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三章 一群鼠辈

噗!

    薛志喷血,踉跄后退,眸中有骇然。

    这货疯了吧!一指绝杀都敢硬抗?

    按赵云的话说,我有武魂,有万法长生诀,为嘛不敢硬抗。

    不过话说回来,这一指的确有够他难受。

    薛志该是比他更难受,后退中胸膛轰然炸开了。

    自是赵云的杰作,一掌剖开薛志胸膛时,顺便还在其胸膛埋了爆符,玄阳级的爆符,自外去炸薛志,连其护体真元都炸不开。

    但,若爆符埋入体内再炸,那就很酸爽了。

    如薛志,被一击炸的血骨横飞,上一秒还像个人,这一秒那还有人形,胸前满是烂肉碎骨,鲜血淌流不知,咋看就像一只厉鬼。

    看客们心颤。

    一招措手不及,便是招招措手不及,薛志便是个很好的例子,未料到姬痕硬抗一指绝杀,便也未料到姬痕一掌剖开他胸膛,顺带脚的功夫,还送了他一道爆符,一击被炸的没了人形。

    “战台斗战,你竟敢用爆符?”薛志怒嚎。

    “四打一,还有脸说我?”赵云骂道,便要上前补一刀。

    “好个姬痕,真个歹毒。”紫都一声冷哼,一剑凌空斩下。

    “滚!”

    赵云暴喝,一棒抡出了暴天狼牙。

    剑与狼牙棒撞,炸出雪亮火花,紫都逼格满满的一剑,没啥伤害,倒是他,被赵云一棒槌抡翻了,感觉可不咋好,嘴角已溢血。

    “禁。”慕容叱声铿锵。

    话未落,便闻一道嗡鸣声,有一口虚幻的大钟,在天穹幻化,凌空罩下来,主要是个头大,乍一看,就像是一座小山,看着都唬人,且格外沉重,纵是禁不住人,多半也能砸死人。

    赵云欲走。

    奈何,吴起杀回来,也施了束缚之法,给慕容打配合,禁了赵云一瞬,恰逢大钟凌天落下,落地砰的一声响,战台都崩裂半边。

    “给吾封。”

    “破。”

    慕容前脚喝斥,后脚便闻赵云冷哼。

    啥个大钟,啥个封禁,都他娘不好使,一棒槌砸出大窟窿。

    噗!

    慕容遭反噬,大口喷血。

    赵云见缝儿插针,一记诛仙剑洞穿其胸膛。

    “杀。”

    四人嘶嚎咆哮,齐齐攻伐。

    下方蠢蠢欲动的妖孽们,也都杀上了台,呼啦啦的跳上去十几人,各个都拎着家伙,都是吴起找来的帮手,收了好处得帮忙。

    见之,台下人一阵扯嘴角。

    这阵容,已不是武德的问题了,干脆都不要脸了。

    看吧!属姬痕的修为最弱,一帮玄阳最巅峰,打一个玄阳第二重,竟还是群殴,这一战,即便是赢了,也不怎么光彩吧!

    “来。”

    赵云气血翻滚,手握狼牙棒,大开大合。

    轰!砰!

    单挑的一战,成了群殴,轰声更嘈杂。

    从台下去看,场面已是混乱的一发不可收拾。

    “该死。”

    幻梦一声冷哼,已杀到战台不远处,楚无霜亦不慢。

    两人还未到战台下,便下意识停了脚步,都怔怔的看着战台,某人正大展神威呢?正光着膀子,正拎着狼牙棒,鏖战群雄,说鏖战不准确,该是爆锤,一棒一个,十几个妖孽后辈,被他抡的满天飞。

    那画面,就怕他吼一句老子天下第一。

    这般能打,貌似不用她们帮忙了,即便上去,也是碍手碍脚,那货已打的六亲不认了,硬往上凑,搞不好会被一棒抡飞出去。

    “这么能打?”

    看客们也都仰了头,平日里各个牛逼哄哄的妖孽,基本都上天了,有人被抡飞,有人落下来;有人落下来,便又有人再上去,如今这画面,很好的昭示了四个字:漫天乱飞。

    啊!

    漫长都是嘶嚎声,是惨叫也是怒吼。

    这么多人,竟被一个玄阳第二重打的抬不起头,着实丢脸。

    “鼠辈,一群鼠辈。”

    赵云气血升腾,似火燃烧,一棒接一棒,真打到六亲不认了,凡是在台上的,管的是哪家的,朝死了打就行,对方都不讲武德了,他还要啥脸。

    磅!duang!噗!啊!

    画面极度混乱了,声响也是嘈杂不堪,轰鸣声、吐血声、惨叫声、兵器碰撞声连成了一片,这桥段都不用去看,听声儿便好。

    “这帮兔崽子。”城墙上有啧舌声。

    玲珑不知何时来了,嘴角直扯,站在城墙上,也看得更清晰,帝都各大世家能排上名号的年轻妖孽,基本都上台了吧!那么一大帮人,愣是拿不下一个姬痕,那小子真太能打了。

    拿不下就对了,那货有挂。

    有分身源源源不断的传精元,有万法长生诀撑着,还不朝死了打,如他这号的,要么一口气拿下,要么就别打,越打越胃疼。

    “真元无限?”

    台上的妖孽们,满目的骇然。

    玄阳第二重啊!即便修出了丹海,也不可能有这么多真元吧!偏偏,姬痕越打越猛,气血非但不消沉,反更汹涌,通体都如烈火燃烧,旺盛生灵力,澎湃的生命力,让他们生出一种无力感。

    这是个小强,打不死的小强啊!

    “一群鼠辈。”

    赵云骂的连武魂,震的看客都耳朵嗡嗡。

    老实说,他也晕,这么多人群殴他一个,不晕才怪,正因脑瓜不怎么灵光,出手才没啥个章法,拎着狼牙棒一阵乱抡乱砸。

    至最后,台上都没人了,他还搁那抡呢?

    瞧那些妖孽,没有最惨,只有更惨,半数以上都已残废。

    看客们那个啧舌啊!

    帝都排的上名号的妖孽,都被那货打残了吧!

    “杀,给吾杀了他。”

    吴起摇摇晃晃,吼了一嗓子,一头栽了下去。

    如这等嘶嚎,四面八方皆有,皆是被打残的妖孽。

    “孽畜,还不伏诛?”

    何需他们说,各家的老家伙们,便已杀上战台,尤属吴家的高手,蹦跶的最欢,跑的也最快,一个黑袍老者一掌镇压了姬痕。

    这下,赵云安分了。

    “小辈斗战,老辈上来不合适吧!”

    赵云捂着脑门儿,摇摇晃晃,脑瓜本来就晕,这一帮老家伙每一人上来,都会来一句“孽畜,还不伏诛?”震得他俩眼冒金星儿。

    没人搭理他。

    黑压压的一大票人,将他围的水泄不通。

    “都别动,让我来。”

    吴起嘶嚎,拎着家伙踉踉跄跄的冲上了战台。

    他这一嗓子,威力真个霸道,竟震的天都黑了,乌云翻滚,且电闪雷鸣,还有一股可怕的威压,笼暮天地,在场人都一阵心颤。

    今日,大场面。

    今日,人也多。

    赵公子决定开个天劫,大家一块耗子尾汁。

    主角叫赵云柳如心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