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别相信他

2020-07-1523:45:14

    那张脸,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真人,但在我的心中却极为的熟悉。

    我们家的相框上,我不止一次的盯着看,因为我很不解,这个人为什么会在我出生的头一天晚上神秘失踪,自此,整整18年的时间没有出现。

    我愣在原地,一时间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要不要我做个自我介绍?”眼前的老者看着我,脸上浮现出一抹看起来很和蔼的笑容。

    迟疑片刻,我忍不住出声问道:“您这些年,都去了什么地方?”

    最终,我还是没能喊出‘爷爷’那两个字,虽然有着血肉至亲的联系,但这十八年的时间,我对爷爷并没有过多的印象,就连对他的认识,也只不过因为家里相框里的照片。

    爷爷告诉我,这些年,他有不得已的苦衷,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

    “对了,你将地葬经给我看看,那杨老三有没有将全部地葬经给你。”

    这时候,眼前的爷爷伸出手,看向我说道,闻言,我心中一愣,爷爷这话是什么意思?

    当初他将地葬经托付给老头儿转交给我,现在却说这种话,难道他没有信任过老头儿?但如果他不信任老头儿,为什么又要将这地葬经交给他?

    要知道,这地葬经老头儿给我说过,至关重要,还给我说在外人面前直接不能暴露。

    我看着爷爷伸出的那只手,一时间有些诧异。

    “愣着干什么?难道爷爷的话你也不相信了吗?”

    就在我沉默的时候,眼前的爷爷继续出声,甚至我能够感觉到,他脸上的表情有着细微的变化,那种感觉,好像有点儿急迫。

    看到这一幕的瞬间,我的心中已经升起一丝警惕,不过我的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来。

    随即,我出声告诉爷爷,说地葬经我并没有带在身上,毕竟那么重要的东西,随时带在身上要是掉了也不安全。

    听到我的话,爷爷的眉头一皱,对着我怒喝道:“那么重要的东西你竟然不带在身上?你知道那东西对我们杨家的重要性吗?”

    “要是落到别人手里,可如何是好?”

    “走,现在都带着我去,将地葬经拿出来。”

    看到爷爷的表现,我心中一沉,这个人有问题,我不可否认,他的样子的确和我爷爷一模一样,甚至就连神韵都和照片上一样,那张照片我不止看过一次,甚至有时候盯着照片看好长时间,就是在好奇爷爷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但他的表现实在是太过怪异,让我感觉到,如果是我爷爷,应该不至于这样才对。

    通过他的表现,我感觉到他很想要地葬经,但据我所知,地葬经其实爷爷已经修炼过,里面的东西他应该都记的差不多。

    他之前的理由是想要看看老头儿有没有将地葬经的全部交给我,我和老头儿相处十多年的时间,他不是那样的人。

    而且爷爷当初把地葬经托付给老头儿就是最好的证明,他明明可以给我爸转交给我的,但是他没有这么做,而是让老头儿转交给我,这就证明他是很信任老头儿的。

    为什么现在又要质疑?

    “要不您在这儿等我,我去拿来给您。”

    我看着眼前的这个人,试探着出声,

    刚说完,眼前的老者便是一罢手,说他也没什么事儿,正好陪着我去。

    我点了点头没有拒绝,我打算先出这风水局再说,毕竟在这风水局里面,眼前这个人肯定掌握着绝对的主动权。

    就在我刚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周围的阴煞之气好像开始紊乱起来,就连眼前的这个人神色也陡然一变,察觉到气场的变动,我瞬间明白,这是有人在破局。

    在这一瞬间,我的身后传来一道低沉的喝声:“快退。”

    闻声,我几乎本能的反应,整个人一脚跺在地面,身形朝着后方退后好几米的距离,而眼前一只手直接朝着我抓过来,但因为我提前反应,那只手抓了个空。

    我心中一震,这个家伙,果然有问题,在察觉到他风水局在被人破的情况之下,他第一时间不是去解决这个问题,而是想要来抓我。

    “快过来,有危险。”

    看到他一手抓空,眼前的老者顿时面露严肃之色,对着我喝道。

    但我怎么可能听他的,我眼睛警惕的盯着这个家伙,低声道:“过去,对我来说才是最危险的,是吧?”

    对于我的话,老者神色凌厉,怒斥我,问我在说些什么东西。

    “来者很强,你到我身边来我才能保护你。”

    这个时候,他依旧是没有放弃,试图说服我。

    我微微摇头,没有理会这个家伙,而是冷笑着说道:“你错就错在不应该太着急。”

    “首先你对我的考验,才两轮,根本就看不出我有多少本事。”

    “你很想要地葬经,但以我对老头儿的了解,我爷爷很相信老头儿,不然地葬经不会托付给他保管最后给我,你竟然怀疑你很相信的人?”

    “所以,你到底是谁?”

    最后,我神色凌厉,这个家伙竟然能够伪装成我爷爷的模样,而且就面貌来说,我看不出任何的破绽,因为他的每一个动作看起来都好像是极为自然,脸上的表情也是如此。

    如果不是他在行为上漏出破绽,我根本就想不到,这个人是假的。

    “你看你有什么出息,连个孩子都能够看出你身上破绽百出。”

    就在这个时候,周围的阴煞之气彻底的紊乱,气场再也没有走向,一道低沉的声音在场中传来。

    这声音,竟然是刚刚提醒我后退的声音,我连忙转过头朝着声音看过去,一道全身包裹在黑袍之中的身形站在我身后不远处,他的眼睛死死盯着眼前的老者。

    看着这个身穿黑袍的身影,我心中疑惑,这个人又是谁?

    不过唯一庆幸的是,这个人好像是帮我的,至少和我并不是站在敌对的方向。

    刚刚要不是他提醒我,现在我已经被眼前的老者抓住。

    而且,如果不是他破开这老者的风水局,我的情况同样不乐观,这老者的实力明显在我之上,就算走出风水局,我也未必能逃走。

    不得不说,这次我单独出来见这个家伙,真的有些大意。

    但他给我的那封信留下的点太过诱人,我也很想知道他的身份,这才冒险前来。

    面对黑袍人的话,眼前的老者冷哼一声,不满道:“哼,你倒是有出息,那你怎么没脸见人。”

    “呵呵,我的脸都被你们丢尽了,怎么见人?”

    黑袍人冷笑说道,随后,我看到黑袍人迈步朝着这边走过来,随着他走进,眼前的老者面露忌惮之色,很显然,对于这个黑袍人,他好像有些畏惧。

    “怎么,还留在这儿等我请你吃夜宵吗?”

    此时,黑袍人盯着老者说道,听到这话,老者朝着我这边看一眼,冷声道:“你能护他一时,护不了他一世。”

    说完,这家伙转身直接消失在夜色之中,而我还在刚刚那老者的话语中没回过神来。

    那家伙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黑袍人是来保护我的?

    我转身,看着距离我不远的黑袍人,然后恭敬行礼:“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听到我的话,他却并没有回答我,而是站在原地,就这么静静的看着我,一直盯着我看,看得我都有些不自在。

    “记住刚刚那个人的样子,下次再出现,不要相信他任何话。”

    寂静了许久,眼前的黑袍人终于出声,这是对我的提醒。

    “前辈,那个人到底是谁?他怎么会知道我爷爷的样貌,易容成我爷爷来骗我。”我很不解,那家伙怎么会知道我的身份。

    就连我和爷爷都从未见过,就算是我爷爷看到我,也未必认识我吧?

    “他不是易容的。”

    就在我刚说完,眼前的黑袍人却对着我说出这样一句话。

    少年地葬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