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暂的两天假期之后,宋青阳忙着下团跟着师傅学习飞机的操作,军校的淘汰机制一如旧惯,不断有学员被淘汰,不过被淘汰也不意味着被退学,一般军校是与北京其他高校合作,被淘汰的学生依然有好的去处。
    宋青阳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懈怠,他这人身上一直就有种不服输的精神,为此他的一身傲气和娇气几乎在军校里被磨平了痕迹,除了叔叔在陆军和在海军的亲戚,他在军队上几乎没有依靠,他不希望留下遗憾,几乎是争分夺秒地提高着自己的技能,在军事竞技上争得好名次,下团之前他就在军校里锻炼出了十八班武义,圆滚,小五项,叁千,百米,单双杠和游泳等这些比较简单的训练,看起来很好玩,其实又累又饿的野外生存训练,还有看起来很炫酷,其实难度很高的跳伞,总结起来就是上能九天揽月,下能五洋捉鳖,内场课那一本本厚重飞行技能知识反而是他最得心应手的部分。
    十八班武义学完,接触上飞行实操,也不是那么容易,他们这些小雏鹰可没少让师父操心,宋青阳耳边总是环绕着师父的苦口婆心,“你小子!看高度表啊!”“注意速度!速度!”“下划线高了!”“下划线低了!”
    宋青阳脑门冒汗,握着操作杆的手都在微微颤抖,只会说两个字,“明白!”
    “你动作柔和点”
    “明白!”
    高强度训练之后,飞行学员四肢力量浑厚,总是容易用力过猛。
    “自己好好反省!飞的啥东西这是!”
    一众雏鹰反省中...
    当然他们犯了一些低级错误时,师父也会笑而不语,每次实际操作前,师父都会吐着唾沫星子语重心长地和他们将一个多小时地注意事项,偶尔也会给宋青阳收拾一下烂摊子,用手机甜甜蜜蜜诉说情谊被逮个正着,师父也会去纠察办公室,帮他去问手机的去向;初飞的时候,在飞机上师父总是说,“你松开,我来!”
    飞机也会和他们一样“稍息”,宋青阳就会在师父的眼神注视下,默默走到机尾......dun飞机!没错,飞机没停好因为惯性往前滑动的时候,尾翼就需要人为力量,利用杠杆原理将它板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