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二章 有备而来

轰!砰!轰!

    帝都城外轰声如雷震,炸满天穹。

    许是大战太精彩也太火热,乃至大半个帝都的人都跑来观战,城门前是人影乌泱,城墙上亦是黑压一片,唏嘘声和啧舌声此起彼伏,“同一代人斗战,我还是头回见吴起被打的这般惨。”

    一个“惨”字,能很好的形容吴起此刻的状态。

    自开了秘术对轰,那厮撑了也不过十几回合,便频频败退了,被姬痕一路打的站都站不稳,浑身血壑颇多,披头散发,已血淋一人,若战台是一片风景,那他吴起便是最壮丽的那一抹。

    “耗死你丫的。”

    赵云心中这一语,无比确切,他有丹海,真元量磅礴;有九道分身,源源不断的传输精气,除此,更兼万法长生诀,自开打便无防御,即便吴起此刻地藏境修为,也没啥技巧可言,一路强攻强打,他这打法,很好的昭示了四个字:能打能抗。

    “他真元无限吗?”

    吴起心中怒嚎,纵有丹海,也只是玄阳级的,不可能有这么多真元,开了地藏修为他,气血何等磅礴,拼消耗,竟是拼不过玄阳境,对方越战越强,他却有点儿撑不住了,倒是通晓颇多秘术与玄法,亦有不少禁忌之术,但真元不够,也施展不出。

    “好个姬痕。”吴家的强者冷冷一声。

    没错,吴家强者来了不少,遍布在战台四周,各个眸中寒芒乍现,心有已有计较,必要时会出手,会联合杀灭姬痕,这不是在帝都,是在城外,切磋难免有死伤,为了一个姬痕,天宗还能与虎威大元帅翻脸不成?

    “姬痕真个怪胎啊!”

    “玄阳的丹海,真元未免太磅礴。”

    “有多少真元我不知,但吴起落败是迟早的事。”

    台下议论纷纷,看赵云的眼神儿俨然如似看怪物,玄阳打地藏境,还猛地一塌糊涂,如这等人才,同级别斗战,怕是除了大夏龙妃没人能压住他。

    这点,楚无霜深有感触。

    此刻想想,还有点儿疼。

    噗!

    嘈杂声中,吴起又一次喋血,被赵云一道剑芒劈翻。

    “杀。”吴起怒嚎声震天。

    这货真是疯了,竟又开禁法。

    而且,是以耗损寿元为代价。

    万众瞩目下,他的身体竟瞬间拔高三丈,妥妥的一个巨人,大眸猩红无比,手臂粗壮如树干,口中竟还生出了獠牙,狂暴的气血,席天卷地,打老远一瞅,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一头怪物呢?

    “真大。”赵云下意识仰头。

    看吧!虎威大元帅的孙儿,不是浪得虚名,底牌一套接一套,不说其他,就说这个头儿就很唬人,怕是蛮腾来了,也得蹲那叫一声大哥,这般大块头,一巴掌呼过来,谁挨了都很酸爽。

    轰!

    吴起杀来,一步腾空跃起,一掌拍了下来。

    赵云只觉头顶天空都黑暗了,被那只大手掩成黑暗的,掌威如泰山压顶,以他之底蕴,都被压得险些跪那,体内四肢百骸,都一阵噼里啪啦。

    “给吾封。”

    吴起掌心有篆文流转,一道道刻入了赵云的体魄。

    是一种封印的秘术,一两瞬而已,便锁了赵云全身奇经八脉。

    “封我?”赵云一声冷哼,强开护体天罡。

    阳天世家的不传秘术,是绝对的防御,啥个秘法,啥个符文,见啥弹啥,方才刻入体内的篆文,下一瞬便被弹飞,天罡气势刚猛,也弹开了吴起一掌,连带吴起被人都被震得蹬蹬后退,每退一步,都能在战台踩出一道深深的脚印,瞧那脚掌尺寸,小孩都能当船用。

    “吃我一拳。”

    赵云如影随形,一步追上,拳头已紧握,有憾山的神威。

    吴起挨的结结实实,大口咳血。

    未等反击,赵云一记威龙已拍在他胸膛上。

    噗!

    又是一口老血,喷的霸气侧漏。

    个头大有吊用,增持了力量,却削弱了速度。

    在赵云的面前,如此形态的吴起,俨然就是一个活靶子。

    “来。”

    赵云一喝震天穹,气血升腾,又欺身至近前,开了斗战圣法,又是一通狂轰乱炸,一路压着吴起打,招数诡谲,招招刚猛霸烈。

    “好强的近身搏杀。”

    “他哪学来的。”

    看客们眸光熠熠,也是俩眼溜圆,大多都未看过天宗的新宗大比,也只听过姬痕近战很强,如今得见真章,果然不是盖的。

    最难受莫过吴起。

    最懵逼也莫过他。

    块头太大,还真是活靶子,速度削弱了,跟不上赵云的攻伐,处处都慢半拍,这个慢了半拍可不得了,锤的他一路站不稳,此刻,若有人问他哪是东西南北,他都未必分的清的,疼啊!浑身上下都疼,脑瓜子也嗡嗡的。

