面上王家持三成,但暗地里却有杨默一成五。

    至于说剩下的一成,则拿出来当做激励,奖赏给工厂和店铺里的各大负责人们。

    原本杨默对自己商业这块还算有些自信,但是听完王夫人的安排,顿时觉得和她相比,自己确实有些幼稚。

    整个商业链条上,按照王夫人的吩咐,太原所有人都能受益,无形之中就把每个人绑在了这辆战车上。

    晚上躺在床上,杨默想了很多。

    赵洪在政治上给自己上了一课。

    王夫人在商业上给自己上了一课。

    明天去看一看蒙恬,看看在军事上,他能不能给自己上一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