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路剑行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一百二十四章筹划

“甜甜、娜娜,孩子们都大了,你们今后在家中可要努力修行了,至于外面一切有我。而且距离下次妖兽之乱没有多少时间了,到时间我会乘着这个时机深入妖兽巢穴,为你们寻得凝魂紫玉。”

    茶亭里,一张白玉石桌上,围坐着三人,其中一名俊朗风逸、剑眉星目的帅气青年男子(就像各位一样),满是关切的看着身旁两名妻子说道。

    “长鸣,我一切都听你的,不过我想在修炼之余,去炼制一些法器、提升我的炼器水平;这样也能帮你分担一些压力。”刚刚喝下一杯灵茶的高月娜,听到张长铭的话后,不假思索的说道,并向张长铭说出了自己想要炼制灵器的打算。

    出身金丹高家的她,又是高家的天才嫡女,虽然在高家生下张青弘,近五十多年将炼器一道放下了,但以她的天赋才情,还是达到了一阶上品炼器师的水准;

    “嗯,娜娜你放心去炼制吧,这是我之前留下的一些筑基期妖兽材料,我相信以你的天赋,再加上我的这些炼器心得,不出十年,就足以使你将炼器水平进阶到二阶下品。”

    张长铭说完拿出一个储物袋和一枚自己的炼器心得,一起交到高月娜的手中。

    “长鸣,我会的。”

    高月娜开心的收下了储物袋和玉简说道。

    “铭哥,月娜姐姐精通炼器,而我则是擅长制符一道,现在已是二阶下品灵符师了,不过我的成功率还不足一成。”

    这时坐在另一旁的赵兮甜出声说道。

    “甜甜,灵符一道,虽是四大修仙(丹、器、符、阵)技艺中最简单的,但也只是相对来说罢了;就连我自己目前也只能勉强算是一名二阶上品灵符师,不过这些都不急,今后我们三人一起同心同力,共同进步,我们要观那潮起潮落,追求那缥缈的长生大道。”

    张长铭向身旁两名妻子表明心迹道。

    在与赵兮甜和高月娜二人交谈一番后,张长铭就独自一人来到后院的桃园之中,当然桃园外依然布置着二阶中品五行隐灵阵,这是张长铭进阶紫府后,又一次加强了这里的阵法。

    毕竟桃园里的灵桃,可是有着增加修士修为的作用,虽然这是在家族灵山中;而且能来自己家的也都是族中中高层,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

    即使张长铭的桃园,在砍掉了三棵二阶下品灵桃树后,还有一棵二阶上品灵桃树和五棵一阶灵桃数(其中下品一棵、中品一棵、上品三棵),光是这五棵一阶的灵桃树,每年都能为张长铭带来数千块灵石的收入。

    还有那棵二阶上品灵桃树,更是价值连城,因此张长铭为了安全起见,就在此重新布下了这座阵法;目前知晓这个桃园的除了自己一家外,就只有老祖宗张宗烈了,而这些人都是张长铭极为信任的。

    张长铭缓缓走到桃园的中央,那棵二阶上品灵桃树的跟前,看着这棵碧青色的灵树,张长铭不由得伸出右手,缓缓地抚摸着树干;这棵灵树正是当年张长铭的父母,张祖鑫和柳雨晴二人,为了儿女特地在院中种下的。

    此树距今已有一百多年的树龄了,不过能在百年进阶到二阶上品,它也算是天镜修仙界独此一份的存在了;

    好像是察觉到了张长铭的气息,这棵灵树也缓缓地晃动着树枝,好像是在向张长铭表达着自己的喜悦。对此张长铭感到丝丝诧异,不过随后也没多想。

    毕竟灵植想要开启灵智,可以说是千难万难的,与之相比妖兽在突破紫府期后,就能开启灵智,算是非常难得的了;因为灵植类,即便是进阶到四阶金丹期的存在,都不一定能够诞生灵智,可想而知,灵植类想要进阶有多艰难了。

    不过天道是公平的,灵植类诞生灵智困难,可是只要能够出现灵智,那么这类灵植往往会变的非常恐怖,它们不但是同阶无敌的存在,而且往往还会诞生出都属于它们的天赋神通,它们的本体更是无数修仙者们,梦寐以求的修仙灵物。

    修仙界经过数亿年来的发展,拥有灵智的灵植早已消声灭迹了;张长铭摸了一会儿后,就从手中取出十小瓶三阶仙脂露,这次他准备将此树进阶为三阶下品灵树,用来增加自身修为。

    至于父母和妻子等人的修仙灵桃,张长铭估计以这些年积攒下来的,二百多颗二阶上品灵桃,足以支撑他们修炼了,要是不够的话,他也可以通过灵石去给家人们购买修炼物资。

    现在当务之急是提升自己的修为和实力,在张长铭的构想里,这次妖兽之乱,他至少收获到需要三枚凝魂紫玉。

    因为家中父亲张祖鑫马上就要筑基大圆满了,加上筑基第七层的高月娜、以及筑基第六层的母亲柳雨晴和妻子赵兮甜,还有筑基第五层的女儿张青月,到时间即使他搞到三枚凝魂紫玉可能还不够自家人分;

    好在大儿子张青弘是天灵根,不需要借助凝魂紫玉,就能轻松打破紫府命门,不然他可能真的要去直闯妖兽老巢了;

    因为天灵根的修士是天地的宠儿,相比其他修士的铜墙一样命门,天灵根修士的命门脆弱的宛如白纸一样,就连凝结金丹,天灵根修士都要比其他灵根的修士,多两成以上的成功率;这是修仙界数万年来无数先辈们总结下来的经验;

    因此在侧灵后,多数修士的命运基本都被注定了;但是修仙修仙,并不是要顺从天地,而是要逆天而行,不然修仙的意义何在?

    这也是张长铭一直以来所信封的,这次他之所以进阶灵桃树,也是为了几十年后,获取更多的凝魂紫玉做准备,虽然以他的实力,足以应对紫府中期的妖兽,但是遇到紫府后期的妖兽,他也只能逃跑了。

    将手中十个小玉瓶里的三阶仙脂露,一滴不剩的倒在灵桃树上,察觉到灵桃树开始聚集灵气的波动后,张长铭收起玉瓶,转身离开了此地,并将阵法再次启动。

    这样即使有族人察觉到自己家中灵气聚集,也只会当是自己在修炼罢了;走出桃园的张长铭,没有停歇,而是直接调动体内真元,将自己院中的二阶下品灵杏树和后山洞府里的一阶中品灵茶树,移植到自己在家族北峰的洞府中。

    这是因为,以前家族灵脉品阶不足,种植在外又怕引起别人猜测;现在家族灵脉进入到三阶,就没必要像之前那样全部种植在家中了,毕竟灵植也是需要一定发展空间的。

    北峰洞府内,张长铭动用灵剑将两棵灵植移植成功后,这才长舒了一口气;接着又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瓶仙脂露,给两棵树各滴了一半,确保这两棵灵树能够存活后,就转身离开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