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章 霸王弓

“姬痕?”

    魏腾豁的转了身,听得出是谁的声音。

    正因听出了,才神色骤变,出宗回家族,竟是撞上了老冤家,正朝他追来,瞧姬痕气势汹汹,可不是找他聊天的,是要灭他的。

    “叔祖救我。”

    魏腾嘶声大喝,竭力催促着坐骑。

    为此,还用了两道速行符,只为加持血鹰速度。

    血鹰也够争气,的确速如惊芒。

    然,再快也快不过大鹏,三两瞬息便追到。

    “哪走。”

    赵云一记诛仙诀,一剑秒了血鹰。

    魏腾一头栽落,如一只旱鸭子,在半空中来回扑腾,还未等落地,便被赵云一手捉到了大鹏背上,一道封印符咒,禁的死死的。

    “姬痕,你要残害同门?”魏腾脸色惨白。

    “整日想着弄死我,留着你过年?”赵云冷笑。

    “你。”

    “下辈子别惹姓赵的,后果很严重。”

    赵云这一语,魏腾没咋听明白,不明白没事儿,他也无需明白了,既是杀人越货,赵云自不多废话,一掌打灭了他的心脉。

    噗!

    魏腾双目是的凸显,瞳孔也紧缩,未料到赵云这般干脆利落,连讲条件的机会都没给他,事实上,讲啥条件都没用,都到这份儿上了,已是不死不休的局面,留他活命,那是给自个添堵。

    黄历是个好东西,他出门也没看。

    正因没看,才出门撞了这么个煞星。

    也怪他,平日嚣张惯了,在天宗蹦跶的太欢实,一点儿不知低调,总想搞事情,惹谁不好,偏偏惹姬痕,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

    “该死。”

    怒喝声响起,一只庞大的血雕朝这杀过来了。

    不用说,便是魏腾所呼唤的叔祖,乃一白袍老者,妥妥的地藏境,且是最巅峰,听了魏腾呼唤便往这赶,奈何,还是来晚一步。

    “这个打不过。”赵云见之,转身便遁。

    “拿命来。”白袍老者怒喝,驾驭坐骑追杀过来,手捏一道剑气,隔空劈斩,大鹏速度足够快,赵云也防御足够吊,强行破灭。

    嗖!嗖!

    两只坐骑,一金一赤,一前一后划过天穹。

    赵云曾回眸,曾用望远镜望看,追杀他者可不止一个白袍老者了,还有颇多的强者,清一色的血雕,不用说都是魏腾家的人。

    再往远处看,乃一座浩大的古城。

    按他所想,该是魏腾家族所在地。

    是他与魏腾赶的太巧,在家门口把人给灭了,乃至出来接迎的人,都没赶得上救援,也怪他出手太快,也没给魏腾叽歪的时间。

    “给吾抓活的。”怒吼声响满天穹。

    如赵云所看,追来的人真不少,各个杀气滔天。

    得亏他蒙着至今玄袍,对方不知他身份,不然又会闹出颇多麻烦,若早知这是魏家的地盘,他会先掂量一下,也省的被人追杀。

    轰!轰隆隆!

    天地间多了轰隆声,如雷霆阵阵。

    是魏家人太多,且气势相连,威压碾的天地动荡。

    不知何时,轰隆声湮灭。

    但,天空还是颇多飞行坐骑,皆是魏家强者,搁那来回的转,并非不追了,是追着追着,不见了人影,怒吼声、暴喝声此起彼伏,那么多强者,愣是未逮住一个玄阳境,到了都不知是谁。

    至深夜,才见赵云冒头。

    看其形态,不是一般的狼狈。

    那么多强者追杀,曾几次被追上,险些被打灭了。

    还好,他开遁的本事不是盖的。

    “这山谷,真个好风景。”月神蓦的一语。

    赵云听了,下意识起了身。

    月神是神,可不会无缘无故来这么一句。

    他拿出了藏宝图,看了一眼地图,也环看了一眼四方,看的眸光雪亮,这座山谷的地形,与藏宝图上的一处地形,颇为相像。

    如此,便可以此为参照物。

    如此,也可凭这确定位置。

    “阴差阳错啊!”赵云嘿嘿直笑。

    若非灭了魏腾,若非遭魏家人追杀,也不会来到这座山谷。

    “气运哪!”月神一声唏嘘。

    哪里是阴差阳错,分明是运气使然。

    不是在撞机缘,就是在去撞机缘的路上。

    这句话,送给赵云极为确切。

    呱!

