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8、别样的家访

喜儿真热情啊,感觉胡蝴不是小白的老师,而是她谭喜儿的。

    她忙前忙后,招呼热情,端茶倒水,带路介绍等等,像是田螺姑娘。|.

    小白远远地跟在后头,如果不是一定要来,她早就开溜了。此刻,她脸上不情不愿的,几次想要开溜,但是她现在是焦点呢,而且……

    小白瞄了瞄走在最前面的带路党谭喜儿小盆友,这个瓜娃子老是在她想要开溜的时候就会喊一句“小白小白你快来吖~”,真是烦死啦。

    “hiahiahia~~老师,我们家的门关啦,但是我会开呢,你看~”

    喜儿把一行人带到了三楼的家里,房门关着,她跑上前表演指纹开锁的绝技,没把众人惊到,只是逗的自己hiahia大笑不已,得意的小尾巴都要翘起来了。

    “憨憨儿哟~”小白小声嘀咕一句,已经快要受不了谭喜儿小盆友了,很想冲上前去,把小不点就地正法,让她唱马兰花。

    “老师你喝水水吗?”

    “老师你喝小熊饮料吗?”

    “老师你吃西瓜片片吗?”

    ……

    谭喜儿小盆友忙前忙后,浑身每一个细胞里都散发出热情。

    当喜儿跑去卧室抱布娃娃出来给小胡老师玩的时候,小胡老师终于忍不住了,小声询问张叹这个小朋友好可爱她是谁。

    张叹:“是小白的妹妹,叫喜儿。”

    “哦~~”小胡老师恍然,其实差不多猜到了,“真可爱,真热情。”

    心里不由感慨,张爸爸这么年轻帅气,孩子竟然就已经两个了,果然优秀的人总是早早被人“预定”了。

    她同时心里疑惑,张叹姓张,而女儿小白却姓白,至于刚刚那个去抱布娃娃的小可爱,只听张叹说叫喜儿,姓什么不知道。

    容不得她多想,喜儿已经从卧室里抱来了小美人布娃娃,送给小胡老师抱着,这是喜儿最爱的一只布娃娃。

    这傻孩子,欢迎人的方式就是分享,就像她与小朋友分享食物一样,总是自己没得吃也要分享给别人,拦都拦不住。

    小胡老师哭笑不得,只能先接着,旋即放到沙发的一边,开始和张叹闲聊,并再次把坐的远远的小白叫过来。

    小白假装没有听到,喜儿就开腔啦,大声朝她招手:“小白小白~~~狐狸精老师在叫你呢,你快来吖~~~~”

    话音落下,众人皆惊。

    小胡老师尴尬不已,笑容僵硬在脸上,突然就觉得这个小可爱其实也没那么可爱,这烦人的外号!

    “是小胡老师!”

    张叹纠正喜儿的错误,但是喜儿振振有词地说就是狐狸精老师,“小白告诉我的,hiahiahia~~~~”

    小白一直提心吊胆,果然喜儿不负众望,把她给供出来了,吓得连忙摆手说她没有,是瓜娃子自己想的!真的不关她的事吖~~~

    虽然小白极力否认,但是小胡老师可以确定,肯定是小白平时在家里这么称呼她的,导致小妹妹喊顺口了,唉,真没想到啊,她那么喜欢小白,那么肯定小白,结果这娃娃在家里给她取外号,教小妹妹乱喊,真是伤心。

    张叹努力化解尴尬,先让喜儿改口,结果支走喜儿,让她去看电视吧。

    喜儿终于走了,小白悄咪咪地跟过去,小声邀请喜儿到卧室里来,说这里有糖果吃。

    喜儿一听,瞬间支棱起来,乖乖地跟着小白进了卧室,只见小白把房门关了,她问道:“小白,我吃了糖果你不能告诉姐姐哦~”

    “嚯嚯嚯~~”小白堵在门口,暗戳戳地笑,什么糖果不糖果的,没有!“瓜娃子,屁儿黑,我要把你的屁屁儿打开花儿!”

    ……

    张叹和小胡老师闲聊着,趁机询问小白在学校的表现,得知总体而言小白表现的很好,胆子也大,不害羞,和小朋友们都能相处,交友广泛,不禁老怀欣慰,正要炫耀两句,忽然注意到小白不见了。

    “小白——小白你到房间里去了吗?快出来!”

