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8章 外国友人的挑衅

董晓婕的毒确实是太奇怪了。

    楚天明明已经用力量将这些毒给阻挡在体外了,可是现在还是发生了中毒的迹象。

    坐在床上之后,他整个人的身体变得越来越热,越来越红,就好像是烧熟了的龙虾

    看着他那仿佛发烧一样的脸,血玫瑰跟郑晓婉全都露出了焦急的神情。

    可是着急也没有用。

    现在楚天可不是普通的发烧,随便弄点冷水泼上去就能降温的。

    他现在是因为身体内的真气流动有异常,所以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现在他的样子有点吓人,但是看他的表情却并没有多痛苦,所以几个女人也只能站在旁边静静的看着。

    而此时的楚天,其实是处于一个非常玄妙的状态。

    之前董晓婕给他下的毒确实没有进入他的身体当中,但是当毒发的时候他才发现,这毒竟然顽固的很,一直就吸附在他的体外。

    这次他一个没留神,这毒素就融入到了他的力量当中。

    他的青龙之力在体内就仿佛是一条小河,而这些毒素就像是小河当中掉落的一些花瓣。

    这些花瓣不但没有让他体内的真气变得更加驳杂,反倒是将一些杂质给吸附进去,让真气变得更加纯净了!

    正是因为这个发现,所以他才忍受着身体上传来的炽热感,开始不停的在体内运转着自己的真气。

    最开始的时候他运转的是青龙真气,可是一直运行了三四个周天,却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身体该发热依旧发热,该不舒服仍然很不舒服。

    这下子他有点纳闷了,然后他下意识的尝试了一下将青龙真气转为朱雀真气。

    结果这一下子就仿佛是打开了一扇通往新世界的大门一般。

    朱雀之力比起青龙之力更加的暴戾,但是却仿佛跟这种毒素天然的亲近一般。

    一施展出朱雀之力,这些毒素就迅速的在他的真气当中溶解掉了。

    虽然是溶解掉了,但是楚天却依旧能够感受到这股毒素的存在。

    而让他更惊讶的是,这股毒素在他的体内并不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做,相反的它在里边做了一件让楚天惊喜万分的事情。

    原本楚天的身体就仿佛天生排斥玄武之力一般,每次修炼出来那么一丢丢就会被迅速的被他的身体排出体外。

    可是这一次他还没修炼呢,结果这些朱雀之力就仿佛是在挖地三尺一样,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丢丢的玄武之力温养在他的体内。

    楚天仔细的查看了一下这一股玄武之力,发现这玄武之力外边竟然包裹着一层淡粉色的东西。

    很显然,这就是那毒素了。

    这个发现让他惊喜不已。

    没想到之前怎么修炼都没法让这些玄武之力停留在自己体内,现在竟然被这毒素给帮了大忙。

    不过他并没有被这点喜悦冲昏头脑。

    引导着自己体内的朱雀之力,他缓缓的将这一丝丝玄武之力包围。

    就仿佛是小心的呵护着一颗种子一样,他希望这颗种子能够在自己体内生根发芽

    楚天为什么非得要参加这次的比武大会?

    其实什么奖励之类的只是其次,最重要的任务是来寻找能够修炼玄武之力的方法。

    最不济,也要找到一个可以修炼玄武之力的人来帮助他修炼朱雀之力。

    毕竟,朱雀之力的攻击力太强了,同等水平的朱雀之力破坏力要比青龙之力强上将近一倍!

    在某些时候,这朱雀之力的强大攻击力对于他来说还是相当重要的。

    而找个会朱雀之力的人帮自己一起修炼毕竟麻烦。

    孟雨然不就会朱雀之力吗?可惜她就是不陪楚天修炼,这他也没办法。总不能把她绑起来帮自己修炼吧。

    而且以她的性子,真要是绑起来楚天毫不怀疑她肯定会不轻易妥协,搞鬼是一定的!

    求人不如求己,现在终于有机会自己修炼玄武之力了,他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

    所以当这一颗力量的种子被提炼出来之后他就一直全神贯注的培养这颗种子,一直到

    “楚先生,十六强的比赛已经开始了,你是到外边去观战还是”

    眼镜男敲了敲门,等血玫瑰应了一声之后就推门走了进来。

    在屋子里边扫了一圈,最后他的视线就落在了楚天的身上。

    现在楚天的状态很显然不对劲啊。

    浑身赤红,就仿佛是流满了鲜血一样。

    刚看到他的时候眼镜男被吓了一大跳。

    可是再仔细看看却发现,楚天应该只是在修炼。

    “该不会是在修炼什么魔功吧?我的天哪,他会不会吃人那?”