    大鹏又被叫出,展翅高飞。

    赵云则拎着望远镜,一阵俯瞰这片山谷,完事儿又与藏宝图比对,并未认错,地形九成吻合,确定了位置,那找宝藏就好找了。

    “你不坑人时,还是很可爱的。”赵云对月神呵呵一笑。

    月神被逗乐,用可爱形容她这尊神,赵云是破天荒的头一个。

    “西北。”

    赵云遥指了一方,大鹏展翅飞出了山谷。

    路线确定,的确好找。

    两日后,大鹏在一片群山上空定下。

    从这俯瞰,能见群山全貌,大大小小的山峰,得有上万之多,如这等群山,大夏多不胜数,可见疆域有多辽阔,也难怪其他王朝,总寻思着找大夏的麻烦,这么大的疆域,就是一块肥肉,谁见了不想啃两口。

    “不死山。”赵云喃喃一声。

    这地儿,地图上有标记,而且他也听过。

    相传,古时有一老道人,曾坐于此山中悟道,千年不死。

    不死山之名,便由此得来。

    千年不死,多半就是一尊仙了。

    天武境如大夏鸿渊,也活不了千年。

    自然,这只是一个古老的传说,至于真假,无从得知,也无从考证,见过不死老道的人,都早已入土为安很多很多年了。

    “也不给个准确位置。”赵云握着藏宝图挠头。

    不死山有上万座的山峰,鬼晓得宝藏在何处。

    倘若,一座座的挨着找,找到明年也找不完。

    “可爱的秀儿?”赵云侧眸,又是一脸笑呵呵,倒是忘了这个指明灯,神明嘛!即便只剩一丝残魂,感知力也是逆天级的。

    “有意思。”

    月神未搭理赵云,只看这片群山。

    这三字虽轻微,但落在赵云的耳中,却颇有震撼力,连神明都说有意思,那此山中的宝藏,该有多养眼,不会藏着一座金山吧!

    “最高的那座。”良久,才闻月神一语。

    “最高的。”赵云又拎出了望远镜。

    环看了一圈儿,才直奔深处,最巍峨的山峰就在深处。

    按照月神指引,他来到了悬崖峭壁,用了悬空符,一步步走下。

    至悬崖岩壁的半山腰,他才驻足。

    “应该就是这。”赵云敲了敲岩壁。

    自外看,岩壁没啥个两样,实则,里面是空的,藏宝贝的人,该是在这座岩壁上凿了一个山洞,又将岩壁恢复如初,若无藏宝图,谁会知道这有宝藏,纵有藏宝图也不怎么好找,他是有月神指引,才准确寻到,换做其他人,那得正儿八经的找一两年。

    “诛仙诀。”

    赵云退后几丈,一剑劈开了岩壁。

    的确是一个山洞,山洞的尽头乃一座石门,石门足够坚硬,诛仙诀都劈不动,看过才知有机关,左右两侧,皆有三盏石灯。

    “难不倒我。”

    赵云直接开天眼,能隐约看穿机关构造。

    “这个,转三圈儿。”

    “这个,倒转两圈儿。”

    “这个,正转一圈儿。”

    此货天赋异禀,很快便研究透彻,石门两侧来回跑。

    嗡!

    至最后一盏石灯转下,石门嗡的一声打开了。

    想象中,被金银财宝晃眼的画面并未呈现,一切都显的平平淡淡,整的赵云很不习惯,说好的宝藏呢?咋就没点儿大动静嘞!

    看了一眼,他才提剑走入,一眼便可看尽。

    这是一座石室,方圆不过三十丈,没有座椅板凳,亦无茶壶酒杯,整个石室,除了一座祭坛,再无其他。

    祭坛上是有东西的,悬着一把大弓金色的大弓。

    “这就是宝藏?”

    赵云麻溜凑到了祭坛前,上下左右的扫量大弓,不知在此悬了多少年,蒙满了岁月灰尘,亦不知是由啥个材质铸造,只知很不凡,特别是弓弦,有一丝丝龙息萦绕,隐约间,还能听闻龙吟。

    除此,便是弓上刻着的纹路,宛若游龙。

    赵云伸手,拿了大弓。

    他小看了此弓的重量,得有好几百斤重,握在手中的那一瞬,弓体上的灰尘,都一瞬消散,闪烁了璨璨的光,更有一股霸烈之气,迎面翻涌,撞得他都一步没站稳。

    “霸王弓。”

    至此,赵云才瞧见弓上雕刻的名字。

    不知为啥,瞧见这仨字,他不由想到一句话:霸王硬上弓。

    嗡!