    房门开了,小白当先出来,“来唠来唠~~~~”

    “你跑房间里去干嘛,小胡老师在夸你呢。”

    “夸我住啥子嘛。”

    “说你表现的很好呀。”

    “说你懂礼貌,小朋友们都很喜欢你。”

    “这是我的强项噻。”

    ……

    小胡老师笑着看这对父女俩交流,忽然插话道:“张爸爸是四川人吗?小白的口音有很重的四川口音,听起来真可爱,但是在学校很多小朋友恐怕听不明白,所以还是讲普通话比较好。当然不是让小白不说川话,而是也不能落下了普通话嘛,毕竟普通话交流起来没有障碍。”

    小白瞄了瞄小胡老师,嘟嘟小嘴,听懂了老师的话,但是很不认可。

    她听老汉和小胡老师说着话,有的能听懂,有的听不懂,渐渐的开始走神,想点别的,比如好奇叫鸡子怎么不叫了?叫鸡子上哪里去了?又比如喜娃娃怎么还在卧室里不出来?她是不是在偷偷的哭?

    想到这里,小白坐不住了,越发觉得喜娃娃可能是躲着在偷偷的哭,同时为自己刚刚的行为后悔内疚,她怎么能欺负喜娃娃呢?!虽然喜娃娃憨憨的,但是谁能不爱喜娃娃?

    她从小凳子上起身,跑去卧室。

    张叹问道:“小白你去哪里?坐在这里和小胡老师说说话。”

    “我去拿作业本噻。”小白的话随着她一起进了房间里,“喜娃娃~”

    她一眼就看到了坐在角落里的喜儿,喜儿面对着墙壁,坐在地板上,微微弯腰,不知道在干嘛。

    小白更加内疚了,心想喜娃娃一定是在哭。

    “hia?”喜儿闻声回过头来,笑道,“hiahiahia,小白你看,我找到了一只叫鸡子呢!它可真可爱吖~hiahiahia~~~”

    小白松了一口气,喜娃娃没有哭,而是坐在地板上和叫鸡子交流聊天。干爹和小白与小胡老师聊天,她就在这里和叫鸡子聊天。あヤ~~(ωωω).(1).com<

    小白凑过去,蹲在地上,打量叫鸡子。

    这只叫鸡子好像不怕人,趴在地板上不走,和喜儿面对面,嘟嘟嘟的叫。

    “hiahia,小白,我在和叫鸡子聊天呢,hiahiahia~你听,它在说话呢。”喜儿喜不自胜,没想到叫鸡子这么好玩。

    她原本被小白教训了一顿,有些伤心,躲在角落里嘀嘀咕咕难过,忽然墙角的衣柜下就爬出了一只黑黝黝的叫鸡子,径自来到她跟前不走了,嘟嘟嘟的叫个不休,好像是在和她说话,更像是在安慰她。她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被转移了,忘了难过的事,开始醉心于和叫鸡子聊天。

    “你们说啥子嘛?”小白好奇地问道,用手小心翼翼地摸了摸叫鸡子,叫鸡子的胡须翘了翘,挪了几步,但是没有离开,嘟嘟嘟的叫着。

    “hiahia,叫鸡子问喜儿在幼儿园好玩不好玩呢,幼儿园可好玩啦,我还得了小红花……”

    喜儿眉飞色舞,巴拉巴拉讲述她在幼儿园的趣事。

    “我也有家访呢,小白,叫鸡子来家访啦呢,hiahiahia~~~”

    喜儿羡慕小白有老师来家里家访,于是把叫鸡子的到来也当作了别样的家访,终于,也有人关心她的学习和生活啦,哦,不是人,是叫鸡子,多聪明的小可爱吖,hiahia。

    “对不起噻,喜娃娃~”小白和喜儿一起坐在地板上,小身子挨在一起说话。

    “hiahia~~”喜儿笑的还是那么灿烂,“没有关系,小白,我们是好盆友。”

    她似乎就已经完全忘了刚才小白把她堵在房间里教训她的事,这让她伤心了好一阵子。

    前有叫鸡子来安慰她,后有小白来道歉,她不仅不难过了,而且更加开心。

    小白侧身抱住喜娃娃,拍了拍她的小肩膀,又摸了摸她的小脑袋。

    “我不能打你,也不能骂你,对不起哦,你疼不疼吖?”

    “不疼!hiahia,一点也不疼,我可厉害啦,小白你看,我还会跳舞呢,我的jiojio可厉害啦。”

    她站起来,踮起脚想要跳支舞,就像小天鹅舞那样的,这是谭锦儿教她的,但是小朋友还没有学成呢,脚尖踮了几次没有踮起来,尴尬地hiahia笑道:“小白,小白,喜儿长胖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