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月过月 > 都市现实 > 玫瑰囚徒(1V1高干文) > 我今天是带女朋友一起来
    周旷逸看到许念念捂着嘴跑开不知道她怎么了,于是也跟着去了洗手间。进去后发现她在洗手池边干呕,抽了几张纸递给她:“不舒服的话带你去喝粥,不吃这家了。”
    他在这方面一向很注意,所以不会担心许念念是不是怀孕了,笃定她是身体不舒服。
    不知道为什么她看到那些红色的和牛生肉,脑海里都是自己父亲冰冷惨白的尸体躺在医院太平间。
    那年因为她年纪小,梁玉不让许念念掀开白布去看,她趁着所有人不在偷偷掀开白布去看爸爸最后一面。
    听老人说,活人的眼泪不能流在去世的人身上,不然他们会舍不得走,许念念跪在一边哭,用袖子一遍一遍擦着眼泪,不敢弄在爸爸身上。
    周旷逸不知道她怎么就哭了起来,有些纳闷,只能又去拿了一瓶水过来给她漱口。
    在他眼里许念念一直是小孩,有什么事都写在脸上,可这几天她实在太反常了,只是她不主动说,周旷逸也不知道怎么问。
    漱了口洗干净脸的许念念接过周旷逸递过来的纸巾擦了擦脸,抬头看着他说:“你带我去喝酒吧?”
    “你确定?”
    许念念点点头,眼神坚定的看着他。
    她跟着周旷逸来了一家威士忌酒吧,他们坐在角落的位置,几米之外的小舞台上还有人在低声唱着爵士乐。
    许念念这是第一次喝威士忌,即便是放了一个冰球进去,喝第一口还是被辣到舌头。
    她皱眉吐吐舌头,赶紧喝了一口周旷逸特意给她要的冰水。
    坐在对面的周旷逸看着许念念这幅模样觉得甚是可爱,男人总是喜欢没有复杂阅历的女人,他们喜欢女人所有的第一次经历都是自己带来的,周旷逸也不能免俗。
    坐在台上唱歌的歌手在这里见过太多男人,她频繁被搭讪,但都是出于礼貌用自己从不用的微信加个好友。
    她注意周旷逸很久了,经常自己一个人后半夜来,安安静静喝两杯,再被司机送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