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捉妖人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009 张世峰家的风水

009张世峰家的风水

    “凶手不是你是谁?你还在这装呢?我儿子就是被你害死的!”张大海说着,还吆喝外面的管家让他进来。

    我虽然有点慌,但还是装出一副很镇定的样子:“你好歹也是开矿的,经营着这么大的产业,怎么辨别是非的能力这么差呢?我相信你们之前肯定多方面打听过了,那天山上的情况你们肯定了解,我当时是不是提醒过你儿子,想方设法的去救他,你们心里不清楚么?我现在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他根本不是失足掉下山崖摔死的,这是人为的,但凶手不是我。”

    张大海的表情此时发生了一丝微妙的变化,在那寻思了片刻后,他语气略微放缓道:“那你倒是说说,这个凶手是谁?”

    正好这时管家也跑了进来,我看了管家一眼,示意张大海有其他人在,我不方便说。

    张大海一摆手,管家又走了出去,接着他坐在我面前的一张沙发上,点着一根烟抽了起来:“你今天要是不说出个所以然来,我保证你出不了我家的大门。”

    其实凶手是谁我现在也不清楚,我也没法给张大海说些什么,毕竟我今天来这的目的,也是想套他的话罢了。

    想来想去,我觉得还是先从其他方面着手,先给他露一手,让他明白我是真的懂风水,只要他信我,估计接下来的谈话会轻松很多。

    “在说张世峰的事之前,我想先帮你们家看看风水。”

    “你在这跟我兜什么圈子呢?我问你凶手是谁!”张大海有些不耐烦。

    “就算是我说了凶手是谁,你能信我的话?你现在信我是风水师么?”

    “那你想怎么样?”

    “我说了,先帮你们家看看风水,你看我说的对不对就行了。”

    张母这时还让张大海别跟我废话,先把我处理了给儿子报仇再说,但张大海毕竟不是一般人,人也有自己的独立思考能力,抽了两口烟后,他站起身说今天就先陪我玩玩,看我能玩出什么花来。

    随后,我让他领着我在他家宅院里参观了一圈,然后还出了大门,在附近看了看地形。

    他家的宅院坐南朝北,背靠大山,前面还有一个水塘,这地方有山有水有树林,算是个风水宝地。

    而他家的房子,也是传统的三合院住宅,从主屋来看,位于左手的“青龙”,右手的“白虎”,都呈现井然有序的状态,是仿照龙穴的模式建造的,这是吉形。

    可以这么说,乍一看,他们家的宅院风水极好。

    我将这些告诉张大海后,张大海很是得意:“这还用你说,当初之所以在这里盖宅院,就是因为这里风水好。”

    “既然风水好,你儿子为什么还会丧命呢?”我这话,想必会让他很扎心。

    “你!”张大海瞬间又恼怒起来,但他显然无力反驳我。

    “大体上看,你们家风水是很好的,可是你们忽略了那个地方。”我朝着山上很远处的一座水坝指去。

    那是一座规模很小的水坝,看起来很是小气吝啬,而水坝正面正朝着张大海的院落,闸口放下的水流,也是冲他们家而来。

    “你是说那座水坝?那有什么问题?水流倾泻直下,势如真龙,我们家正对着水流,说明这里是龙穴之地,正儿八经的好地方,你是真以为我一点风水都不懂是么?我告诉你,我也是略知一二的,你休想在这忽悠我。”

    张大海就算懂点风水,那肯定也是一些皮毛。

    我笑了笑:“你说的这些是谁告诉你的?是不是修建这座宅院时,请的风水师告诉你们的?”

    “怎么,人家说错了么?”

    “他没有说错,你们家的风水确实很好,水坝上的水直冲着你们家而来,确实说明这是龙穴之地,但是他有没有告诉你,如果水势庞大恢弘,那才叫势如真龙,而水势细小蜿蜒,那叫惊蛇,是大凶之兆!”

    这话一出来,张大海的眉头瞬间紧皱,显然他并不知道这回事。

    “你看看那水坝,本身建的就小气吝啬,咱们北方又干旱少雨,闸口的水流很小,看起来就像一条蛇嘛,哪里算的上是龙?你被人给忽悠了,他让你把宅院建在这里,就是要让你们家变成凶宅,哪怕你们把宅院往东或者往西移上五十米,那都是极好的吉宅,可惜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张大海此时身子一颤,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水坝,估计他这时才反应过来。

    好半天后,他精神恍惚的嘀咕着:“是啊,那水流那么小,怎么能算得上是龙呢?难道我真的被人给算计了,在这自以为是的住了这么多年,反而害了我儿子?”

    “你没有害死你儿子,是背后那个算计你们家的人害死了你儿子,所以,你现在还要在这埋了我么?打算让真凶逍遥法外,或者继续算计你们张家?”

    我知道,张大海这时已经多多少少有些信任我了,今天冒着风险来这一趟,没有白来。

    “那你的意思是,我请的那个风水师,就是害死我儿子的真凶么?可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我对他一向不薄啊,这么多年给了他很多钱,他怎么会算计我呢?”张大海转身看着我,眼珠子此时都红了。

    “如果你和那个风水师没有过节的话,他可能也是受人之托,你既然是开矿的,生意做这么大,肯定的罪过不少人吧?具体是怎么回事,那还得你给我前前后后说来,这样我才能帮你分析。”

    张大海叹了口气,然后示意我跟他回家里去,说是在家里好好招待我一番,然后坐下来仔细聊。

    不过我给拒绝了,我说他家里的管家和保姆那些,也说不准就有内奸,还是在这里聊吧。

    随后,我们三在一处石头旁坐下,聊了起来。

    首先我要了解的,自然是唐芊芊的事,张大海也承认,唐芊芊床底下的那个黑盒子,确实是他们安排的,这也是他背后的风水师出的招儿。

    按照张大海的说法,张世峰死后,他每天晚上睡觉都会做噩梦,梦里面张世峰说是我害死了他,还说他就算是死了做鬼了,也要跟唐芊芊成双成对。

    之后他就找到风水师,让风水师给他想个办法,让儿子能入土为安,早点转世投胎。

    风水师出的主意就是让人把黑盒子送去,用禁术吸食唐芊芊的魂魄,等吸食完毕后,再拿到黑盒子,到时候将两人的泥人合葬,那样的话,张世峰在九泉之下也算是有个伴了。

    “呵,这人真是阴险,哪怕是唐芊芊的魂魄被吸食掉,他也不会将两人合葬的,我若是猜的没错的话,他会训练这两个魂魄,让他们当牛做马为他效力。”

    “这**,我现在就去找人废了他,害死了我儿子不说,连我儿子的冤魂都不放过?”张大海站起身,额头上的青筋暴露。

    “这种风水师的功力是很强的,你找几个普通人能对付得了他么?没用的。”说着,我让他先冷静下来从长计议,然后又问他,那两个道士的死,跟他有没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