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月过月 > 女生言情 > 她是龙(GB) > 尼亚
    “比尔,你跑哪去了?”
    前方喧闹的人家门口,一个围着围裙的女人出声喊道。
    名为比尔的兽族小孩忙慌慌张张地答应了声。
    伊尔抬眼望去,才发现那户人家是在举办婚礼,而面前这个孩子的胳膊上正挎着一篮子的糖果。不过因为刚才撞到了她的膝上,糖果洒得满地都是。
    海因斯单膝蹲在地上,将地上的糖果捡给那孩子。
    比尔受宠若惊,耳朵动了动,“谢谢。”
    刚才出声的女人闻声走来,看见伊尔和海因斯时愣了下,随即笑道:“是远来的客人吗?要进来坐坐吗,今天是我女儿的婚礼。”
    伊尔刚想拒绝,就见比尔小心翼翼地塞给了她两个糖果。
    在兽族的习俗中,收下了糖果,就是客人了。
    伊尔莞尔,递了颗糖果给海因斯,“反正今天我们注定是要在外过夜了。”
    言下之意,不如就在这户人家借宿一晚。
    海因斯看向她,“随你。”
    这户人家举办的婚礼简朴却热闹,出嫁的是比尔的姐姐比娅,晚上大家围聚在篝火堆旁边跳舞唱歌,淳朴善良的兽人们又笑又闹,伊尔也应景地喝了几杯酒,连海因斯都喝了一杯。
    比尔是个害羞又热情的孩子,和伊尔熟悉起来后就没那么拘谨了,他好奇地看看伊尔和海因斯,“姐姐和哥哥是一对吗?”
    伊尔愣了下,转过头正好对上海因斯的视线,火光跳跃在他眼底。
    “啊,是的。”伊尔喝下一杯酒,不知为什么拘谨起来。
    “那你们也和我的姐姐一样结婚了吗?”
    “咳。”伊尔最后一口酒猝不及防地呛了下,她有点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也不太敢去看海因斯。
    “喂,小孩子话不要那么多,这么晚了就应该去睡觉。”海因斯单手拎起比尔的后衣领子。
    “比尔,你是不是又在淘气了?”比尔的妈妈走过来抱歉一笑。
    “没什么。”伊尔摇摇头表示比尔并没有冒犯到他们。
    在和比尔妈妈的交流中,伊尔惊讶地问道:“你们是从翡翠城过来的?”
    “是的,我们原本是住在翡翠城的。”比尔妈妈回忆道:“梅贝特女王的《新冰海公约》颁布后我们全家就坐着龙骨方舟到了卡斯特洛,我的女儿比娅也是在那里认识了西蒙。”
    西蒙就是今天的新郎。
    “可惜好久不长,没过几年我们就因为遣返方案回到了艾泽维斯,又遇上了战争,家也没了,什么都没了,不过好在西蒙是个好小伙子,他为了比娅离开了卡斯特洛。”比尔妈妈的目光越过跳跃的篝火,看向正在人群中央跳舞的新婚夫妇,欣慰一笑,“但这些都过去了,现在战争结束了,家园可以重建,重要的是孩子们的幸福。”
    伊尔默默地喝着酒,她看着杯底倒映的粼粼灯火,不知道在想什么。
    “姐姐,你去过翡翠城吗,那里有很好看的长春花,凯特家的小鱼饼也很好吃……”比尔趴在他妈妈肩头兴奋地说道,他的母亲轻轻地捏了捏他鼓起的脸蛋,“你只记得吃的。”
    伊尔看着比尔眼中琉璃般的神采,情不自禁地笑了,“我没有去过,不过听你这么说,如果有机会我也想去看看。”
    热闹的聚会逐渐接近尾声,比尔也早就被母亲抱回了房间休息。
    伊尔和海因斯并肩坐在草地上,不远处,面脸通红的新郎忽然捧出一颗晶石样的东西递给了新娘,周围立刻响起一片鼓掌与呼喝。
    “那是什么?”海因斯突然问道。
    伊尔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那叫赠送尼亚,是我们卡斯特洛的风俗。”
    “尼亚?”海因斯看向伊尔。
    伊尔点点头,她随手捡起地上的两块圆形卵石解释,“尼亚就是矿石,卡斯特洛和西边的森林精灵常年有贸易往来,精灵有着丰富的钻矿,所以卡斯特洛几乎人人家里都存储着尼亚。在一些特殊的日子,大家就会将尼亚赠送给重要之人,因此尼亚可以充当情人之间的求婚礼物,也可以是父母送给孩子的出生礼。”
    就像梅贝特赠送给她和她父亲的那两颗蓝钻。
    海因斯听完,突然伸出手,从伊尔手里拿了块石头。
    伊尔:咦?
    海因斯拿了石头后就将它塞进了贴心口的衣兜,伊尔望着男人在灯火下稍显柔和的眉眼轮廓,忽然懂了他的意思。
    “这怎么可以算是尼亚……”伊尔张口结舌,望着手里这块还带着尘土的圆形卵石。
    海因斯却打断了她的话,“你不想给我?”
    “当然不是!”伊尔下意识反驳。
    只是想起塔萨以前给她每个情人送的最廉价的尼亚都是松绿宝石,更别说当年向卡尔求婚时,塔萨给的可是一颗完整的鸽血红晶石,那可是让卡尔在王城炫耀了好久呢。
    相比较之下,自己这也太寒酸了。
    在一片噼啪的火焰声与人群的祝贺声中,伊尔低声道:“之后我再给你换个更好的。”
    海因斯转过头,“你说什么?”
    “没什么。”伊尔立马否认自己刚说了话,她将自己手里的石头也塞进了衣服,垂下眉眼,“不过既然你收了就要保存好,尼亚是不能弄丢的……”
    “真啰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