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指点蒙恬

好在军事上,蒙恬并没有教给杨黙什么新的课程。

    毕竟杨黙唯一能拿出手的就是关于战争上的知识了。

    蒙恬适应的很快,当然这中间也有一些波折。

    留在太原的军队,对李家忠心耿耿,李秀宁临走之前,让杨黙负责军务,各个头目们心中大多都是信服的。m.*^.com/m.q^.c^om/

    首先杨黙是李家的女婿,自家将军未来的夫君,从这一点上,就算他真是个废物,这些大头兵们也不会说不会服从他。

    更何况杨黙最近在太原城内做下的狠事,他们都有所耳闻。

    军队之中素来是敬佩强者,尤其是有性格,出手狠辣,绝不娘们唧唧的人。

    几种原因结合在一起,杨黙当他们的新统领,他们可以接受。

    但换成蒙恬,这些人中就有不服气的了。

    杨公子虽然没从过军,但好歹是名分的人,你蒙恬是什么东西?

    不过是杨公子的门客罢了,连李家的门客都算不上。

    就算是李家的门客,想要当统领也不够格。

    当然,这些**子在蒙恬手里,没撑住两天,就全都服服帖帖的,一个比一个老实。

    办法也很简单,不服就单挑,把最嚣张的打服了,事情最解决了。

    这是蒙恬给杨默的解释,只不过杨默并不相信。

    因为光是靠打的话,这些经历过生死的士卒看向蒙恬的眼神不会如此的畏惧。

    北隋的军队并不是职业军人,封建王朝的军队一直都是这样。

    忙时是农民,闲着的时候就自带干粮来投军。

    至于说军饷,虽然有,但并不多,而且是每年发一次。

    最开始的时候,杨默知道这事,觉得士兵们多半不会满意。

    可深入调查之后才发现,他想错了,士兵们不仅十分满意,甚至还很珍惜。

    毕竟他们这个年纪,正是吃的最多的时候,如果不出来当兵,在家里是找不到养活自己门路的。

    来军队当兵不仅吃的饱,而且有钱拿,最重要的是每年夏冬各两身衣服,这年头寻常人家谁有新衣服穿?

    也就是半大不小的孩子,过年时候刚才有这种资格。

    就这,也是改的父辈或者兄长的旧衣裳。

    在军营里转了几圈,切实的感受下这个时代的军队氛围,杨默感慨良多。

    蒙恬一直跟在他身后,回到军营大帐后,请他坐了上首。

    不管从名义上来说,杨默是现在太原军务总管——最后李秀宁还是没有办法越过李渊的调令,让蒙恬直接当总管。

    还是从私交上,杨默对蒙恬有举荐之恩,他都要坐在上席。

    军中不能喝酒,俩人喝了些热茶,蒙恬对杨默刚刚在军营中一路的感慨很是好奇。

    太原的军队,不管是从军容还是士兵素质上来说,都是一等一的。

    武器装备更是要比大秦士兵不知道好上多少。

    蒙恬对自己能够带领这样的军队十分的满意,甚至很是激动。

    因此对杨默的叹气很是不解。

    看着一脸询问的蒙恬,杨默原本不想说,但一想到在政治和商业上,他这几天都是当学生,虽然学到了的知识不少,不过感觉总是有些不爽的。

    难得有当老师的机会,当下就把前世军队的风貌说了一遍。

    说了军队的军容风貌,紧接着又说了武器装备,还有后勤保障。

    蒙恬从开始听,眼睛就一直瞪着,嘴巴张着。

    等杨默说完,整个人像是木桩子一般,定型了。

    士兵不需要冲锋就可以将百米之外的敌人打死。

    铁鸟携带着炸药在天上往下扔就可以攻克一座城。

    还有一个成人大小的东西,就可以将一座城的人全部杀死。

    这在蒙恬看来,完全就是神仙斗法。

    如果自己真有这样的军队,统一六国哪里还需要那么多年?

    需要几代老秦人们的艰辛努力,最多三个月,保准将六国全都灭了。

    “当然这些都是需要科技发展的...现在你就当神话故事听一听就好。”

    杨默看着满脸兴奋的蒙恬,赶紧打断他的畅享。

    好说歹说之下,刚才让蒙恬意识到,自己根本没有办法实现刚刚说的任何一种武器。

    随后便是蒙恬叹气了。

    叹了一下午的气,蒙恬不死心的追问:“难道公子前世里军事上的先进之处,就一点也没有学习的可能么?”

    杨默想了想,倒是还有一些,比如站军姿和正步走等军训课程。

    封建王朝的军队训练并没有什么严格的教程。

    基本上都是随着主帅的性格走。

    因此才出现了许多类似于岳家军、戚家军的名称。

    所谓的名将,除了在战术上拥有非同常人的认知外,最重要的就是练兵的方式。

    但凡是能打的军队,不管以什么方式练兵,都是练习士兵的服从性。

    杨默将这些理论告诉蒙恬之后,蒙恬如获至宝。

    甚至跪求杨默将站军姿走正步的军训方式详细的讲解一遍。

    杨默也乐得如此,一连三天都泡在军营里,带着他们练军姿走正步。

    正好也顺带着增强自己的体质。

    最开始的时候士兵们对这种新奇的训练方式还不以为然,什么站军姿,不就是站着不动么,这能训练什么。

    但当杨默以身作则,带着他们在烈日下站一天,所有人连蒙恬都不敢再小瞧这简单的站立了。

    那些原本只是听说过杨默最近在城内心狠手辣,心里却颇不以为然的十卒们也都收了轻视之心。

    乖乖,这位总管可真是牲口,不吃不喝站在烈日下一动不动一整天,耐力简直比村里的驴还能熬。

    杨默也不好受,晚上的时候,一张脸晒的黝黑,脚也有些肿,下半身酸酸麻麻,没有什么知觉。

    蒙恬也跟着站了一整天,中间倒是动了几下,因此也不比杨默好到哪里去。

    这几日一直跟着杨默的王营跑前忙后的赶紧给杨默端水泡脚。

    杨默也想锻炼锻炼他,吩咐连蒙恬的洗脚水也一起端过来。

    王营只是一楞,随后就跑了出去。

    再进来的时候,身后跟着一个人,正是留下来的柴茂全。

    提着两水桶的热水,还没说话,脸上带着七分谄笑。

    亲手伺候着杨默洗脚。

    被男人伺候洗脚杨默很是不习惯,可架不住柴茂全坚持,自己又弯不下腰来,只能让他代劳。

    洗完脚,柴茂全还是不走,站在旁边脸上的谄笑更盛了。

    “你是为柴绍来的吧。”

    杨默见他这副模样,猜到了他要来干什么。

    自己虽然答应了李秀宁不对为难柴绍,但柴绍当日想要致自己于死地,若是简单的放了,岂有这等道理。

    可若是打他一顿,也无济于事,反倒是很可能影响到柴家和李家的交情。

    这个节骨眼上,洛阳的事并不明朗,能少一些事,就少一些事最好。

    “姑爷,你看,柴...小人毕竟曾是柴家的家将,那柴公子得罪了姑爷,小人愿意替他受罚,要杀要剐都行...”m.

    柴茂全说着跪了下来,王营在一旁骂骂咧咧起来,一副要把柴绍千刀万剐刚才解恨的气势。

    柴家是世家,他王家也是世家,若论世家,王营确实有资格骂天下所有世家公子都是垃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