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3、送信

赵小春没想到小红马的几个小女孩会来,他站在走廊里没有立即进去,有些犹豫,最终掉头准备回去,不想见到那几个小女生。

    有什么见的吗!在小红马的时候也不是什么好朋友,相反还经常吵架打架呢。

    比如那个最吵的榴榴吧,贪吃懒做、惹是生非,喜欢闯祸,但是胆子却只有芝麻点大,前不久还放狠话要干掉他,他走到她面前让她干掉时,却又吓得去找小白寻求保护。要不是有小白在,像她这样的小孩子能不能顺利的成长很成问题,要是遇到李军那样的带恶人,分分钟扑街。

    还有比如那个一紧张就口齿不清的嘟嘟,天天跟在榴榴身后当跟屁虫,傻乎乎的,最后一次在小红马时捏了她的脸蛋,结果哭的稀里哗啦,别人捏她她不哭,他一捏就哭!根本是在故意和他作对!

    还有那个喜欢傻笑的喜儿,是真的傻啊,说话没有脑子的,想到什么说什么,真是嫌弃她!她不仅说话没有脑子,做事也没有脑子,记东西更没有脑子,连自己的年龄都不记得,一会儿3岁,一会儿8岁,就这样竟然还想当他的姐姐!他差点没捏她的脸脸!

    “小春,你去哪里?不进去吗?小白她们在等你。”汪娜见赵小春掉头要回去,连忙问道。

    “不去,我和她们不熟。”赵小春说道,哦对了,还有那个小白,天天当自己是小姐姐呢,什么事都要管,尤其老喜欢管他!听说她以前爱和罗子康打架。赵小春来到小红马时,罗子康还在,但是没多久就离开了,接触不是很多,只是知道那是个小胖子,吨位很大,小白那瘦瘦小小的样子,竟然敢和罗子康打架,真是胆大包天,但也不得不佩服就是。

    赵小春刚走了几步,走廊后方走来几个护士小姐姐,当先的一个看到他,大声道:“小春!正要去找你,快来!给你个东西。”

    护士小姐姐的话音刚落,病房门口就伸出来一个小脑袋,看到了愣在原地的赵小春,兴奋地招手喊道:“赵小春——”

    这是嘟嘟。

    嘟嘟喊了一声后,小喇叭开播啦,立即朝身后屋里播报赵小春来啦,旋即跑了出来,拉住赵小春的袖子往屋里扯。

    赵小姐就是这么直接!寻常小朋友被她这么一拉就跟着去了,也不得不跟着去。

    赵小春不想去,但是万万没想到,竟然被拉了一个趔趄,脚步踉跄跟着嘟嘟走了两步。

    他吃了一惊,这赵晨嘟力气真大呀。虽然有没注意的原因在,但是也多少证明了力气是真不小。

    他深呼一下,站定了,不能就这样被嘟嘟拉着去了病房,不然多丢脸啊。

    他本意思自己只要认真起来,嘟嘟就绝对拉不动他的,但是万万没想到……

    “嘟嘟你别拉啦,我去我去!”赵小春无奈道,他的衣服都要被拉脱了,肩膀已经露了出来。

    “赵小春,我们来看你呢……”嘟嘟高兴地说道,看起来已经完全不把赵小春捏哭她的事情放在心上了。

    “你吃什么长大的?嘟嘟。”赵小春好奇地问道,明明比他矮一截,小一圈,但是力气真大。

    嘟嘟刚要说话,病房门口呼啦一下,出来好几个瓜娃子,当先的两个是喜儿和小米,接着榴榴跑了出来。

    “让一让,让我出去。”小白后来居上,从身后挤了出来,把榴榴扒拉到了后头,气的榴榴跳脚。

    赵小春这下走不了了,在大家的呼喊声中,在他妈妈的催促下,不情不愿地进了病房。

    他爸爸赵荣立半靠在床头,笑着看着这一幕说道:“小春,你的好朋友都来了,她们关心你。”

    赵小春很想说她们不是我的好朋友,我没有好朋友,但是忍住了,毕竟是来看他爸爸的。

    “张老板~”赵小春看到了靠墙坐在凳子上的张叹,还是很有礼貌地打了声招呼。

    张叹笑着道:“大家很记挂你和你爸爸,所以来看看你们。”

    赵小春偷偷瞄了一眼这群瓜娃子,一个个眼里有光、脸上神采飞扬,喜气洋洋的,似乎来这里是真的很开心。他不由心中有股暖流升起,因为和李军打架而被老师叫去训话的沮丧与愤怒消散了许多。

    “赵小春!”榴榴终于从后头挤了过来,热情地找赵小春说话,“你爸爸真是个好爸爸鸭,好爸爸,好爸爸鸭~~~我在给你爸爸喂葡萄吃呢,6666鸭~~~~”

    好家伙,这孩子一言不合就夸爸爸,夸的赵荣立笑开颜,夸的赵小春尴尬很不好意思,突然觉得这个好吃懒做的沈榴榴其实也挺好的,也有好的一面。

    “赵小春~”榴榴继续说,赵小春心想她这回准备夸谁呢,却听到,“虽然你总是欺负我,但是我也不生你的气鸭,我们还是好朋友鸭,你为什么不来小红马呢?你来鸭,来鸭,好玩鸭……”

    赵小春:“……”

