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惟愿此生不识君

那简短的三个字,让沈燿打了个寒颤。

    但短暂的心悸过后,便是更猛烈的怒气。

    “长本事了,敢恨我?你现在的一切都是我给的!要是不是我,你替父从军一事能让圣上直接砍你脑袋!”

    沈燿贯彻至底,他凶猛得近乎施虐。

    待一切结束,沈燿丝毫没管地上的女人,大步离开。

    “白玖月,你若再背叛我,我绝对会把你毁得一干二净!”

    他的一句话,给白玖月的命运定了结局。

    就算死,她也只能是他沈燿的女人。

    白玖月胸口一闷,喉间气血翻涌,直直喷出了一口乌血……

    沈燿,若我死了,你可会难过?

    半昏半醒中到了第二天,牢房外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

    牢门大开,一个面生的侍卫走了进来。

    “夫人,该上路了。”

    白玖月揉了揉眼睛,视线有些浑浊。

    “去哪?”她嘴里还是浓郁的血腥味。

    “去了自然就知道。”侍卫没有多言,直接拉着白玖月便往外走,动作有些急促。

    白玖月被这突然的大幅度动作带得又咳嗽了起来,布满枯草的地上落下了暗红的血渍,像枯萎的梅花。

    深山断崖。

    白玖月被侍卫重重甩到了崖边。

    布满青苔的岩石上,有着斑驳的血迹。

    眼前又闪现两个人影,白玖月眨了好一会儿眼睛,才看清面前裹得严实的女人是清雅公主。

    “是你?”白玖月愣住。

    “本公主眼底容不得沙子,自然是要亲自送你上路。”清雅摘下面纱,神情阴冷。

    寒风刺骨,白玖月冻得哆嗦。

    “你儿子不是我杀的……”纵使无力改变,但她还想解释。

    清雅冷笑了一声:“我知道,是我自己闷死的……因为他和你一样都在挡我的路……”

    白玖月不敢置信看着她:“难道那个孩子不是沈……”

    “反正已经死无对证了。”清雅挑了挑眉,看向白玖月的神情透着傲气和审视,“倒是你……是想继续痛不欲生活着,还是痛痛快快地死去呢?”

    白玖月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此刻听着她说这种话,情绪丝毫没有一丝起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