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第17章

    “司先生,我怎么就故意了?我这不是再好心的撮合你跟姜薇嘛?”她说着,想要把手从他手中挣开。

    司夜爵用力一拽,姜笙差点儿就往他怀里撞了上去。

    他冷呵一声:“你让姜薇把我请到姜家,打的就是这个主意?”

    姜笙怔着,有一丝疑惑。

    她抬头对上他的视线,有些好笑:“我让姜薇把你请到姜家?那我的面子还真大啊?”

    司夜爵眸色冷沉:“姜笙,我跟姜薇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我不管你什么目的,别自作聪明。”

    “司夜爵,老娘我今个要跟你说一句,我没有让姜薇请你过来,虽然我不知道姜薇到底跟你说了什么,但这些事跟我屁关系都没有。”

    姜笙甩开他的手,郑重道:“你们俩的事我不屑得去管,回去告诉你那个女人,**什么事都往我头上栽,我姜笙也不是好惹的!”

    实在是被气到了,姜笙也管不着什么形象的粗暴。

    她扭头就要走,司夜爵却忽然将她拽上了车。

    “姓司的,你干什么,放我下去!”姜笙推着被反锁的后车门,气急败坏地瞪着上车的人。

    “司夜爵,你最好放我下去,不然我报警了!”

    “你报吧。”

    司夜爵没有理会她,直接将车开走。

    望着车子离开,从中走出来的姜薇紧攥着拳头,眼神不由阴狠下来。

    司夜爵将车开到了荒郊野区,在他把车停下时,姜笙警惕地看着他:“你干什么,荒郊野岭的,你该不会是想杀人灭口吧?”

    “下车。”

    司夜爵只吐出两个字。

    姜笙看了看车外乌漆嘛黑的一片,又问:“你让我在这下车?”

    司夜爵似乎也不耐烦起来:“听不懂么,下车!”

    姜笙呵了声,直接推开车门从车内走下,而她关上车门后,司夜爵还真就开车离开了。

    望着驶远的车灯,姜笙咬牙:“姓司的,你他吗有种!”

    四周一片漆黑,一条长长的公路也几乎看不到尽头。

    丛林里传来虫鸣声,她用手机灯照了照,走到公路对面,路边石阻隔的斜坡下就是焦岩石与海水。

    她想要打电话叫车,但这地方居然没有信号。

    她不会真这么惨得在这里过夜吧?

    司夜爵将车开了好一段路后停靠在路边,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竟然真跟她计较上了。

    他的确是恼怒了,他以为姜笙让姜薇把他请到姜家打的就是让他娶姜薇的主意。

    他从来没有公开承认过姜薇是自己女朋友,即便是姜慎跟姜薇的母亲,也不敢在他面前提起让他娶姜薇的事情。

    而他确实没有过娶姜薇的念头,即便姜薇是六年前那晚的女人。

    但姜笙说她没有让姜薇请自己到姜家,那姜薇为什么会跟他说是姜笙的意思?

    到底是姜笙在说谎,还是姜薇骗了他?

    他眉头紧皱,心里又是一阵烦躁。

    那女人被扔在那个地方,现在应该得是吓得不知所措了吧?

    他啧了声,将车掉头开回去。

    回到刚才的地方,司夜爵便看到姜笙面朝海边坐在路边石上。

    那道曼妙背影笔直地坐着,将如海藻般浓密的长卷发散在身后,指尖插入发中,用发带将它们束起,展露在头发下的细颈宛若优雅的天鹅。

    夜色犹如一层神秘的薄纱笼罩在她身上,令人忍不住想要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