    等榴榴说完,汪娜对赵小春说道:“你是哥哥,你怎么能欺负榴榴呢?榴榴多可爱呀~”

    榴榴开心地跳起脚来:“我多可爱鸭,我真可爱鸭~~~小春的妈妈你也很可爱鸭~~66666~~~”

    没想到榴榴今天化身马屁精,把赵小春的爸爸妈妈哄的可开心了,都快忘了他们的儿子,而期盼自己养的是个女儿,且必须是榴榴这样嘴巴特别甜的女儿。

    赵小春瞬间对榴榴的好感就没了,觉得这个孩子还是以前那个傻孩子,特别不顺眼。是啊,一个人怎么可能几天不见就变好了呢,傻孩子还是傻孩子,是他想多了。

    他不想和榴榴说话了,怕榴榴又给他背后捅几刀。他去给他爸爸剥葡萄吃,葡萄是小白她们买来的,放在床头的小茶几上。除了葡萄,还有香蕉和橘子、牛奶,以及两份饮品,包装精美,一个盒子上写着“御膳神食”,一个盒子上写着“食补金方”。他不懂这八个字是什么意思,但是字体精美,卖相很好,觉得一定是好东西吧,张老板送的肯定不会差。

    他摘下一颗葡萄,剥掉葡萄皮,递给赵荣立吃。m.*^.com/m.q^.c^om/

    “我不吃,医生说现在不能吃,只能吃流食。”赵荣立说道。

    赵小春哦了一声,捏着葡萄不知道怎么办。

    “给喜儿吃吧。”赵荣立说道。

    赵小春这才发现喜儿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他身边,仰着脸,看着他一脸的笑。

    在赵小春看来,这就是喜儿的傻笑,平时总喜欢这样。

    “你好像一条狗子啊。”赵小春情不自禁地说道,说完后就后悔了,他爸爸训了他两句,还让他向喜儿道歉。

    “对不起啊喜儿,我不是有意说你是狗子的。”

    “hiahiahia,没关系,我不吃葡萄,你吃叭。”喜儿说道。m.*^.com/m.q^.c^om/

    赵小春把葡萄随意地塞进自己嘴里,吧唧吧唧两下,吃完了,看到一旁的榴榴和他妈妈聊的火热,不由想到,不对啊,刚刚榴榴说她在给他爸爸剥葡萄吃,但是他爸爸不能吃葡萄,那榴榴是剥给谁吃?

    “这个贪吃小鬼。”赵小春小声嘀咕了一句,榴榴果然还是那个榴榴。

    喜儿在安慰赵荣立,像个小大人似的,苦口婆心地叮嘱他要好好休息吖,不要干活啦,多喝水,不要想不开心的事,没事的时候就听听故事吖,看看绘本吖。

    “哎吖,小春爸爸,你会看绘本吗?你认识几个字吖?hiahiahia,我只认识几个字,hiahiahia,我要听小白讲呢,程程讲故事更好听,她知道好多故事吖……”

    说着说着,喜儿给赵荣立讲起了小兔子的故事,没讲之前就打包票说可好听啦,真的很好听吖,讲的过程中两位听众还没有笑,她自己已经笑个不停了,以至于不得不停下,等自己笑完了才接着讲。

    感觉她不是讲给赵荣立听的,而是讲给自己听的。

    赵荣立全程保持着笑容,看的出来是发自内心的笑容。暂且不提故事是否真的如此好笑,单单喜儿讲故事的神态就已经很好笑好玩了。

    赵荣立光看喜儿讲故事,不听故事的具体剧情,就已经很满足了。

    但是赵小春是真的觉得一点也不好笑。他皱着眉头,几次想要打断喜儿,提醒她能不能认真点讲故事。但是他爸爸用眼神制止了他。

    好吧,既然没办法打断喜儿,那就自己选择安静地走开吧。

    受不鸟!

    这个病房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热闹开心过了,或者甚至可能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毕竟这是病房啊,而且是重症病房,一般都是像赵荣立这种癌症患者,或者绝症患者才会入住这里。

    平常的病者才不会到这里来。一听说这里曾经住过什么病的病人,他们就把头摇的拨浪鼓似的,认为不吉利,对自己的病情康复有不利影响。

    已经在病房待了一个多小时,张叹觉得差不多了,便提醒小朋友们该走了,不能打扰赵叔叔休息,结果引来一堆小奶音的抗议,直到张叹威胁她们,来之前说了全听他的,如果不守信用,那么下次就不带她们出来玩了。小朋友们立刻蔫了,只有榴榴依然在反抗,蹦蹦跳跳,好一个小刺头。

    小刺头被小白收拾了,其他娃娃也围着她劝说,嘟嘟甚至趁着混乱拍了拍她的小脑袋。

    大家不能因为一个榴榴也导致张老板以后不带她们出来玩。

    小朋友们围成一个圈,叽叽喳喳讨论,最终得到统一的意见,那就是跟张老板回家。

    不过在回家之前,小朋友们派出了小白向赵小春发出邀请,让他重新回到小红马。

    赵小春脸色有点红了,不好意思,没有回答。

    小白从身上挎的一个黄色小兔子的包包里拿出一封信封,递给了赵小春,带着小朋友们走了。

    “小春,送一下你的朋友们呀。”汪娜很会来事,见儿子站在原地不动,立刻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