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月过月 > 历史军事 > 你配不上我 > 忠告逆耳
    现在是何状态!久经沙场,千百次死里逃生的大渠战神二皇子正一动不动,男人唇肉殷红,面色绯红,连他的眼睑都无一例外的染上薄薄红晕,他想紧闭起双眼,还自己一丝清明,但眼睑,哪怕是一根睫毛都不受自己控制,他眼前,女人被脱得赤裸,她四肢跪坐在床榻上,面正对着自己。
    “啊~”朱唇微张,一丝入骨的呻吟倾泻而出,她是故意的!赵朔此时哪还有别的什么念头,他脑中,眼中,面前,这女人就像只发情的小兽般正对着自己,越来越近,后面的司徒岚每顶撞一下,这女人唇齿间倾泻而出的温热的气息就向自己迎面而来。
    “咚咚”心,如战鼓轰鸣,这女人,她下巴竟然靠在自己肩上,现在好了,司徒岚每一次往那湿漉漉的洞口里钻,力道从底下传到上面,他也被连累着一起带着往后拱,往后翻。
    “啊~,朔~,他欺负我~”女人的眼意乱情迷,水汪汪一抹深深的情欲,穆婉清伸出小巧的舌头探进男人口腔,还别说,欺负一个有意识但动弹不得的肉身“雕塑”好像更能勾起她的内心最顽劣的一面,她的舌吸吮着男人口水,皓齿一点点厮磨着男人唇角,此时节被定住的男人真恨不得与他们同流合污,越是这么想,身上的每个毛孔都越发的敏感清晰。
    “啊~,岚,轻点好吗~”话虽说得如此,那语调,口是心非到连后面正玩命顶弄的男人都听得出,她是更希望自己重重凿进她的身体。
    “穆婉清~,你真是个妖精!”身后的司徒岚言之凿凿,男人的手握住她到处乱甩的乳房,紧紧扣于掌心,身前的赵朔被她勾起欲望,身后的司徒岚正在她身上宣泄着欲望,女人的身子越发酥软,一次次交合而至的快感就像她在冲浪板上迎过的一次次席卷而来的浪花,只一刻,下一刻,女人倒在依旧僵硬的赵朔怀里,她身体就像是在窜着火焰的碳炉上炙烤许久……
    袅袅香烟,艳阳夏暖,穆婉清一觉醒来,长长伸展着懒腰,她喜欢屋子里被阳光照得通透的样子,墙两面是平常人家这辈子也见不到的琉璃窗,虽无法与现代玻璃相提并论,阳光折射下光影斑驳……
    穆婉清一天的开始便是像屋外阳光般很是明媚的心情,“赵朔,早安!”她还没忘他们已经到了宫里,昨日一下午被那个乔嬷嬷调教的,小来累不累她是不知道,但她,脑子“嗡嗡”像五百只苍蝇在她脑袋顶上轰鸣,规矩,规矩,她进宫后的一言一行,哪怕一个喘息都有无数条规矩束缚。
    穆婉清看向她身边已经坐起,整理好妆容,穿戴好衣衫的男人,他手翻书卷,好似正沉浸在无涯书海中,因而无暇理会她刚才的招呼,小女人也不尴尬,她移步下床,自顾自的穿戴好了一切,正要去外面找小来时……
    “殿下,谢太医按旨意前来为您诊脉。”小来这样子,穆婉清是百看不厌,这小家伙原本生的一副乖巧的模样,男装时未曾凸出面容上的优点,这换了女装,头顶上两个圆鼓鼓的发髻,大大如猫眼般黝黑的眼珠子,生生让一个清瘦普通的小男孩变成了甜美可人小姑娘。
    “卡哇伊!”百变少女小樱,还是可爱善良的花仙子,都像,都有一点点沾边,穆婉清看着真是姨母心大动。
    “楚荷姐姐,你在说什么?”小男孩刚给床上的殿下说完,就看着穆婉清一张四方大脸,满脸西瓜子地站在自己身边说了句话。
    “我在说你这样子很可爱!”这夸赞,让小男孩羞红了脸,莫名的尴尬不已。
    “请太医进来。”这尴尬还是坐在床上的赵朔率先打破。
    “允之~,早安!”穆婉清灿烂着一张笑脸,小跑着上前抱住男人腰身,踮起脚尖,“吧唧”一口亲上男人面庞。
    众目睽睽,谢允之作为当事人丝毫没有羞涩,应该说他已经习惯了她对他目空一切的宠爱,那是灼灼目光中只他一人,也仅有他一人的穆婉清。
    “婉婉,早安!”说是诊脉,其实一身太医院官袍的谢允之从手里拎着的药箱里端出了一盘早就备好的精致小点心。
    “我先为殿下诊脉,至于你,”谢允之拿出一方丝帕,擦了擦女人刚睡起,嘴角处留下的口水印子,“我就知道你会起的这么晚,快先去桌上吃些点心垫垫肚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