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二章 好玩儿

“该死,怎的又转回来了。”

    “不死山我来过,没见有迷雾啊!”

    “老夫是不是走丢了。”

    月下的不死山,颇不宁静,如这等话语,此起彼伏。

    从天俯瞰,那是一个个人影,在不死山中溜达,或伫立山巅、或游走山间、或垫脚挠头,七嘴八舌,神色各异,有大骂、有疑惑、也有郁闷,先前不死山震动,都是跑来查看的,然,进了这片群山,便如进了一座迷踪阵,入眼全是迷雾,兜兜转转了大半夜,怎么走都走不出去,剩下的,只有扎堆儿骂娘的心情了。

    “真个夺天造化。”

    千秋城中,赵云握着一个放大镜,就盯着沙盘看,被困在不死山中的人,转了大半夜,他也搁这研究了大半夜,以他如今的见识,还真就理解不了,这无关天赋,该是一种规则的限制,不到某种级别,根本就弄不清门道,要不咋说是仙,果是大手笔。

    “秀儿,可有方法放他们出去。”赵云问道。

    口中的他们,指的自是被困在不死山中的人。

    这么大一票人搁那溜达,着实不习惯,若真有那么一两个出类拔萃的寻到千秋城,免不了一堆的麻烦,他可不想让世人知道这片山中还藏着一座城。

    “拨开迷踪阵一角,见了出路,他们自会出去。”月神悠悠道。

    “问题是,我不会。”赵云一声干咳,这可是仙阵,研究了大半夜,都未搞出个所以然,还是道行太浅,至今都不知如何操纵。

    月神拂手,又是一片金光,卷了一片金字。

    乃操纵迷踪阵的法门,她是神明,一眼便可洞悉仙阵,哪哪是阵脚,如何变动此阵法,她都门儿清,简单的方法,赵云该是学得会,主要是,这小子乃千秋城的主人,由他来做,会轻松不少。

    赵云目不斜视,将法门一一学入意识,静心参悟。

    这般一看,眸光亮了不少,受神明点拨,瞬间豁然开朗。

    良久,他才有举动,用天雷化成了一根细长的棍儿,一边念诵咒语,一边用天雷棍儿在沙盘中拨弄。

    他这边一顿操作不要紧,不死山中却有大动静。

    所谓的大动静,便是迷踪阵的迷雾,汹涌翻滚了,还在不死山中的人,神色皆惊愕,本就诡异,见了这画面,顿的一阵尿颤,总觉暗中有那么一只大手,在操控着这一切;总觉暗中有那么一双眼,在盯着他们,看他们浑身凉风嗖嗖。

    “好玩儿。”赵云嘿嘿直笑,这玩意儿太有趣了。

    “得亏仙阵残破了。”月神一声唏嘘。

    “啥意思。”赵云试探性问道。

    “仙阵残破不死山中只剩迷踪阵,若还有杀阵,你这一通拨弄,外面便是翻天覆地,山中的人,不知会有多少葬在阵中。”

    “还有这神力?”赵云心惊,布阵的那尊仙,真是吊炸天哪!竟能造出这等阵法,若仙阵完整,何需出城,搁这摆弄沙盘操纵杀阵便好,那些进来的人,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奈何,仙阵已残破,只剩迷踪阵。

    偏偏他道行不济,无法复原仙阵。

    “有总比没有好。”赵云心道,只一座迷踪仙阵,就够他们难受了,收了神,他继续拨弄,拨开了迷踪阵一角,只因引那些人出去。

    “出路,有出路,快。”

    不死山中喝声不断,还在兜兜转转的人,都寻到了方向,进来时有多麻溜,出去是便有多麻溜,这鬼地方,一刻都不想多待了。

    待出了不死山,都立在山外搁那看,各个双目微眯,大多眼神儿奇怪,不少人都来过这片不死山,没见有异状,这回进来,咋这么多鸟事儿嘞!被困了大半夜才走出来。

    “谁爱进谁进,老夫回家睡觉。”一老头儿摆手,扭头走了。

    见他离去,颇多人也跟着转身。

    太邪乎了,不死山太邪乎了,入内便迷方向,早早离去为妙,日后,再不会来这找刺激,大夏多怪异之地,搞不好,这也会演变成一片禁地。

    不死山,又是迷雾笼暮。

    赵云收了天雷棍儿,化出了九个分身,留下守着沙盘,而他这本尊,则转身走了,千秋城的玄机已搞明白,得尽快回忘古城,把赵家人接过来。

    出了城,他一路朝外走。

    不死山的迷踪阵,于他而言就是个摆设,谁让他是千秋城的主人呢?自不会被迷雾遮掩视线。

    分身与本尊视力相连,即便走出这么远,他依旧能通过分身遍观不死山,谁谁进去找刺激、啥个修为、尊荣样貌这些,他这都看的一清二楚。

    走出不死山,赵云还望回眸一看,心中感慨万分。

    是来寻宝藏的,不曾想,寻出一片空间大世界,怕是连那个藏霸王弓的前辈,都不知此山中,还另有玄机,若非月神指引,鬼晓得还有一座千秋城,这个机缘,才是真的逆天造化,倒是霸王弓,更像抛砖引玉,千秋城便是那块玉,打老远看着都晃眼。

    呱!

