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早上被书妄非要说自己答应过他要言而有信的弄了一阵,宁木吃完午饭已经快两点多了。
    “我下午还有课。”
    宁木突然有点佩服自己,事到如今还能这么平静的和可以称作为强奸犯的人交流。
    “真无情呢。”书妄看起来有点受伤,“我以为你至少还会关心一下我这两年去哪里了。”
    “嗯。”宁木看了他一眼就迅速收回视线,强迫自己忽略掉身体的不适,还真的接了书妄的话,“所以你为什么要回来?”
    ……
    “算了。”
    书妄毫不介意她话里真正的意思,只是笑笑,“也不是什么有趣的事。”
    反正,他还是会来找她。
    无论过程如何,她永远都逃不掉就是了。
    宁木有所感应似的抬头。
    熟悉的混蛋笑容。
    她意味不明地哼笑一声,“那还真可惜。”
    这两年没死真可惜。
    书妄被她的眼神刺激到。又是这样的……明明自己软弱的就像一只蚂蚁,他一根指头都能碾碎的玩意……却还是倔强着给自己套上一层薄薄的盔甲,然后以为自己无坚不摧了。
    最让他兴奋的是,宁木只对自己这样,只有在面对自己时,她才会露出这样外强中干的虚表。
    好可爱。
    他想,明明打碎那层外壳,里面就是无比柔软的躯体,那么弱小,卑微,汁水丰沛。
    在床上也是软的,哪哪都软。水也多,不停的哭,流汗,下面也流水,到处都是……
    这是他的木木。
    让他无法控制的想欺负。
    “走吧,我送你去学校。”
    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宁木就怕听到这句话,她更怕到班里发现书妄也在她们班。毕竟这种事她想他做起来应该不难,只是看他想不想做。
    她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最后一丝侥幸在书妄跟着自己去了教学楼而破碎的彻底。
    快到教室门口,看书妄在身后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宁木终于忍不住停下脚步回头,“你……”
    那张好看却也让她心悸的脸突然放大,唇上传来温热的触感。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唇上一轻,书妄已经站直了身体。
    这一通操作过于熟练自然以及……迅速。
    宁木傻了。
    不是,她和书妄在教室门口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