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2、关心你的人

赵小春为了照顾爸爸,决定不再去小红马。他甚至没有去小红马告别,放在那里的被子床单什么的都由他妈妈拿走了。他认为自己在小红马没有朋友,所以自然不用告别。

    倒是小红马里的小朋友得知他突然不来后,难过了好几个。

    赵小春这些天呆在医院里照顾他爸爸,其实不需要他照顾什么,但是小孩子很勤快,端茶倒水削苹果。哪怕没有什么事,他也总是找各种借口呆在病房里不走,静静地坐在一旁,像是守着山的老人。

    他上学依然正常在上,这一点没有商量的余地,他爸爸妈妈都不准他旷课。

    赵荣立做手术的那天终于到了,他老婆汪娜很担心,但是在赵小春面前表现的总是很淡定,以为赵小春发现不了。其实赵小春通过一些细枝末节都看出来了,比如妈妈会发呆走神,比如嘴里会念念叨叨。

    赵小春心里很担心赵荣立的病情,他知道的远远没有他妈妈知道的多,一直是听他妈妈给他说爸爸的病情怎么样怎么样。他认为他妈妈是在故意说好话,其实爸爸的病情不是那么一回事,肯定比说的要严重多了。

    但是他不问,问了也没用,他知道他妈妈不会把真话告诉他,因为认为他是小孩子。

    他把这份关心藏在心里。

    赵荣立在做手术之前,突然喊住汪娜,说要立一份遗嘱。

    “你在说什么呢?怎么突然想到立……这个?”汪娜呆立了半晌,见赵荣立表情认真,不是开玩笑,不由带着恳求的口吻说道。她认为手术前说这个事不吉利,所以自己都不敢说出“立遗嘱”三个字。

    “要的,好让我心安。”赵荣立说道。

    汪娜强笑道:“快别说这个话了,准备一下,马上要做手术了。”

    “九点钟才开始,现在才8点,时间足够了,帮我拿纸和笔来。”

    “做完手术后再说吧。”

    “不行,你就满足我这个要求吧。”

    汪娜盯着他看了会儿,带着哭声说:“你是不是想要放弃了?”|.

    “我当然不会放弃,留下你和小春我不放心,我一定会努力挺过来的,但是万一呢,万一我有个什么意外,我总要给你们母子俩留点什么。”

    一旁的护士这时候对汪娜说道:“其实这种情况在医院很多,你没有必要想太多。”

    赵荣立坚持,汪娜忍着眼泪同意了,找来纸和笔,交给了他。

    卫生间的门开了,赵小春从里面出来,赵荣立看了他一眼,笑着快速在纸上写字……

    “好啦!”

    他最后检查了一遍,签上名,把遗嘱交还给了汪娜。あヤ~~(ωωω).(1).com<

    “这么快就写完了?”汪娜接在手里,快速浏览,字不多,就三句话,她看完后,呆在原地,仿佛被定住了。

    遗嘱上说,如果赵荣立自己意外去世,那么他的所有都归汪娜和赵小春共同所有。

    “你,你何必要这样。”汪娜说道。

    赵荣立说道:“不这样我不放心。”

    他牵住汪娜的手,把她拉的靠近床边,说了一些话,接着把赵小春也叫到床边,叮嘱他一些事。

    “……你是小男子汉了,要照顾好妈妈,在学校不要和人打架,不要误入歧途……”

    三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推门进来,要带赵荣立去做手术了。

    赵荣立的话都说完了,含笑离开,出门前握了握拳,让汪娜和赵小春放心。

    ——

    夏天的早晨亮的很早,六点多天就已经大亮。赵小春在房间里睡觉,忽然机敏地竖起耳朵,侧躺着一动不动,听着客厅里传来的声音。

    家里此刻除了他,还有人在!而昨晚家里只有他一个,他爸爸做了手术,尽管很成功,但是需要住院休养,于是妈妈晚上住在那边负责照顾,他一个人在家住。

    但是此刻,客厅里传来挪动椅子的声响,以及脚步声。

    脚步声渐渐靠近,接着卧室的门被敲响了。

    “小春,醒了吗?”

