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聚阴养魂

2020-07-1623:44:59

    不是易容?一时间我有点儿没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如果不是易容的话,那个人怎么可能长的和我爷爷如此神似?

    “我知道你心中的疑惑,别的东西你不用管,你只需要记住他的样子,以后,见到和他长的一样的人,都不要相信。”

    就在我沉吟的时候,眼前的黑袍人似乎知道我心中的想法,再度把刚刚的话强调一遍。

    听着这话,我心中却越发的迷糊。

    “前辈,能告诉我原因吗?”我很想知道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有一个和我爷爷长的一模一样的人出来想要对我不利。

    然而,在我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眼前的黑袍人却摇了摇头,告诉我这其中的事情并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说得清楚的,总之,正如我看到的那样,那个家伙虽然长的和我爷爷一样,但绝对是我的敌人。

    这其中我虽然有很多东西都没有弄明白,但是看眼前这黑袍人的意思,他是不会告诉我的,或许正如他所说的,这件事情很复杂,并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够说得清楚的。

    “前辈,那我能知道您是谁吗?”

    最终,我只能换一个话题,不管怎么说,他救了我,至少询问一下他的身份,也是情理之中。

    “你无需知道,我只是受人所托。”

    “现在,你更应该担心的是你自己,因为地葬经在你身上的信息已经暴露,有人想要得到地葬经,甚至会不惜一切代价。”

    “你应该也听到之前那家伙所说的,别人或许能保护你一时,但保护不了你一世。”

    黑袍人看着我,耐心的对着我说着。

    从这些话语之中,我能够感觉到他是真心的在帮助我。

    我也没想到,我身上的地葬经竟然会招惹来这么大的麻烦,老头儿也没给我说这么多,他就说这地葬经是我爷爷留给我的,是我们杨家的宝贝。

    我对着眼前的黑袍人恭敬行礼:“多谢前辈提醒。”

    “回去吧。”

    这时候,黑袍人看向我,低声说道,听到这话,我微微点头,再次对着黑袍人行礼告别。

    从河口庙出来,我足足走了半小时的时间才从大马路上打到车,我感受着手机传来的震动,是陈雨禾发过来的信息,我赶紧给她回过去,说我已经在回去的路上。

    不然这女人要是报警,到时候多的事情都弄出来了。

    返回白事铺,我的脑海中却还在想着今晚发生的事情,陈雨禾前来询问我有没有见到那个人,我告诉陈雨禾,见是见到了,不过对方就是给我带句话。

    其中的详细肯定不能跟陈雨禾说的。

    或许是察觉到我的情绪有些不对,陈雨禾让我早点儿休息,就回到她自己的房间。

    我在房间内有些心烦意乱,想了许久没想明白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的身份为什么会暴露?我到阳城也才两三天的时间罢了,身上的本事展现在别人面前的次数一只手都能数过来。

    第一次是给陈叔家里面改风水,第二次就是在阳城大学里面救陈雨禾。

    当是在宿舍的人比较多,我不能确定谁识破了我的身份,第三次就是在学校后山收吴宣,说起来,吴宣的残魂还在我的身上。

    突然,我的脑海中想到一个人,李云清。

    可以肯定的是,李云清这个女人有问题,但我的消息是不是她暴露出去的,这个暂时不能确定。

    不过我总觉得阳城大学后山的事情并没有彻底解决,这件事情会不会和李云清有关系?这个暂时未知,我得等吴宣的神魂养好,直接询问吴宣,才能够得知真相。

    这些事情看起来好像零零散散,但我仔细去想,却发现,这些事情都有着一种无形的关联。

    我没有想到,我刚进阳城,其实就已经落入这张无形的大网中。

    想到这儿,我赶紧将床底下的一个小陶罐拿出来,上面有着一张符文,这正是吴宣的残魂,当晚吴宣被控制着强行催动禁制,好在我手快,救下吴宣的残魂,不然的话,这条线索也断了。

    将陶罐放在面前,我从身上摸出一张黑色的符纸,聚阴符。

    我们所看到的正常环境中,气是平衡的,阴阳调和。

    但想要从这正常的气之中汇聚阴气,这也并不是不可能,现在想要帮助吴宣恢复残魂,就需要用阴气滋养。

    将聚阴符贴在那陶罐上面,我手中掐着印结,周围的阴气开始朝着陶罐之中汹涌进去,滋养吴宣的残魂。

    一晚上的时间过的很快,感受着吴宣的残魂恢复了不少,我略微松了一口气。

    按照这种进度,最多三天的时间,吴宣的残魂就能够恢复一些,到时候我就能够从吴宣的口中得知一些东西。

    第二天陈雨禾的身体就完全恢复,正常回到学校上课。

    我再次给陈雨禾交代,让她小心点儿李云清,但不要表现出来。

    甚至就连她们宿舍的那个小芳也要小心,小芳我接触过,应该是个普通人,但怕的就是她受到李云清的指使,这一点才是要防范的。

    好在,接下来的两天,陈雨禾都很正常的上课,放学。

    而我白天帮着陈叔看店,这几天陈叔白事铺的生意好转了很多,这让陈叔喜上眉梢,而我晚上的时间就用来汇聚阴气,滋养吴宣的神魂。

    这一天晚上,我感觉到吴宣的神魂传来一丝异动,察觉到这个情况的瞬间,我心中一喜,神魂的波动告诉我,吴宣的残魂已经恢复了一些意识。

    恢复到这种情况,在感觉到周围有阴气的情况之下,残魂已经能够自主吸收阴气来恢复自身的创伤。

    天色还没亮,我的眼前突然一阵阴气散发而出,随即,一道披头散发的身影直接从陶罐之中浮现出来,她面目狰狞,但身上已经没有了之前的煞气。

    煞,并不是所随便就能够形成,而是需要阴气到达一定的程度才能够凝聚成煞。

    吴宣之前的煞已经被我打散。

    现在的她,只能说恢复成为一个低级的怨灵。

    但这已经到达了我的目的,吴宣,恢复了。

    少年地葬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