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1、客人来访

“喜娃娃你要吃啥子饭饭?”

    “蘑菇面面。”

    “要得,那就给你做蘑菇面面,小米你要吃啥子?”

    “有绿豆糕吗?”

    “绿豆糕又不是饭饭!”榴榴大声插话道。

    “是饭饭。”嘟嘟回应道。

    “做绿豆糕给小米吃。”

    小白才不管绿豆糕是不是饭饭,反正她全部做,小朋友们喜欢吃什么她就做什么,有求必应,谁让她今晚是大厨呢。

    只见小白从兜里抓了两颗玛瑙色的弹珠,丢进沙坑里,翻炒两下,说绿豆糕就好了,端给小米吃,旋即问小朋友们还想吃什么,榴榴高高地举起小手说她要吃小鸡炖蘑菇,然后喜儿有点委屈地说,她的蘑菇面面比绿豆糕更早呢,但是怎么还不做吖。

    小朋友们在院子里玩起了过家家,相比以前,小白会做的饭菜多了许多,小肚子里不再只有须须儿饭和鱼摆摆盛宴。

    她已经化身了小红马大厨,工具箱里有许多工具,小朋友想吃什么她都能做。

    加上这个傍晚她厨兴大发,把小朋友的饭菜全包了,谁都不准下厨,就让她一个人。

    哟呵,这孩子在沙坑里忙的不亦乐乎,衣服裤子都脏了,光着脚丫子,一双小白鞋放在了沙坑边缘。

    老李时不时往这里瞅两眼,看看小白又有什么好菜出了锅。

    因为他时不时“偷看”,让小朋友们以为他饿了,垂涎她们的好饭好菜,所以小白让喜儿端了一碗炒海螺过去。

    此刻,那碗炒海螺就搁在老李的小茶几上,和茶壶并排放着。

    老李不想总去看,但是目光总是不由自主地落在那上面,当看到破碗里的一堆砂石时,他就感到牙疼。

    榴榴和嘟嘟还时不时跑过来,监督他到底吃了没吃。喜儿也跑过来问了,好吃不好吃吖,要不要给你再添点?

    就在老李往那边瞥一眼时,嘟嘟仿佛有心理感应,也转头看了过来,吓得老李赶紧转过头,假装若无其事。m.*^.com/m.q^.c^om/

    “李大爷晚上好~”这时候一个半大小子从老李身边跑了过去,是赵小春。

    赵小春今天心情看起来很好,平常他都是慢吞吞地往里走,脸上经常挂着“我好烦不要惹我”的神色,低沉的气场蔓延三四米,让小朋友们纷纷敬而远之。

    今天他竟然连蹦带跳跑进了教室,脚步轻快,像风一样,经过沙坑时,还喊了一句“瓜娃子们晚上好”~惹的做饭吃饭的瓜娃子们纷纷侧目,有好事的娃娃甚至在怂恿大家伙去找赵小春算账,问清楚凭什么骂她们是瓜娃子。

    “你爸爸出院了?好事啊,恭喜你们。”

    园长办公室里,赵小春第一时间来报喜,他爸爸今天出院了,手术很成功,恢复的也很好,不需要紧在医院卧床,回到家里状态也很好,和平常区别不大。

    张叹这时候也正好在黄姨这里聊天,听闻这个好消息也替赵小春高兴。

    通过这件事,张叹认识到了赵小春的另一面,他会调皮捣蛋,也能懂事明理。

    赵小春喜滋滋地从办公室里出来,见到小柳老师,也上前去告诉了她这个好消息。

    他都主动找到学园里的几个小老师,告知她们的同时,感谢大家这段时间对他的关心和照顾。

    老李也很快知道了这个消息,欣慰不已。

    赵小春告知老李的时候,嘟嘟就在一旁,所以嘟嘟也听到了,她高兴的像是自己的事一样,蹦蹦跳跳,欢呼雀跃。

    赵小春见状,从兜里摸出一颗糖果,递给嘟嘟,用不耐烦的声音说道:“吃不吃?”

    嘟嘟哪能想到还有这样的好事,高兴的接在手里,大声说:“谢谢小春!”

    旋即跑去向榴榴炫耀。

    夜色降临,小满老师把移动卡拉OK机搬了出来,想要一展歌喉的小朋友们排起了长队,榴榴和嘟嘟都在排队行列中,小白和小米则在帮助老师们维持队伍秩序。

    想要唱歌的人很多,看热闹的人更多,小郑郑和史包包以及小年就站在队伍外看热闹,还有那个新来没多久的、健忘的小不点,小悠悠小朋友。

    这个小悠悠还没见过大家唱卡拉OK呢,兴奋的在院子里蹦蹦跳跳,而且胆子很大,毫不怯场,竟然也申请了唱歌,而且竟然位置比较靠前。

    榴榴来的晚了,见她这么小只,几次想要插队到她前面去。

    小悠悠制止不了,打不过榴榴,榴榴比她大只多了,但是她可不怕,也不打算忍气吞声,而是大声呼喊小白,请小白过来帮忙。

    小白过来了,第一时间赶到,毫不留情面地把榴榴赶走,并且警告榴榴,如果再有下次,就开除她,让她今晚没有机会唱歌。

    榴榴:“……”

    张叹被各种走调的娃娃音吵的无法安心写作,只能出来透透气,干脆坐在阳台上喝茶乘凉看电影,忽然阳台下传来小朋友的呼喊声:

    “下来耍耍噻。”

    低头一看,是小白抱着皮球站在阳台下,仰着小脸朝他打招呼呢。

    张叹不由想到了刚认识小白的时候,小白就是这样站在阳台下喊他下来踢球,时间一眨眼,都过去了两年多。

    “来啦,等我哈。”张叹毫不犹豫地起身,合上笔记本电脑,换了衣服和鞋子下楼。

    好家伙,院子里娃娃真多,叽叽喳喳一片,热闹极了。

    卡拉OK机里,一个娃娃音传出来,唱的是:

    “我是一只小小鸟~~~~~”

    声音很熟悉,张叹定睛看去,从人群中发现了拿着麦克风的嘟嘟。

    在嘟嘟身边,站着门神一般的榴榴。

    张叹找到了小白,小白把皮球丢在地上,皮球弹向张叹,张叹脚尖一挑,就把皮球挑到了半空中。

    小白见状,情不自禁地说:“哇,这是你的强项噻。”

    “你想学吗?”

    “想。”

    “我来教你。”

    “嚯嚯嚯~”

    父女俩开始了足球教学,过了一阵子,老李来喊他。

    “有人找你,说是制片厂的。”

    “制片厂的?”

    “就浦江电影制片厂的,就在那,你认识么?”

    张叹往院子门口的位置看去,看到了两个男人站那,都是认识的面孔,一个是陈斌,浦江电影制片厂影视部门的编剧主管。

    张叹和陈斌不算多熟悉,只是打过几次交道。他和陈斌的“前任”何苗很熟悉,但是何苗犯了错,就在他身上栽了跟头,被撤了。

    站在陈斌身边的另一位也是熟人,打交道不多,但是熟悉。

    “他怎么来了?”

    张叹对陈斌的到来不奇怪,编剧主管嘛,来这里找他,无非是剧本的事情。

    但是他对另一位的到来则比较惊讶,对方是浦江电影制片厂的副厂长唐浩,分管影视部门。

    小白知道张叹要去招待客人,主动追着皮球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