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撩他吗?

慕夏高高兴兴的上楼,来到顾景琛的房间。

    这里,和前世她第一次来的时候一模一样,到处都是冷色调的装修,也对应了房间主人的性子,冷静自持,隐忍蛰伏。

    再次踏足这个她生活了将近快一年的房间,慕夏攥紧了手指,眼里隐隐有水雾划过,但很快又归于寂灭。

    前世,她就是在这个房间,被司奕泽欺骗,把那杯她以为是掺了安眠,其实是见血封喉的毒药的红酒,递给了顾景琛,亲手结束了这个矜贵倨傲的男人的性命。

    这一世她发誓,就算把她这条性命赔给他,也绝不让他受半分伤害!

    “大哥哥,夏夏来找你了!”

    慕夏笑嘻嘻的喊道,可是却无人应答,环顾一圈,也没看到顾景琛的人影,只有浴室里有淅淅沥沥的水声响起。

    慕夏好奇的走过去,只见浴室的灯亮着,想必顾景琛正在里面洗澡。

    她转身想走。

    “谁!”

    里面突然传出一道低沉暗哑,又极富磁性的嗓音。

    下一瞬,浴室门被“砰”的一声打开。

    一只苍劲有力的大手,猛地攫住了慕夏纤细柔弱的手腕。

    慕夏还没反应过来,便被那只大手倏然一扯,脚下一滑,就直接扑在了男人身上,把他压的直接倒在了浴室的浴缸里。

    “啊!”

    慕夏浑身湿漉漉的从浴缸的水里钻出来,望着被她压在身下的俊美男人,乌黑的大眼睛眨啊眨的,活像一只被主人抛弃了的小奶猫。

    尤其是那薄如蝉翼的羽睫上,还沾了点儿晶莹剔透的水珠,要落不落,勾人极了。

    “起来!”

    顾景琛最受不了她这幅又纯又欲的表情,勾人而不自知,呼吸明显有些不稳的喊道。

    “哦!好、好的!”

    慕夏这才后知后觉的起身,可是刚站起来,脚底又一个打滑,双手胡乱挥舞着,只想找个支撑点,却一不小心把刚从浴缸里站起来的顾景琛,下身围着的那条白色浴巾给扯了下来。

    顾景琛:“!!!”小姑娘这是故意的?

    慕夏:“……”我说我不是故意的,你信吗?

    “对不起大哥哥,夏夏这就给你系上!”

    反应过来后,慕夏的小脸儿已经烫如火烧,像极了一只熟透的红苹果,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上一口。

    她神色羞窘极了,立马把水里那条已经湿透了的浴巾捞起来,手忙脚乱的想要给顾景琛系上。

    她葱白如玉的小手,柔软细腻,所到之处,无不在顾景琛身上点起一把又一把浓烈的火。

    男人墨眸里的意味更深,刚调整好的呼吸,又被尽数打乱,急促又危险。

    就好像蛰伏在暗夜里的一头孤狼,只要猎物一出现,就会立马扑上去。

    而慕夏,显然就是那个猎物。

    但是某个小女人却毫无察觉,她的小手依旧不自知的在男人的腰部慢慢游移,想要给他系上那条浴巾,同时心中还默念着:色即是空,空即是色,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殊不知,腰部正是男人的致命部位。

    顾景琛深吸一口气,极力压制着心中的欲念,冷声道:“出去!”

    “大哥哥?”

    慕夏神色委屈极了,抬起一双如小鹿般湿漉漉的大眼睛望着顾景琛,不懂他的意思。

    顾景琛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只好放缓语气,柔声又说了一遍:“出去。换身衣服。”

    他睨了一眼女人已经湿透了的衣服,湿淋淋的贴在她身上,曼妙的曲线若隐若现,又是一阵呼吸不稳。

    一碰到慕夏,他就难以把持。

    她要是再不出去,他得当场把她在浴缸里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