    很快,大鹏展翅高飞,一路朝西南。

    赵云盘膝其上,一路都在望看北斗星,不晓得那是一颗真正的星辰,还是用大神通演化出来的,用它窥看不死山,这是何等手段,他这一介凡人,自是理解不了,正因理解不了,才更加的向往,颇想登临那个高度看一眼,以仙的眼界看世间,多半看的更真切。

    收了眸,他才拎出了霸王弓,抱在怀中凝看,其上刻画的古老纹路,映着月光更显清晰,真就如两条游龙,看它时,隐约还能听闻龙吟,除此,便是内敛的霸烈之意,用它射出的箭,威力能得最大限度的加持,杀伤力杠杠的。

    擅用弓的人,打配合都是一绝。

    躲在暗处放冷箭,他也是很专业的。

    “瞧,你的老相好。”月神蓦的一语。

    “哪个?”赵云闻之,豁的起了身。

    这俩字,回的很有水平。

    想想也是,他的老相好多了去了,谁知月神说的是哪个。

    月神提醒了一声,便斜躺在了月亮山,单手托着脸颊,成假寐状态,一整套的动作,都好似在阐述一句话:自个找。

    她不说,赵云可不就得自个找嘛!已拎出望远镜,环看四方。

    这般一看,还真就是个老相好。

    谁呢?般若。

    虽距离还很远,但依旧能隐约听闻佛音。

    般若的处境,可不咋好,撞上了杀人越货的桥段,正被人追杀,从这去看,那片黝黑的山林,一片片的倾倒,有碎石崩飞,有鸟兽乱叫,好好的一片山林,整的一片狼藉。

    再看追杀般若者,乃一个黑袍青年和一个紫袍老者,皆地藏境修为,特别是黑袍青年,修为多半已至第六重,也属他追的最凶。

    “找你很久了。”赵云已杀了过来。

    新宗大比后,便不见了般若,跑出来历练,不曾想在这撞见,主要是想问问般若,佛土究竟在哪,若无这个问题,他才懒的去救;若无这个问题,即便那俩人不杀般若,他也会把她灭了。

    如今嘛!未得答案前,般若还不能死。

    噗!

    幽暗的山林,又见一道血光。

    是般若又喋血,自被追杀,已不知第几次喋血,佛光笼暮的娇躯,颇多血壑,每一道伤痕处,都萦绕着幽光,化灭着她的精气,使得伤口非但不愈合,反而还朝外扩张,杀意侵入体魄,肆意作乱,时间久了,必伤根基。

    “你走得了?”

    黑袍青年阴笑,如一只幽灵追到,弹指一道血芒,比剑芒更具洞穿力,仅是余威,便见一片片参天古木,拦腰斩断。

    般若定身,单手掐诀。

    顿的,一尊佛像演化而出,手持一面盾牌,挡在了她身前。

    然,佛像虽庄严,盾牌虽璀璨,但在血芒面前,却是脆弱如白纸,盾牌一瞬破灭,佛像也是一瞬炸毁,连带她,也被洞穿了玉肩,踉跄后退,未等站稳,紫袍老者便杀到了,一剑将其斩翻了出去。

    至此,山林才堕入幽静。

    般若伤的颇重,捂着玉肩,摇摇晃晃,绝美的容颜,煞白无血色,本该祥和的佛光,极尽湮灭,连佛家念力,都变的稀薄不堪。

    “天宗般若,果是好风姿。”黑袍青年幽笑,手持一纸折扇,轻轻摇着,看般若的眼神儿,便如欣赏一副美丽画卷那般,眸中难掩的是淫邪之光,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而他,就特别爱美。

    “迟则生变。”紫袍老者淡道,豁的抬了杀剑。

    “杀了着实可惜,我还从未尝过佛家人的滋味,感觉该是很美妙。”黑袍青年舔了舔猩红舌头,阴笑如厉鬼,眸中淫秽之光更浓,已能预见般若在他胯下呻吟的画面,想想便**燃烧。

    “你这臭毛病,何时能改改。”紫袍老者瞥了一眼,收剑转了身,对男女之事,貌似不怎么感兴趣,也没空搁这看鱼水之欢。

    黑袍青年不语,微微抬了手,五指张开朝般若。

    顿的,般若被吸了过来,伤的太重,毫无反抗之力。

    “这般死,着实难堪。”般若一声喃语,竟是孱弱到连自裁的气力都没有了,只得任由那股吸力,将她扯向黑袍青年,佛家的信徒,也恍似望见了一尊死神,正对她招手,笑的狰狞可怖。

    然,就在此时,身后蓦的伸来一只手,又将她拽了回去。

    自是赵云,终是在关键时刻杀到了。

    主角叫赵云柳如心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