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我也姓杨

2020-07-1709:03:02

    然而,就在吴宣魂魄凝聚,我还没来得及发问之际,那吴宣的鬼魂便惊呼出声:“孩子,快救我孩子!”

    随着吴宣那惊呼的声音传出,我盘坐的身影猛然自地上站起身来。

    顿时间,我死死的盯着面前的吴宣,她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吴宣,告诉我,到底是谁将你养成了小鬼?”我低沉的声音传出,声音之中更是夹杂了阵阵气息余威。

    “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他好恐怖,真的好恐怖!”

    吴宣的脑袋不断地摇摆着,看起来,在她的记忆中充满了恐惧,没错,那是浓浓的恐惧,才会使得现在的吴宣变成这个样子。

    看到这一幕的我顿时将自己身上的气势收了起来,本来以为用这股气势压迫一下吴宣,她会更快的将事情说出来,但是现在看到,我的想法是错的。

    吴宣本身内心深处就带着一种深深的恐惧,而现在又被我的气势压迫,对于吴宣来说,会非常的痛苦。

    索性,我将身上的气势全部都收了回来,我让吴宣别激动,让她将一切都告诉我,这样,我才好救她的孩子!

    刚刚,我能够感受到吴宣身上对于她口中那孩子的紧张,因此,我决定换一个切入口,说不定这样对于吴宣来说,应该更容易接受。

    果不其然,就在我话音刚落的瞬间,吴宣的脸上也是微微变得紧张了起来。

    “对,我的孩子,你一定要救我的孩子,我求求你了!”

    那充满了阵阵阴森的声音自吴宣的口中传出,虽然声音之中带着哀求。

    “好,我答应你,但是前提是你的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我连忙点头,看着面前的吴宣出声询问。

    这一刻,我几乎可以肯定,吴宣并不是对方真正的目的,我把对方想的太简单了,我似乎一直都忽略了另一个情况,那就是,吴宣死的时候,可是怀有身孕的。

    也就是说,在吴宣的肚子里面,有一个孩子,但是,那个孩子和吴宣一尸两命了,如此说来,那个伴随着吴宣成为怨灵的同时,定然是还有一个怨灵婴的存在。

    那么,这个怨灵婴现在在什么地方?不管在什么地方,但我可以肯定的是,这个怨灵婴是绝对存在的。

    吴宣的孩子,足足死了二十年!这样的怨灵婴要是养起来,可以说,现在的道行绝对不简单。

    我盯着眼前的吴宣,此刻吴宣脸上带着恐惧,陷入回忆之中。

    “二十年前,那个负心人不理会我们母女二人,为了自己的名声,将我抛弃,我无处可去,只得从楼上跳下来,我死没什么,但是可怜了我那未出世的孩子!”

    “死了之后,我发现自己好像并没有‘死’,后来我知道,可能我成了人们口中的gui,而且我还能报仇,我就把那负心人杀了,而且我会忍不住在学校里面哭,带着我的孩子,希望有人能帮我,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学校来了一个穿着黑衣服的人!”

    “我不知道那个人长什么样子,因为他随时都带着一个斗笠,还有一块黑纱巾,他很厉害,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直接被他抓了,而我的孩子,也被他抓了!”

    “我很害怕,就求他饶了我们,送我和我的孩子转世投胎,但他却自言自语的说,什么遇到了百年难遇的阴煞之体!”

    “后来,他威胁我帮他做事,他将我的孩子封在了一个罐子里面,让我不断的给孩子灌输阴气,而且不能断,还教了我很多东西,他说这样能够救我的孩子,刚开始的我相信了。”

    “我不断的害人,而且他告诉我,不能害方圆十里内的人,要出去很远,吸收别人的神魂给我的孩子提供阴魂之力。”

    “直到遇到了你,那天他留在我体内的那个东西突然爆炸了,我差点儿魂飞魄散,而我记得,我孩子的体内,也被他留下了那个东西,他当时没告诉我,那东西能害死我!你要救救我孩子,一定要救救她!”

