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月过月 > 都市现实 > 攻势渐明 > 第16章痕迹
    也不知是不是刚才那些话刺激到了宋习墨,总之陆渔今晚的美容觉是又泡汤了。
    她全身汗涔涔的,浴室的镜子中映着她光洁嫩滑的后背,还有此时圈在她腰上的那条有力的男人胳膊。
    “啊……”
    身体里的东西狠狠一撞,陆渔被撞得朝后仰去,眼看要撞在镜子上,一只手及时护住了她的头,男人圈在她腰上的手臂收紧,让陆渔的身体重新贴进他的怀里。
    陆渔颤着双臂搂着他的脖子,腿软得使不上劲。
    此时护在她后脑的大手下移,握住了陆渔的后颈,只微微用力,陆渔便不得不仰头,承受宋习墨的亲吻纠缠。上下两张小嘴同时被侵占,赤裸身体的碰撞声和缠绵深吻的津液声充斥在整个浴室,说不清的汩汩热液顺着两人交合处滴滴答答地滴在地上,陆渔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羞耻得不行。
    偏偏她越是这样,宋习墨越来劲,索性一把抱起她,陆渔惊呼一声紧紧抱住他的脖子:“干、干什么呀!啊——别、别动……”
    身体相连,每走一步,陆渔都紧张得不行。她紧张,下面就收缩得厉害,简直夹得男人寸步难行,却又该死地舒服。
    宋习墨拍了拍她白嫩嫩的屁股,“陆渔,松一点。”
    陆渔赤身裸体地被拍了屁股,她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这竟然会是宋习墨干出来的事。
    跟宋习墨结婚的时候,她其实也想过那事。不过想的是,宋习墨那种在桌子底下被她蹭了膝盖都会满脸震惊和不悦的人,想来那方面也就是中规中矩。
    虽说不至于完全不会,毕竟听说那种事男的都是无师自通,但要说玩出什么花样,陆渔当时就撇撇嘴,没做什么指望。
    但事实证明,是她压根不了解宋习墨。
    譬如此时,宋习墨并没有把她抱到床上去,而是在抱到了那张空置的桌子上,桌上放着林森买的那幅画。
    “画上的背影很像你。”
    后背触碰到干净的桌面,带来丝丝凉意。宋习墨握着她的脚踝,将她双腿分得更开,陆渔长发尽数散开在桌上,纤细的腰不自觉地弓起,头顶触到了画框。
    听见他这么说,陆渔偏头看了一眼,映入眼帘的除了那个背影,还有装裱玻璃上,两人赤裸交缠的影子。陆渔那两条匀称纤长的腿,就映在画中平静深蓝的海面上,而男人好看的胸膛和结实的腹肌则刚好映在画中女孩的背影上。
    外面似乎刮了风。
    海浪声清晰地传入耳中。
    可陆渔有些分不清这究竟是画中的,还是现实中的。
    因为身体的东西越来越快,越来越深,说不清的愉悦感觉漾遍全身,低沉的粗喘声交织着断断续续的娇声呻吟,临到巅峰时,陆渔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只觉五脏六腑都要被撞散了,颤抖痉挛间她死死地抓住了离得最近的画框,冰冷画框边缘与身体灼热相刺激,伴着外面的倾盆大雨声,房间内终于归于平静。
    宋习墨释放之后没有退出来,而是俯下身,一下又一下地吻着陆渔的唇。
    陆渔累得手都抬不起来,任由他黏黏糊糊地亲吻抚摸。哪知亲着亲着他又有了反应,陆渔清晰地感受到之后,扭着身子想躲开。
    “唔……不要了。”
    她的腿分开太久,大腿根麻酥酥的,身上的汗和说不清的液体也都黏糊糊的,陆渔费劲地合拢腿,拿蜷起的膝盖碰了碰宋习墨的腰:“我要洗澡。”