    他看时,石门轰然闭合了。

    不止如此,这座石室也嗡的一颤,四周墙壁上都自行刻出了纹路,一道道如似鲜活,而后,又都融入了墙壁,只时而闪烁光亮。

    “这。”赵云愣了一下。

    他挥了剑,劈了一下石门,只擦出雪亮火花,未能破开,他又朝四面墙壁,各劈了一剑,非但未能劈开,反而被震的手臂发麻。

    “来。”

    他不信邪,化出了颇多分身。

    “风雷诀:万剑归一。”

    继而,便是最强的攻伐,瞄准的正是挡住出口的石门。

    当!

    噗!

    依旧是金属碰撞声,这回被震的大口咳血,他最强的一击,也未能撼动石门,他又用了弩车与爆符,一样轰不开,都不知石门与墙壁是啥个材质,硬的超乎想象,或者说,不是石门与墙壁硬,而是因禁制的加持。

    赵云扯了嘴角,好似明白寓意了。

    这,就是一个牢笼啊!

    而他手中的霸王弓,就是一个机关哪!把它从祭坛上拿下来,便是触了石室的禁制,才演变成了一座石牢,把他困在了这。

    “真有意思。”

    赵云有些脸黑,也不知是哪个人才,埋了宝藏,也留了藏宝图,却给后人来了这么一出。

    坑人哪!

    得了宝藏又如何,人被困这了。

    “考验?”赵云一声嘀咕。

    这猜测很靠谱,应该不是坑人,后辈能寻到这,只证明有拿走宝物的资格,至于能不能拿走,那就得看个人的本事了。

    想了片刻,他又将霸王弓放回了祭坛。

    可惜,禁制不买账,纵将霸王弓归于原位,也未见石门开。

    “秀儿,咋出去。”多番尝试无果,赵云干咳的看向了月神。

    “霸王弓。”月神淡淡道。

    赵云听了沉默,又拿回了霸王弓。

    月神寓意明显,关键还是咋这把弓上。

    于是乎,他拎着霸王弓,在石室中来回溜达了,时而还抬手,用霸王弓敲一敲墙壁或石门,声音磅磅响,如似在敲钢板,坚硬不是石门与墙壁,而是刻于其中的禁制,加持了石门与墙壁的硬度。

    敲了一圈儿,也没研究出个所以然。

    “你聪明时很聪明。”月神又来了一句。

    闻之,赵云不免一声干咳,一句话月神只说了一半,至于剩下的半句,应该是:不聪明时,你丫的活脱脱就是一个白痴啊!

    “我懂了。”

    赵云一拍大腿,豁的站起了身。

    他又到石门前,正对石门而立,期间隔了三五丈。

    而后,便见他弯弓搭箭,弓是霸王弓,箭嘛!就是他的天雷,往霸王弓中注入真元与天雷,便成了一支雷霆箭,若是他所料不差,这座石门,只有用霸王弓射出的箭,才能破开,禁制只认霸王弓射出的箭,其他谁来都没用。

    他挽弓如满月。

    雷霆箭嗡动,更有玄黄之气加持。

    “好霸烈的弓。”

    箭未射出,赵云心中先震惊,将霸王弓拉满了弦,才知此弓的霸道,配合此弓,雷霆箭的威力,都强了不少,所以说,用此弓射出的箭,自有威力加持。

    “给我开。”

    但闻赵云一声轻叱,松开了弓弦。

    雷霆箭射出,如一道雷芒,有极强的洞穿力,一箭射穿了石门。

    嗡!

    石门一颤。

    四周墙壁也一颤,其上刻画的禁制,一道道消散。

    “开。”

    赵云一记憾山拳,轰开了石门,更印证了先前的猜测,坚硬的不是石门,而是石门上的禁制,也只霸王弓射出的箭才能破开。

    “好强的威力。”

    赵云抱着霸王弓,哈了几口气,完事儿,还用衣袖擦拭了一下,擦的锃光瓦亮,真一把凶悍的弓,也不知哪个前辈铸造,便宜了他。

    “多谢前辈馈赠。”

    出山洞时,赵云还不忘拱手一礼。

    这个宝藏,可比金银财宝珍贵多了。

    一礼行完,他才转身,用了悬空符,一步步扶摇直上。

    “哪去。”月神悠悠道。

    “回家啊!”

    “这么大一个宝贝,不想要了?”

    “还有宝贝?”赵云眸子顿的锃光瓦亮。

    “此山中,有一个空间小世界。”

    主角叫赵云柳如心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