    吴宣花费了极短的时间,将二十年前的事情告诉了我,不得不说,这是一个悲哀的女人,这二十年的时间,都被邪魔外道利用,要不是碰上我,那人留在她体内的禁咒自动开启,差点儿让她魂飞魄散,她还不知道那个人是在害她。

    而目的,想来就是为了她的那个女儿!怨灵婴!

    阴煞之体!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吴宣的女儿,便是传说中百年难得一遇的阴煞之体,一般这类人很难过的过十八岁,因为本身是阴煞之体,所以很容易招脏东西,阴气也很重,要是没有高人救命,那么十八岁之前,必死无疑。

    然而,这类人不管是尸体,还是魂魄,都是一些炼鬼之人上上等的材料!

    吴宣的女儿还在腹中,肯定是不存在尸体,如此说来,是那鬼魂,让人给看上了。

    深吸了一口气,我连忙问吴宣,她的尸体葬在什么地方?或者说她女儿葬在什么地方?

    要知道那人总不能将吴宣那未成形的女儿掏出来吧?而他只是为了养怨灵婴,那么定然是要以那未成形的胚胎作为根基,不然那魂魄无处落脚。

    这么简单的一推算,便是很容易得知,那被养的怨灵婴,便是会在吴宣尸体所埋葬之处。

    当初我将吴宣解决之后,就感觉到那后山有些不对劲,但是这几天没时间去查看,而现在看来,应该就是这东西了,那里,肯定被人布下了另一个风水局,那天晚上太黑,我才什么都没看出来。

    当时我忽略了吴宣怀有身孕的事情,也就没想起怨灵婴一事,现在想起来,简直是很大的失误。

    不过好在的是,这个时候补救的话,应该还来得及,只要尽快找到那怨灵婴,破了那风水局才行。

    只要将那怨灵婴提前解决,不管那人暗中炼制什么东西,也就消除了暗中那家伙的邪念。

    “就、就在后山!”吴宣连忙出声,闻言的我直接起身,收起吴宣的神魂下楼。

    虽然已经凌晨,但阳城这种大城市24小时都有出租,我赶紧打车前往阳城大学后山,按照吴宣的记忆,我前往她尸体下葬的位置。

    很快,我找到一颗石头,吴宣说,她的尸体就在这颗石头下面。

    我从身后拿出一把小锄头,这东西是陈叔工作用的,只能暂时借来一用,照着吴宣指的位置,我直接挖下去。

    刚准备下第二锄头的时候,一道冰冷的声音突然传来。

    “小子,我等你好几天了。”

    听到这声音,我整个人猛然转身,看向黑暗中。

    一道身穿黑袍的身影缓缓走出,正如吴宣所说,他身穿黑袍,头顶还带着一个斗笠。

    此时,我心中咯噔一声,我没有想到,这个家伙,竟然已经在这个地方等着我。

    站在原地,我整个人神经紧绷,时刻做好应对一切的准备。

    这时,眼前的黑袍人伸手缓缓将头顶上的斗笠掀开,而后低声说道:“有人告诉我,你是杨家的人,地葬经,应该在你身上吧?”

    话音落下,斗笠也跟着放下。

    看到眼前的这个家伙,我整个人心中大骇,这家伙,不是河口庙的那个人吗?

    那个和我爷爷长的一模一样的人。

    但他所说的话,明显不认识的,应该说,又一个和我爷爷长的一模一样的人。

    “你们到底是谁?”此刻,我再也忍不住心中的那份疑惑。

    如果说一个和我爷爷长的一样的人出现是巧合,那么两个呢?

    “哦?杨乾没告诉你吗?”眼前的黑袍人略微一愣,而我听到这话,心中明白这家伙果然认识我爷爷。

    但我出生到现在,连我爷爷都没见过,他怎么可能告诉我?

    “看在你这么好奇的份上,我可以告诉你,我也是杨家人。”说着这话,眼前这家伙的嘴角微微扬起。

    少年地葬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