    一想到电影里边那些吃人的魔头修炼的时候好像都是这幅模样,他下意识的就朝后挪了挪脚步。

    “你怕什么?等一会他比赛的时候再来叫他吧,没看他在练功呢吗。”

    血玫瑰故作镇定的朝着眼镜男白了一眼说道。

    “啊是是,那我一会再来叫楚先生。”

    眼镜男现在巴不得赶紧滚蛋呢。

    楚天现在的状态实在是有够诡异的,如果再让他在这里呆着恐怕他就要疯了。

    所以他赶紧打了个哈哈,然后转身就跑掉了。

    等这个眼镜男跑掉了之后,血玫瑰的眼睛里露出了一丝担忧。

    比赛什么的还是在其次,关键楚天现在的状态

    “放心吧,我没事了。”

    就在她露出满脸担忧的时候,楚天突然睁开了眼睛。

    而他身上那些赤红色也迅速的退去,露出了本来的肤色。

    “你没事了?吓死我了,还以为”

    “还以为我出什么事了?哈哈放心吧,只是有点小机缘而已。是福非祸。”

    楚天这么一说,几个女人这才放下了心。

    至于说到底是什么机缘,楚天没说她们也没问。

    “好了,出去看看比赛吧。到了十六强,剩下的都是高手中的高手。总归是要知己知彼呢。”

    站起身稍稍活动了一下禁锢,楚天朝着血玫瑰她们笑了笑说道。

    看着他这样一幅风轻云淡的样子,孟雨然的脸上露出了思索的神情。

    而血玫瑰她们自然不会忤逆楚天。只要他没事,那就天下大吉。

    跟几个女人打了声招呼,楚天就出门找到那个眼镜男,进入到了体育场当中近距离观察比赛。

    而血玫瑰她们三个人毕竟是观众身份,所以她们是到看台上观看下边的比赛。

    楚天来到了体育场中央之后发现,现在比武场已经一夜之间缩减到了一个。

    看起来这孟家也挺会做生意的,最后几轮比赛肯定要比之前的精彩许多,所以比赛台缩减到一个非常有利于直播。

    等楚天来到比赛台这里的时候,发现现在台上已经有了两个选手正在比试。

    “楚桑,你终于出现了。”

    他刚一出现,藤条贱就凑了上来。

    不得不说这个家伙的脸皮还真是够厚的。

    每次见面都要凑上来,真怀疑他是不是取向有问题

    楚天转头白了他一眼,然后连搭理都没搭理他一下。

    而藤条贱这家伙名字里有个贱字,做事也真的是贱的可以。

    他笑嘻嘻的又往前凑了凑,似乎是在讨好楚天一样。

    “楚桑,我为之前的事情感到抱歉,其实我并不是针对你”

    看着他这一脸猥琐的笑容,楚天却有些纳闷了。

    这个家伙一直都是眼高于顶,谁都不放在眼里的。怎么现在忽然转性了?

    这怎么可能啊。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尤其是岛国人,那性子更是偏执的执拗,根本不是三两句话能说动的。

    见他露出了疑惑的神色,藤条贱的笑容更贱了。

    “嘿嘿楚桑,听说你身边有两个极品美女,不知道可否割爱啊?”

    听到他的这句话,楚天的气势顿时就变得极冷。

    他的女人是他的逆鳞,谁敢动谁死!

    之前想要碰他女人的那些人坟头草都老高了,现在又冒出来了一个。

    被楚天突然散发出来的杀气给吓了一跳,藤条贱渐渐收起了自己那嬉笑的表情。

    “看起来楚桑是不打算共享你的美人了?不过没关系,马上咱们就要上场比试了。不过你还是注意了,下一场比试你的对手可是他”

    顺着藤条贱手指的方向,楚天看到了一个极其强壮的家伙。

    在三十二强里边还有几个女人,但是到了十六强之后就一个女人都没有了。

    藤条贱所指的那个人,正是这一次十六强当中另外一个外国人,来自北极熊国的名叫巨熊的家伙。

    不得不说,这个家伙确实是相当强壮,那身材恐怕都能装下楚天两个!

    而让楚天稍稍有些奇怪的是,大热天的这个家伙竟然还穿着一身熊皮!

    虽然名字叫巨熊,但是你也不用非得穿个熊皮角色扮演一下吧?况且这么热的天,真不怕中暑吗?

    “告诉楚桑一个数据,到目前为止跟巨熊交手的人,除了一个直接投降没比赛之外,其他的人全部都”

    藤条贱朝着自己的脖子上抹了一把,然后露出了一脸贱笑。

    “滚”

    楚天再次释放出了冰冷的杀气,藤条贱感受到他的怒意之后气哼哼的转身走掉了。

    而似乎是被这股冰冷的杀气所吸引,巨熊也转过了头来。

    都市之至尊战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