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四章 大型遭雷劈现场

轰!轰隆隆!

    因吴起一嚎惹出的雷鸣,响满了天穹。

    连他自个都不知,这一嗓子嚎出,还有这等威势。

    “天咋还黑了呢?”

    “身上咋还凉飕飕呢?”

    在场人集体仰眸,连台上的老家伙包括吴起在内,也都仰了头。

    入目,便见乌云翻滚。

    入目,便见电闪雷鸣。

    那个云彩啊!黑的很纯粹,本是青天白日,被掩的昏暗无光,正因昏暗,那一道道撕裂于云中的雷电,才显得格外刺目,如游蛇,一缕缕窜来窜去,每声轰隆,都如上苍发怒,震颤人心。

    “看吧!要下雨了。”

    赵云也是神演技,也跟着全场人,仰着脑瓜看。

    还是没人搭理他,都在看天空,这雨怕是很大。

    “躲开,那是天劫。”玲珑一声轻叱。

    “天劫?”在场人顿的一惊,忙慌四散退走,连台上的老家伙们,也是一阵心颤,难怪这般大动静,难怪有一种可怕的威压。

    “谁引的天劫,吃饱了撑的?”

    大骂声四起,特别是老家伙们,各个老脸昏黑,天劫可不是啥好东西,一人渡劫没啥,这么多人扎堆儿,那就是集体遭雷劈了。

    “那就是天劫啊!”赵云也故作惊异。

    口上这般说着,他脚上没闲着。

    所谓没闲着,就是哪人多往哪凑。

    哪人多呢?先前堵他的那帮老家伙,人就不少,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即便在后退时都还在扎堆儿,一边后退,一边望看着天穹。

    真奇了怪了,那片劫云咋跟着他们跑呢?

    “关城门。”玲珑当即下令。

    这个命令她得下,鬼晓得是谁的天劫。

    所以说,城外的人皆有可能。

    如此,那就不能随便放进来了,这若进了帝都,那得多热闹。

    “谁的天劫,速速离开。”怒吼声连成一片。

    “姬痕,速走。”幻梦扒着人群,拽住了赵云。

    “离我远点儿。”赵云挣脱,又往人堆儿里窜,就盯着先前那帮想弄死他的老家伙,这般不讲武德,这般不要老脸,劈死你们。

    幻梦愣了一下,不明所以。

    不明白没事儿,赵云回头眨了一下眼,她啥都懂了。

    “他他的天劫?”幻梦一脸的懵。

    这不可能啊!玄阳第二重了,哪来的天劫。

    偏偏,这事儿就那么新鲜,进了第二重,天劫还没渡,月神都没搞明白,更遑论是她,在场的人,想到谁都不会想到是姬痕的劫。

    “前辈,等等我。”

    “滚。”

    “别骂人哪!”

    “滚。”

    赵云颇上进,便如一个狗皮膏药,那帮老家伙走哪他跟哪,被骂了,还死皮赖脸的跟着,他跟着不要紧,劫云也是一路相随。

    轰!

    雷电终是降下了。

    其中一道,自是赵云的。

    至于其他的,那就看赵云在哪了,距离越近,劈的越稳。

    噗!

    血光四射,底蕴雄厚如赵云,都被劈的血骨横飞。

    他这遭雷劈了,那帮不咋要脸的老家伙,也是一人挨了一道雷电,天劫是公平的,玄阳境便来玄阳境的劫,地藏境便来地藏境的劫,即便天武境来了,也是照劈不误。

    啊!

    惨叫声顿起,哀嚎遍布。

    但凡遭雷劈者,无论渡劫的赵云,还是被动应劫的老家伙们,个顶个的惨,都被劈的血骨横飞,浑身冒黑烟儿,黑发如瀑的吴起,头发还打卷了,一顿雷电劈下来,现场多了颇多烤肉香。

    自然,赵云的惨自是外表。

    他通晓太初天雷诀,雷电劈来便可吸收。

    不是所有人,都如他有神级挂,不明所以的人,被劈的不见人形,从未遭过雷劈,也从未渡过天劫,第一次遭雷劈,竟是被动应劫,不得不说,这感觉,怎一个酸爽了得。

    可气的是,此刻都不知是谁的劫。

    轰!

    第一波雷电后,天劫彻底拉开帷幕,一道道雷电,一道道的劈下,而且,准头儿都很好,要么不劈,要么就劈的正儿八经。

    啊!

    惨叫声更多,如无间炼狱,哀嚎震天。

    “谁的劫。”吴起怒嚎。

    而后,一道雷电教他做人,被劈的浑身冒黑烟。

    “少主。”吴家强者硬顶雷电而来。

    “吴兄。”赵云也上道,也一溜烟儿的凑了过来,方才还在台上不死不休来着,这会儿,一个吴兄叫的真亲切,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他担忧吴起呢?

    说担忧,也不能说错。

    他是担忧雷电劈不死吴起。

    如此,那得往上凑一凑,劈不死没事儿,补两刀啥都有了。

    轰!轰隆隆!

    他到了,雷电也随之到了,方才赶到的吴家强者,又被劈的血肉横飞,方才站稳的吴起,脑瓜子还嗡嗡的,又遭了一记雷劈。

    “这么坑人吗?”

    幻梦看的嘴角直扯,那货真个戏精啊!演的那叫个真哪!

    因他,吴起被劈的连自个姓啥都忘了。

    还有那些个不咋要脸的老家伙,也分不清东西南北了。

    轰!轰隆隆!

    雷电愈发凶猛,一道接一道不间断。

    下面的情景,就格外血腥了。

    从城墙上去看,能看的很真切,那是妥妥的大型遭雷劈现场,不知多少人中招,亦不知多少人抱头鼠窜,一边跑一边扯着嗓子大骂,好年未见过天劫了,见了就是遭雷劈,真他娘的窝火。

    “谁的劫。”玲珑双目微眯,纵观全场。

    至此,都不知是哪个人才在渡劫,只因遭雷劈的人太多了。

    “会不会是姬痕的。”身侧,有一老辈问道。

    他也看的真切,全场就属那货跑的欢,走哪都有雷电。

    玲珑轻摇头。

    第一个排除的便是姬痕,玄阳第二重不可能有天劫。

    “救命啊!”

    赵云还是那个戏精影帝级的戏精,何止蹦跶的欢实,咋呼的也响亮,若非他玄阳第二重的修为,不然,玲珑真以为是他的劫。

    他搁那蹦跶没事儿,天劫也不安分了。

    这是他的劫,他去哪天劫就去哪。

    但凡天劫范围内有人,一劈一个准儿。

    就这一会儿的功夫,不知有多少仇家被他坑了一身的鲜血,底蕴稍弱者,已去阎王殿报道了,底蕴还行者,正在去报道的路上,到死都带着郁闷,到了都不知那是谁的天劫,只能在临死前,好好问候了一番那个渡劫的人。

    死的人都在问候,更莫说还在遭雷劈的。

    太多人问候,总有灵验之事。

    如赵公子,喷嚏一个接一个。

    。

    抱歉,有事耽搁,更新晚了也更新少了。

    主角叫赵云柳如心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