    “扫黄,让你扫黄。”

    赵云骂声震天,惹得全场人干咳。

    仔细一想,姬公子火气这般大,也是情有可原的,被人搅了春晓美事,该是憋了一肚子火儿,难得逮住正主,还不朝死了锤。

    “给吾滚。”

    吴起一声咆哮,硬抗了赵云一拳,体有乌黑光晕扩散,一击将赵云撞翻了出去,也是一种秘法,是血祭了精元,代价惨烈。

    “再来。”

    赵云一步落地,也是一步杀回,气血更磅礴,战意更高昂。

    今日,必须让吴起长个记性。

    然,不等他杀到,便见一道乌芒自迎面射来,卷着可怕威力,洞穿力极强,他这一个猝不及防,挨的板板整整,被破了护体真元,胸膛处还被戳出一个血窟窿。

    铮!

    未等他定身,便闻身后剑吟。

    乃一道血色剑芒,无匹剑威颇盛,给其脊背斩出了一道血壑,定眼去凝看,还能见一丝森然白骨,已被剑意侵蚀了,成一抹幽光,侵入了他体魄。

    还未完。

    伴着一声轰鸣,天降雷霆。

    非真正的雷,乃一种秘法的外相,从天笔直劈下,依旧未站稳的赵云,被一击劈的一阵趔趄,肩骨都炸飞一块,染血横翻。

    一切,都在电光火石间。

    前后三人偷袭,赵云也挨了三次重创。

    再看偷袭者,一白袍青年、已血衣青年、一紫发青年,皆玄阳境,货真价实的最巅峰,各个生的气宇轩昂,妥妥的大世家子弟。

    “御林军薛志。”

    “镇魔司慕容。”

    “锁妖塔紫都。”

    台下惊异声不少,大多都认得,都是年轻一代的妖孽,随便拎出一个,都不弱吴起,特别是锁妖塔第三统领紫都,还强过吴起。

    “单挑的一战,这是要群殴?”

    “显然是商量好的,有备而来,今日不弄死姬痕不算完了。”

    “这就很不讲武德了。”

    老辈们唏嘘,偷袭倒也罢了,还是三人一块偷袭。

    虽是不爽,却鲜有人敢喝斥。

    没办法,后台太硬。

    如这四位,家族中都有手握重兵的大元帅。

    他们怕,有人不怕。

    幻梦已下城墙,楚无霜也已下来,都已奔向战台。

    四打一,姬痕不跪才怪。

    “三位,不地道啊!”

    台上,赵云踉跄一下才站稳脚跟,身上的血壑都因万法长生诀而复原,侵入体内的杀意,因被天雷祛灭,没想到会有人公然偷袭,正因没想到,才会被打的措手不及,真他娘的不讲武德。

    “你,惹了不该惹的人。”薛志幽笑,眸闪射阴森之光。

    “坏了规矩,是要付出代价的。”慕容嘴角微翘。

    “叩头认错,你可安生离去。”紫都惬意的扭动了脖子,说的是倒是一句人话,但赵云叩头之后,他是不一定干人事儿的。

    三人本不想参与。

    不过嘛!吴起给的好处,还是很喜人的。

    如此,便上台帮帮忙。

    吴起虽未言语,却咬牙切齿,神色狰狞可怖。

    四人分列东西南北,已将赵云围在中心。

    四对一,妥妥的群殴阵容。

    赵云未答话,随意瞥了一眼台下。

    台下,还有不少妖孽蠢蠢欲动,显然不止台上这四个,现在才搞明白,这就是一个坑啊!专门给他挖的坑,鬼晓得吴起为了请他们,耗费了何等代价,今日不准备让他走了呗!

    既如此,那便打。

    他拎出了龙渊剑。

    想想,他又把龙渊塞入了魔戒,换成了一杆狼牙棒,是蛮腾的狼牙棒,还在他这放着呢?打群架,特别是被群殴,还是狼牙棒趁手。

    “拿下。”

    吴起一声嚎,第一个开攻,手中已多了一柄黑剑,一剑贯长虹。

    赵云不怂,顶风儿便上。

    “禁。”

    慕容冷叱,单手结了印,施了束缚之法,封的赵云身体一滞。

    此一瞬,吴起杀到,一剑洞穿了赵云肩膀。

    吼!

    其后,便闻亢浑的龙吟。

    是赵云动了神龙摆尾,一个龙尾甩翻了吴起。

    “小子,很能打嘛!”

    薛志如鬼魅般杀至,一指戳向赵云眉心。

    赵云未动,任由一指洞穿了眉心,看的台下人一阵尿急。

    这是绝杀一指啊!咋个不躲呢?

    连薛志也惊异,这是啥个打法。

    “谁给你的资本,敢近我的身。”

    赵云一语枯寂,挨一指的那一瞬,便一掌插了出去,他手如掌刀,一击剖开了薛志胸膛,薛志一指很血腥,他这一掌更血腥。

    看客们瞧了,也都明白了。

    这是自损八百伤敌一千哪!

    主角叫赵云柳如心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