    是汪娜!汪娜声音轻柔问他。

    赵小春回应了一声,起床穿好衣服,打开卧室的门走了出去,看到他妈妈正在厨房里忙碌,餐桌上摆着一碗肉丝面。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赵小春问道。

    “早上回来的,给你做了早餐再过去。”

    尽管赵小春岁了,但是汪娜依然不放心把他一个人留在家里,昨晚是实在没有办法,赵荣立刚刚做完手术,身体很虚弱,必须有人24小时照顾。

    早上回家看到赵小春睡的很好,汪娜才把一颗心放回肚子里。

    她回到厨房,正在煮鸡蛋,打了一个哈欠,眼睛有些憔悴,昨晚没有休息好,身体很累,但是精神很好,心情更好,嘴里轻声哼着歌,用小碗装了两颗煮鸡蛋出来。

    “把这两个鸡蛋也吃了。”

    赵小春察觉到妈妈的心情不错,也跟着开朗了许多。

    吃了早饭,汪娜送他去学校。他想自个儿去,但是汪娜不同意,坚持把他送到了校门口。

    赵小春进了校门,没有头也不回就走,而是目送他妈妈走远后才折身往学校里走去。一个小男生匆匆跑步,差点撞在他身上,认出是赵小春后,吓了一跳,道歉都忘了。

    赵小春不仅在小红马的名声不好,在学校也不怎么好,尤其是在小范围内以坏孩子的形象让人害怕。

    此刻差点撞到他的小男生听说过赵小春的事迹,所以才会惶恐害怕。

    “走路注意点,摔跤了很疼的。”赵小春说道,把小男生扶正后,背着书包往教室走去。那个小男生诧异地目送他远去,嘀咕了一句和传闻中的不一样嘛。

    赵小春上了台阶,正要进教室,走廊里走出来三个男生,当前的一个个子很大,是李军。

    赵小春脸色一变,这个李军比他大一年级,希望欺负他。

    他不想搭理对方,低头径自回教室,但是李军主动找上门,挡在了他面前,说一些挑衅的话。

    赵小春几次想冲上去打一架,但是想到赵荣立立遗嘱时说的话,让他不要再打架,以免误入歧途,于是忍住了,不搭理李军等人,只想回到教室里。

    但是,李军突然说起赵荣立做手术的事情,不知道他从哪里得到的消息,竟然知道赵荣立的事情。

    李军说了几句不好的话,惹的赵小春勃然大怒,扑上去就打在了一起。

    ……

    上午课程还没结束,汪娜就出现在了学校里,从老师的办公室里领走了赵小春。

    “我不想来学校了。”回去的路上,赵小春沮丧地说道。

    汪娜:“怎么不想来了?就因为李军欺负你?”

    赵小春没有回答,倔强着呢。在去医院的路上,他一直沉默不语,表情倔强,看起来心里很不服输。

    汪娜也什么都没说,骑着小电动载着赵小春回到了医院,上楼,走在走廊里,忽然赵小春停下脚步不走了。

    “怎么了?怎么不走了?”汪娜问道。

    赵小春回头说:“你能不能不要告诉我爸我打架的事情。”

    他还记着赵荣立叮嘱他不要打架的事情呢。

    汪娜点点头说好,“走吧,病房里有人在等你呢。”

    “是谁?”

    “前面就是病房,你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赵小春好奇,刚靠近病房,就听到里面出来小女生的声音:

    “叔叔你要快点好起来哦,我背你起来吃葡萄叭?”

    “666鸭胖嘟嘟,你力气真大鸭,你能背赵小春的爸爸呢,你可厉害啦你,葡萄能给我吃一颗吗?喜儿,给我吃一颗叭。”

    “hiahiahia,小白说不能给你吃,是给小春爸爸吃的。”

    ……

    赵小春顿住脚步,一下就听出了病房里来的是谁,第一个说话的是嘟嘟,第二个是榴榴,第三个是喜儿!

    她们怎么来了?

    赵小春看向了汪娜,眼神询问。

    汪娜笑道:“是她们自己来的,张老板带的,说是看望你爸爸,她们还有话对你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